笔下文学 > 王妃别演了,王爷能听见你的心声 > 第115章 他们去寻找真爱了

第115章 他们去寻找真爱了


佛汐听闻此话,心虚的摸了摸鼻子,“没什么,就随便就穿过来了。”

北冥宸看着佛汐的小动作,就知真相不像佛汐说的那么简单。

佛汐顶着北冥宸审视的眸光,伸手将浓汤拉了过来,随后低下头一勺一勺喝着汤,努力不让自己有任何心理活动。

北冥宸扑哧一笑,手抚上佛汐的脑袋,柔和出声:“放心,我不会逼你说的,等你想说了再告诉我。”

佛汐刚端起碗喝了一大口浓汤,听闻此话鼓着腮帮子转头看去。

北冥宸失笑出声,看着眼睛睁得大大的,鼓着腮帮子的佛汐没来由的心情舒畅,鬼使神差的伸手掐住佛汐的脸颊。

佛汐想要将那一大口浓汤咽下去,谁料北冥宸掐住了他的脸颊,没忍住直接一口喷了出去,自己还被呛得咳嗽了起来。

北冥宸眼疾身快向侧一躲,见佛汐呛到了又立马顺着佛汐的后背,故作嫌弃的说:“这么大个人了,喝个汤还能被呛到。”

这句话从佛汐耳边划过,在她的脑中停留了一瞬,随后很是凶狠的瞪着北冥宸,嘴里还在咳着。

【这不是我说过的话吗?】

北冥宸手搭在唇边轻咳了一下,他此刻有些心虚。

“好些了吗?我去给你倒杯水。”

说完收回自己的手连忙倒了一杯水很是讨好的递到佛汐唇边,“来,喝点水,小心烫。”

佛汐张开嘴巴抿了几口,等气顺过来后站起身,冷哼一声从北冥宸身侧走过。

“我是不会忘记你刚才嫌弃我的话,你今晚睡书房吧。”

说完赶紧跑出书房。

北冥宸站在原地看着佛汐飞奔跑去的身影,情不自禁的失笑两声,罢了,让她睡个安稳觉吧。

扫到案桌上放置的画卷,北冥宸寒眸一凝,走过去冷冽的眸光落在那几幅画像上,沉默片刻后,冷漠的声音:“零箫。”

话音刚落便有侍卫走进来,“王爷,零箫与从心出去游玩了。”

北冥宸挑了一下眉头,继续道:“将零风找来。”

侍卫将身子俯的更低了,恭敬道:“王爷,零风刚出府,说是要去寻找真爱。”

北冥宸震惊的转头看向侍卫,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怒火,继续平静的声音:“将零一找来。”

侍卫听见这话直接跪在地上,恨不得将头埋在地下,有些害怕颤抖的声音:“王,王爷,零一和零风一起出的府,还有,还有零跃,他也跟着一起出府了。”

越往后说,侍卫的声音就越小,还底气不足。

北冥宸睁大了眼睛,气的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眉宇间也闪过不悦,当真是好极了,宸王府的四大暗卫竟然同时出府了,居然跑去找什么真爱,简直是荒谬至极,不由的一窝子火。

冷哼一声,"去将几人给本王找回来。"

侍卫听着北冥宸冷怒的声音,在心里替几人点了一排蜡,让他们留一个人留一个人,他们偏不听,零风还说什么,王爷恨不得粘在王妃的身上,这大半夜的怎么舍得出来,零一还说什么醉死在温柔乡里,零跃也应和着。

北冥宸的话音刚落,侍卫立刻应了声,随后起身快步的离开。

北冥宸抬步走出去,冷着脸站在书房门口,自从溪儿来了后,这宸王府的人真是越来越懒散了,溪儿过于顺着他们了,再这样下去,他们就会忘记自己的职责所在。

书房门口仅剩的一名侍卫低着头在瑟瑟发抖,他感受到了王爷浑身散发的怒意。

王妃刚才说的话他们听见了,王爷本就因为欲求不满很是不爽,那四人偏偏还撞在了刀刃上,这下惨了。

侍卫在心里暗叹着气,也为四大暗卫捏了一把冷汗。

刚刚一柱香的时间,零风和零跃,零一慌张且快速的跑了进来,几人跑到北冥宸的眼前,迅速的低下头站成一排。

出去寻他们的那名侍卫跑到北冥宸身侧,无比恭敬道:“王爷,零箫出了远门,今夜怕是赶不回来了。”

北冥宸轻嗯一声示意他退下,随后锐利如鹰的眼睛直视面前的三人。

三人只觉得浑身僵硬,王爷的那目光似要将他们给冻僵。

良久北冥宸才开口,声音冷若冰霜,"听说,你们去寻找真爱了?"

这话一出,三人幽怨的扫了一眼书房门口的侍卫。

"回王爷,属下,属下是去......去逛街了。"零一有些结巴的说。

零风眼中闪过精光,立马低头说:“回王爷,属下是去捉拿零一了。”

零跃受教了,弯腰恭敬道:“回王爷,属下怕零风一人捉不回零一,便前去帮忙了。”

零一:(?⊙ω⊙)?

来时说的好好的,好兄弟一生一起走,结果这…………扎心了,这兄弟洗洗还能要吗?

北冥宸寒眸一眯,冷冷的声音响起:"你们都不知王府里的规矩吗?"

