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王妃别演了,王爷能听见你的心声 > 第133章 简晁受伤

第133章 简晁受伤


皇上很是惊讶,但并未表露出来,眸底起了杀意,斜眼偷偷看了屋外一眼,好在屋外皆是他的人。

“宸儿,你我叔侄一场,你怎会说出这种话?”

北冥宸笑了起来,他看见了皇上的小动作,将人皮面具撕下来举在手上,“皇上看清楚了,本皇子可不是你的宸儿。”

皇上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简晁的一举一动,心中不由升起了后怕,回想事情的经过,他才发现北冥宸早就知道了他们今夜的计划。

眸眼一眯,立马冲着屋内喊:“来人。”

简晁察觉不妙欺身上前,凝聚内力将扇子在掌心中转了一圈,随后直击皇上而去。

皇上喊完话察觉不妙,一个翻身弯下腰躲避开那扇面的攻击。

扇子转了一圈回到简晁的手里,简晁未再有所动作,堂屋的大门便被打开了,冲进来很多的蒙面侍卫。

侍卫们分散在屋内,将简晁围住,随后拔刀对上简晁,做好出击的准备,就等皇上一声令下他们便会一跃上前。

简晁手握扇子,亦是做好了随时出击的准备。

“本皇子乃柏清国的二皇子,皇上这是要挑起两国的战乱吗?”

皇上听闻此话非但不怕,还哈哈大笑了起来,笑的很是猖狂,"二皇子?区区一个二皇子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小屁孩,与北冥宸混了几年就不知天高地厚了,在朕面前摆什么威风!"

简晁死死地盯着皇上,目光敏锐且警惕。

“一石激起千层浪,皇上可别小看任何人,鹿死谁手真的不一定。”

皇上不愿与简晁废话,向后退了一步,手掌一挥,大吼一声:"留活口。"

侍卫们应声而上,屋里瞬间变得利剑纷飞,刀光闪烁。

简晁见状也不甘示弱,眸子渐渐变成了殷红色,眸中充斥着杀戮,手掌一翻舞动手中的扇子,将冲上前来的几个侍卫逼退了几步。

紧接着掌心凝聚上内力,一股气流自掌心升起,注入到扇面上,挥起扇子向周围席卷而去。

只一瞬间,冲在最前面的几名侍卫被扇子划破脖颈,全部倒在地上,一命呜呼。

剩下的侍卫见状,一时不敢再往前冲,全部举着刀,一脸戒备的看着简晁。

皇上一看侍卫们全部停止前行,心中一怒,正欲开口大喝几声,突然见简晁手中的扇子一抖,银针向他所在的方向飞射而来。

皇上急忙向旁躲闪,顺势拉过离他最近的两名侍卫替他遮挡那银针。

只听见银针刺进肉里的声音,皇上松开了手,那两名侍卫失去支撑立刻倒地身亡。

简晁见状继续集结内力,将内力聚于扇面之中,狠狠向着皇上的胸口击去。

皇上没料到简晁招招致命,来不及缓气立马向侧面滚了一圈,虽不轻松,但也是躲过了这次的攻击。

简晁没有想到他竟然连一个养尊处优的人都奈何不了,脸色变得难堪了起来,手上的动作更加迅速,他不知道北冥宸什么时候来,但事已至此,他要是不狠,死的人就是他了。

皇上落地后疾步奔到众侍卫身后,面颊阴沉,眸子直视简晁。

后方的侍卫看出了皇上的意图,纷纷护在皇上身前,警惕地注视着简晁。

简晁面目严峻,不敢有丝毫的松懈,看到侍卫向他袭来,腾空而起直击最前方的侍卫,落地后慢慢向后移动着脚步。

在此期间,他的内力依旧在不断地运转着,手握拳头紧捏扇柄,只待一个合适的机会便全力进攻。

侍卫们围在简晁身侧,举起剑向他急速的刺去,那架势是准备一击毙命。

感受到利剑向他袭来的热流,简晁急停下脚步,身体快速旋转,右腿猛然踢出,踢在最前面一个侍卫的胸口上,紧接着翻身出拳踢腿,前后同时出击。

几名侍卫被他踢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简晁站稳后不拖延,挥舞着扇子继续向前,身法敏捷,快如闪电般。

