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王妃别演了,王爷能听见你的心声 > 第162章 前世篇、半魔半神

第162章 前世篇、半魔半神


言溪随墨池在人间玩了几日。

这天晚上,他们来到一个小镇上,小镇上有花灯会。

言溪见状很是开心,她回头看向身侧的墨池,傻兮兮的笑着。

“我们去那边吧。”

墨池一笑后点点头。

言溪笑呵呵的跑上前,在卖面具的摊位上停了下来,她随手拿起一个面具戴在脸上,又在墨池面前晃了晃。

墨池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发。

言溪取下面具,又拿起一个面具挡在墨池的脸前,“试试。”

墨池一笑,伸手接过面具,随后将面具戴在了脸上,等他正眼看去时,刚才还在他眼前的言溪此刻已消失不见。

他眸子一缩,立马取下面具,转头左右看了看,终是不见言溪的身影。

一瞬间,墨池浑身的气场大变,面具被他捏碎在掌心,他冷冽的目光扫向四方,试图感受言溪的方位。

这时,他的耳畔响起一道声音:"公子,这面具…………"

墨池抬起头,看向声源之地,“你可看见刚才与我在一起的姑娘,她去哪了?”

卖面具的人摇摇头。

"不知。"

墨池黑着脸,掏出银子递给掌柜,随后快步向前方走去。

言溪手里还拿着面具,她只觉得画面如同光速一样在眼前闪过,等定下来后,她立马转头四处看。

“师傅?”

无妄大帝松开言溪,走过去坐了下来,“在阴界,玩的可开心?”

言溪抿紧嘴唇,脑子迅速一转,立马跑上前蹲在无妄大帝的身侧,讨好的笑着。

“师傅,去阴界我是身不由己,我是被人给抓去的,我这几日可想师傅了,我也不想待在阴界,可我逃不出来。”

无妄大帝瞥了她一眼,“那你说说,是谁将你抓去的?”

言溪吸了吸鼻子,又用手碰了碰,“那个人,那个人其实我也没看清,可能他也是抓错人了吧。”

无妄大帝拿起桌上的册子,在言溪的脑袋上敲了一下,“注意些吧。”

言溪缩着脖子,偷偷的瞄了一眼无妄大帝。

无妄大帝翻开册子看着,“你过百岁了吧?”

言溪点点头,“刚过。”

无妄大帝轻嗯一声,“那该去测灵根了。”

言溪倒着茶水,很是疑惑的样子,“测……灵根?”

无妄大帝拿起册子,又在言溪的脑袋上敲了一下,“让你不好好听学,连测灵根都不知,出去别说是我无妄居的弟子。”

言溪捂着脑袋,不敢言语。

无妄大帝挥挥手,他身侧的侍者立刻上前。

“带她去测灵根。”

侍者应道:“是。”

言溪行一礼后站起身,跟在那侍者身后走出去。

四下无人,言溪上前询问:“敢问,测灵根是什么意思?”

那侍者微微侧头,解释道:“测灵根,一测各位仙友的能力,二测心中可有杂念,三测有无入魔的迹象。”

言溪听见最后一句话时,嘴巴微张开,墨池说她是半灵半魔,那她肯定会被测出来啊。

抿了抿嘴唇问道:“那……如果测出来了会怎么处理?”

侍者又道:“能力决定各位仙友的未来,能力不高,但心无杂念,那便提升能力。”

“如果能力高,心中却有杂念,那便将杂念慢慢消散,日后还是有机会的。"

言溪点了点头,随即她又皱了皱眉,问道:"那如果测出有入魔的迹象,或者已经入魔了,那又该如何?"

侍者回答道:“直接打入百鬼洞。”

听见这话,言溪惊呼出声,"打入百鬼洞?"

那侍者点头。

言溪微微皱眉,“有杂念都可给机会清除,为何有入魔的迹象,就这般对待?”