三人听见北冥宸的话语,皆是身体一震,随即低下头认罪,"属下以后定不敢再犯,请王爷饶恕。"

北冥宸扫过几人,“明早都去管家那里领罚。”

说完转身走进书房,零一抬起头,手指了指零风和零跃,冷笑着说:“你们两个,真是我的好兄弟,重要时刻插我两刀的好兄弟。”

零风讨好的笑着,“别生气,气大伤身,刚才不是情况紧急吗?”

零跃也连声说:“消消气,我们都得去领罚,所以我们还是好兄弟。”

零一冷哼一声,“收起你们虚伪的嘴脸,我零一不愿再与你们为伍,我现在就要走。”

不等两人说话,北冥宸冷怒的声音传出来,“还不快进来。”

三人瞬间秒变乖孩子,齐齐焉巴的低下头走进书房。

佛汐这一夜睡得很是安稳,天快亮时,感觉到她的身旁多了一道黑影,迷糊睁眼一看,见是北冥宸后又闭上了眼睛。

但北冥宸在床榻旁时不时的骚扰着佛汐,一会抚摸脸颊,一会揉揉脑袋,一会又亲了上来。

佛汐实在忍无可忍,睁开眼睛,伸出右脚狠狠地踢向北冥宸,大声怒吼:“信不信我现在就阉了你?”

北冥宸被踢了个正着,一下倒在床榻的边缘,随后迅速起身,一脸幽怨的看向佛汐,“你舍得吗?”

佛汐翻身坐起,瞪着他,冷冷的道:“我舍得,非常的舍得。”

"呵呵。"北冥宸笑了起来,双手握住佛汐的肩膀,“你最近怎么这么爱生气?”

佛汐本来火气正旺呢,但是看着那俊美的容颜,那双充斥着柔情的眸子,还有那宠溺的话,顿时就熄灭了火焰。

憋屈的说:“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快来月事的原因?”

北冥宸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来月事前会脾气不好,他记下了。

伸手摸了摸佛汐的脑袋,“再睡会吧。”

佛汐掀开被子下床,“不睡了,我得去灵汐阁了。”

北冥宸跟在佛汐的身后,佛汐洗脸他替佛汐撩着头发,随后替佛汐梳好头发,找来衣服替佛汐穿上,牵着佛汐的手走出宸汐院。

两人坐上马车,佛汐放下轩窗的帘子,“零箫他们了?”

北冥宸握紧佛汐的手,“他们做了错事,在受罚。”

佛汐点头,也不多加过问,“晚上别来接我了,我自己回来,你来回奔波多累啊。”

“不累,晚上不安全。”

“不会,要是太晚我就不回来了,直接住在灵汐阁。”

“不准。”说着将佛汐拥在他的怀里,危险的语气:“溪儿是不是想逃?”

佛汐像是被人识破了一样,尴尬的笑着,“怎么会,宸王府可是我的家。”

北冥宸很满意佛汐说的话,整个人都很是愉悦。

到了灵汐阁,佛汐与北冥宸道别后走了进去,随后直奔侧院费月晒草药的地方。

一进院子就见费月在拨弄着草药,佛汐悄悄的走过去,踮起脚尖在费月的耳边大喊一声:“啊~月姨。”

费月被惊了一下,手中的草药掉在地上,耳中都是佛汐震耳欲聋的声音,眯着眼睛出口:“你这孩子,是要吓死我啊。”

缓了一会后蹲下去捡掉在地上的草药。

佛汐嘻嘻一笑,蹲下身与费月齐平,撒娇的语气:“我怎么会想吓死月姨呢,我可是很爱月姨的。”

费月听见这话捡草药的手顿住了,整个人都是一愣,脑中回想起一个女人撒娇,但是很歹毒的声音:“我怎么会想害死姐姐了,我可是很爱姐姐的。”

佛汐见费月顿住了,以为费月是被她刚才吼的脑子疼,立马用双手捂住费月的耳朵,准备轻轻按压。

费月猛得抬起头,伸手推了佛汐一把,很是凶狠的眼神,“别碰我。”

佛汐没有任何防备直接被推倒在地,身子重重的向后倾去,撞在了身后的背篓上,背篓里的小镰刀晃荡出来割破了佛汐扶在地上的手,鲜血涌出来,疼痛蔓延开来。

费月还不曾发觉,她此刻正低垂着头,脑中浮现出让她忘不了的画面,刚刚佛汐的脸与那张脸吻合上了,她此刻才发觉佛汐长得有多像那个人。

施舟正好出来送资料,猛得听见母亲的嘶吼声,立马将资料交给别人,他则跑进侧院去查看。

入眼的便是母亲蹲在地上,而汐姐在慢慢的直起身,一手握着她受伤的手,鲜血不断的往出流。

“母亲,汐姐,你们怎么了?”

佛汐忍着痛直起身,到费月身侧轻声询问:“月姨,你怎么了,对不起,我再也不吓你了。”

施舟连忙上前,看清佛汐的伤口后赶紧说:“汐姐,快,我替你包扎伤口。”

费月这才抬起头,眸中的恨意渐渐消散了,抬头看向佛汐,见她很是担忧的望着她,心中起了愧意自责,连忙站起身拉住佛汐的手,“小汐,月姨不是故意的,月姨先替你包扎伤口。”


  (https://www.bxwxbar.com/book/63927537/36281025.html)


1秒记住笔下文学:www.bxwxbar.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xwxb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