一些侍卫还想迎战,却不是对手,被打的连连后退。

简晁没有一刻停留,手中的扇子击出再收回,掌心的内力从未消散过,他向前冲去,直取皇上所在的方位。

皇上一直冷眼观看着简晁的一系列行动,他也看出了简晁的厉害,视线停留在了简晁手中的扇子上。

皇上眸眼眯成缝,简晁的身手敏捷,但杀伤力有一大半在这把扇子上,“毁掉他的扇子。”

众侍卫明了,没有了武器,简晁也就不是他们的对手。

简晁的目光暗淡了下来,眸底的杀意加重,将扇子合在一起,一跃而起踏在桌面上,凌空飞渡,双脚踢出,直逼皇上的脑袋。

看到简晁攻击过来,皇上快速向旁边避开。

皇上身侧的侍卫挥动手中的长剑向他劈去。

简晁身影快速往后倒退,险而又险的避开了那侍卫的攻击。

可那侍卫直逼上前,看的出来,他是侍卫的头领,其功力比那些人高出许多。

简晁还在向后退着,但那侍卫紧逼而来,迫不得已挥出手中的扇子,向那侍卫的脸部扫去。

那侍卫见状急忙偏过头,扇子从他的左肩划过,将他的衣服划破了一道口子,顺带着划破了肉皮,鲜血流了出来。

侍卫不顾身上的伤痛,挥出长剑直劈在准备飞回去的扇子上。

“啪”的一声,扇子被一劈两半,掉落在地。

与此同时,简晁喷出一口鲜血,不容他有所舒缓,那侍卫便朝他猛刺过来。

简晁顾不得身上的伤痛,翻身一脚踢在那剑刃上,与那侍卫徒手打了起来。

简晁没了武器,又受到了创伤,且与他对打之人乃是高手,可以看出他被打的连连后退。

侍卫用尽全力一拳击打在简晁的胸口处,简晁随着冲击力向后倾倒而去。

倒在地上后猛吐出一口鲜血,一手撑在地面上,一手捂着胸口,面色苍白如纸,血色尽失,抬眸警惕的看着眼前的那些人。

皇上很满意现在的状况,他抬步走上前,脸上带着嘲讽却又故作伤心的语气:“简晁啊简晁,你说你好好的柏清国二皇子不做,偏偏要跑到安准国来和北冥宸厮混在一起,当真是愚蠢啊。”

皇上站立在简晁的前方,居高临下不屑的表情,“朕早就劝过你不要多管闲事,可你执迷不悟,现在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可怪不得朕。"

话毕退后两步,反手一挥,“废了他吧。”

那些侍卫立马举剑上前,欲挑断简晁的手筋和脚筋。

简晁看着他们,心中愤怒,此刻却无力反抗,只能任由他们宰割。

就在侍卫们要动手之际,众多暗器从窗外飞射进来,直击那些侍卫的手腕。

皇上见状神色骤变,还未转头去看,堂屋的大门就被人踹开。

零箫零风零一几人最先走进来,北冥宸牵着佛汐的手紧跟其后,看清半跪在地上此刻有些狼狈的简晁,北冥宸浑身散发出冰冷刺骨的寒气。

皇上使了一个眼色,那些侍卫连忙拖起简晁,将长剑架在他的脖子上。

北冥宸冷哼一声:“不想死,就放开他。”

简晁任由那些人拖着,他现在五脏六腑都疼,可脖子上的长剑又容不得他有半分的松懈。

皇上眼睛一眯,阴阳怪气的说:"是吗?那朕就要看看宸儿到底有没有弑君的能耐?"

话音刚落,皇上便觉得他脖子上一痛,手伸上去一摸,就见是几只蟑螂,咬牙切齿的将那几只蟑螂捏碎成渣。

佛汐假装被皇帝吓到,脸色一变,紧紧的抱住了北冥宸的腰,身体还在微微的颤抖着,嘴里喃喃着:"他杀螂啦,北冥宸,你一定要为那几只蟑螂报仇雪恨啊。"

【可怜我的新品种啊,就这样香消玉殒了。】

北冥宸护紧佛汐,警惕的看着皇上,“溪儿别怕。”

两方僵持不下,皇上知道他现在已经毫无胜算,为了活命,他只能抓着简晁来威胁北冥宸。

北冥宸很是平静,带着佛汐抬步上前,走过之地,那些侍卫提前让路避开。

待佛汐坐下后,北冥宸这才眸中狠厉的看过去,“殿外的人已经全被本王消灭了,皇上如今能活命的机会可就都系在简晁一人身上了,让你的人仔细着些,不然……”

说着,掌心凝聚内力向后一击,“砰”的一声,一侧的桌椅板凳四分五裂的炸开了。

皇上闭眼后睁开,瞳眸已然换了一副模样,但眸子里还是透着嗜血和冷寒。

“朕放了简晁,你退兵出去,今日之事不准再提。”

北冥宸抬眼冷笑两声,“皇上是觉得本王徒手救不下简晁吗?”