侍卫:“神魔如同水火,一旦相遇必有战争,魔,会杀戮众生,会引得苍生不安,乃是祸害,自然不能留下。"

言溪听到这话,久久未回过神来。

魔,会杀戮众生,会引得苍生不安,乃是祸害,自然不能留着。

这句话,一直回荡在她的脑子里,此时此刻,她想起了在阴界的几日,她想起了墨池,她并不觉得魔有他说的那么不堪。

墨池,也不是他说的那般人。

“到了。”

使者的话,让言溪回了神,她抬眼看去。

那使者行一礼后道:“还望言溪仙子在此等候。”

言溪点点头,“多谢。”

那使者点头后便先行离开了。

言溪站在了长队的后面,她拍了拍前面的仙子,“请问,你也是来测灵根的吗?”

那仙子点点头,笑着说:“是。”

言溪笑了笑,待那仙子回过头后,她侧头看着长长的队伍,心里打起了退堂鼓。

她偷偷的将自己的衣袖撩开,腕间的黑莲印在眼帘,她又赶紧放下衣袖遮盖好,一手紧捏住手腕。

自从与墨池相遇后,这黑莲就一直印在她的腕间,她在阴界时查过资料,腕间现黑莲,乃是极其厉害的魔。

既然她是魔,那她就不能测这个灵根,可不测灵根师傅那边没法交代。

言溪思考了一阵,突然坏笑了起来,见无人注意到她,立马偷偷的溜走了。

一路狂奔到她的院子,见翠花正在收拾行李。

“你要去哪啊?”

翠花听见这声音被惊了一下,他转头看过去,见到言溪很是诧异。

“你……你怎么会回来?你是怎么从主子手里逃出来的?”

言溪冷哼一声坐了下来,“狗男人,我早就知道你接近我是有所图谋。”

翠花将行李放下,笑呵呵的说:“是阴界不好玩吗?你怎么又跑到神界来了?”

言溪瞥了他一眼,“好玩啊,我在阴界杀了枭鸟的孩子,拔了魔花,摘了魔果,对了,我还把魔兽给炖了…………”

说到这里,言溪不怀好意的上下打量过翠花,威胁利诱道:"这幸亏你不在,不然还会有一顿狗肉火锅。"

翠花听到这里,脸色已经煞白煞白的了,主子对她,还真是容忍!

最终,翠花忍受不了言溪看他的眼神,垂头说道:“说吧,你要让我干什么?”

言溪呵呵一笑,“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想让你变成我的样子去测灵根。”

“什么?”翠花立马后退,表示他很拒绝。

虽然他有灵根,虽然他没有魔的特征,可代替言溪测灵根,要是被别人发现,那他就惨了。

言溪满脸的愁容,“哎,既然这样,那我就只能躲到阴界去了,这次去阴界,我一定要吃上狗肉火锅,不然我会不开心的。”

翠花听到言溪的话,一脸的苦瓜脸,咬咬牙,"我去。"

言溪闻言笑了,一把抓住翠花的胳膊,两人摇身一变,便互换的样子。

言溪顶着翠花的样子,趾高气扬的说:“你学机灵点,别被人给发现了。”

翠花揪了揪他的长发,冷哼一声后走了出去。

言溪等了大半天,她心里有些着急,生怕翠花会被人给发现了。

看到顶着她的脸走来的翠花,言溪开心的笑了,连忙跑上前,抓住翠花的胳膊,两人又变了回来。

“怎么样?”

翠花揉着自己的胳膊,“混过去了。”

言溪高兴极了,在原地蹦哒了两圈后跑了出去,一口气跑到了殿内。

无妄大帝看着气喘吁吁的言溪,随口问道:“测完了?”

言溪点点头。

无妄大帝又问:“如何?”