皇上不慌不忙,“那宸王殿下大可一试,看是你的暗器快?还是我的刀剑快?”

佛汐扫了简晁一眼,见他此刻强撑着,额间的冷汗不断的流出来,一看便知受伤严重。

且此刻天已经亮了起来,要是被别人知北冥宸带兵进宫,对他来说,极为不利。

动了动被北冥宸握着的手。

【北冥宸,天已经亮了,简晁忍不了多久了,反正这狗皇帝身中剧毒,回头再找机会消灭他。】

北冥宸闻言看向简晁,“放了他,零箫撤兵。”

零箫恭敬行礼后退了出去。

皇上让人将堂屋的大门打开,“放人。”

那侍卫点头后将剑从简晁的脖间取下来,零一立刻上前扶住简晁。

简晁与北冥宸对视一眼后走出堂屋。

他们前脚出门,北冥宸眸子一凝,松开佛汐的手闪身上前拔出一侍卫的剑,剑刃直刺打伤简晁的那人。

那人还未反应过来,便被割断手腕,紧接着一剑封喉。

北冥宸就此并未停手,扬起利剑飞驰一圈,他身侧的侍卫尽数倒地。

皇上慌张向后一退,那把染满鲜血的剑“哐当”一声,出现在了他的脚边,紧接着是北冥宸不屑的声音。

“本王一向说话算数,今日定不会杀你,但此后能不能存活下来,能活多久,全看皇上自己的本事了。”

话毕牵起佛汐的手,对着那些暗卫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可以离开了。

出了堂屋,迎面吹来一阵冰冷刺骨的寒风,佛汐“嘶”了一声,缩了缩脖子。

北冥宸拢了拢佛汐身上的披风,宠溺道:“我让人送你回去。”

佛汐点点头,“好。”

城门口,北冥宸将佛汐抱上马车,揉了揉佛汐的脑袋,“乖。”

佛汐点头,就在北冥宸转身之际双手攀上他的脖颈,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下,随后立马推着他离开,自己则低垂着头坐进马车里。

北冥宸脸上满是宠溺的笑容,看着已经坐进马车,且歪着头不看他的佛汐,打趣道:"溪儿这么害羞可怎么行,咱们还要……"

佛汐听到北冥宸调侃她的话,转头怒视着北冥宸,不让他说出后面的话,身子前倾打掉北冥宸撑在马车外的手,放下马车的帘子,催促着侍卫驾马快走。

直到马车在拐角处消失,北冥宸脸上的笑容也随之消失了,转身冷凝着脸走进皇宫。

回到宸王府,佛汐直奔简晁所在的院落,还未走进里屋便听见简晁的嚎叫声。

“蓝芊,我的胸口处好疼啊~”

“蓝芊你快看看,我是不是伤的很严重。”

蓝芊平静的声音传来:“二皇子,你忍耐着。”

“忍不了啊,真的好疼啊。”

佛汐很是无奈,抬步走进里屋。

“王妃。”

“王妃。”

里屋的侍卫婆子看见佛汐后纷纷行礼。

佛汐点头,“去忙吧。”

随后走到床榻旁,蓝芊正在施针,简晁见佛汐来了止住哀嚎,转眼便变的可怜兮兮的。

“大嫂,我今天可受了很大的苦,你说大哥他会怎么补偿我?”

佛汐挑了一下眉头,故作思考的说:“我觉得他会命人做好吃的替你补身体。”

简晁没得到他想要的答案继续哀愁道:“哎,可怜我的扇子啊,它是我的武器也是我的命啊,如今它却先离我而去了。”

佛汐与蓝芊对视一眼,两人皆是憋着笑。

佛汐眸眼一转,点点头道:“既然你如此舍不得它,那我找能工巧匠之人将那扇子重新缝合起来,保证和原来一摸一样。”


  (https://www.bxwxbar.com/book/63927537/36281007.html)


1秒记住笔下文学:www.bxwxbar.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xwxb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