言溪蹲在无妄大帝身侧,吸了吸鼻子,“很好。”

无妄大帝听闻放下手中的册子,他伸出手从言溪的额间一扫而过,看清那红光后才将手收了回来。

“你本体乃是灵泉,心中自无杂念,你的灵根很高,若潜心修炼,假以时日必定不凡。”

言溪继续点点头。

无妄大帝挥挥手,示意殿内的其他人都退下去。

众人行一礼后退了出去,无妄大帝衣袍一挥,大殿的门立刻关闭,同时还上了屏障。

言溪微微皱眉,很是不解的看向无妄大帝。

无妄大帝淡扫了言溪一眼,“为师很看重你,特来指点一二。”

言溪依旧很迷茫的看着他。

无妄大帝道:“魔,虽有好有坏,可一旦注定是魔的身份,便与神水火不容,你要明白这一点。"

言溪眨眨眼睛,"师傅想说什么?"

无妄大帝见言溪打算装糊涂,避免今后出差错,他直接点破。

“你与阴间之主有何渊源?”

言溪摇头,刚要反驳,就听见无妄大帝又说。

“你在阴界干的事,为师都知道了。”

言溪震惊的睁大了眼睛,“师傅,你……”

无妄大帝:“你闹的太过,阴界的人看不过眼,便偷偷的来告诉了我。”

言溪抬眼,有人告密?难道是墨池?不不不,不会是他?

无妄大帝只扫了言溪一眼,就知道她在想什么,拿起册子又敲了一下她的头。

“为师希望你能和阴界断个干净,潜心修炼。”

言溪听见这话愣住了,断个干净!那就是说她以后都不能见墨池了吗?

无妄大帝见状皱起了眉头,但又想到言溪的灵根无任何异处,想来是还未开始。

“你随为师一起去闭关。”

言溪惊疑的声音:“我?”

无妄大帝点点头,“不过百来年,很快的。”

等百来年后,言溪就会将阴界之事全部忘个干净。

言溪点点头,她也想随无妄大帝去闭关,最好百来年后,她的半魔体质就进化没了。

“好。”

言溪随着无妄大帝闭关百来年。

一出关,无妄大帝便带着言溪去测灵根了,这次闭关,他才发现言溪是双系灵根,是个不遇的好苗子。

言溪看着无妄大帝带她来了这里,心里很是惊慌,这百年,她每时每刻都无比小心,生怕被无妄大帝发现她是半魔体。

“师……师傅,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来测测你进步了多少。”

“不用多此一举了,师傅这么强,我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去,就别浪费时间排队了。”

“不用排队。”

“啊!”言溪看着无妄大帝带着她直奔主殿,她的心都快提到了嗓子眼,眼珠一转捂着肚子,“师傅,我肚子疼,麻烦师傅稍等片刻。”

无妄大帝抓住言溪的衣领,“用不了多长时间,你忍忍。”

眼见着言溪被赶鸭子上架,她全身写满了抗拒。

“师……师傅,我忍不了啊,你等等我,我很快的。”

无妄大帝上下打量过言溪,“你是怕这百年来没有任何进步,为师会罚你吗?”

言溪听见只能尴尬的笑笑。

无妄大帝又说:“放心吧,你乃双灵根,只要没有入魔的迹象,为师定当为了博一个好前程。”

说着,就让殿内的侍者将言溪拉走。

言溪哭笑不得,她心里害怕极了,身子向后倾着。

那侍者恭敬的说:“言溪仙子,麻烦伸出你的手。”

言溪看着那明晃晃的匕首,本能的抱紧胳膊摇摇头,“我……我害怕疼,这一刀下去肯定血花四溅…………”

无妄大帝这才发觉有些不对劲,言溪平日里毛毛躁躁的,怎么这百年却异常的乖巧,现在还这般抗拒测灵根?

眯着眼睛上下打量过言溪,想到她百年前去过阴界,还与阴界之主有交集,一个不好的想法诞生。

眼看那匕首要落下,言溪无可奈何,只能紧咬着牙齿闭上眼睛。

突然感觉身体被人拉了出去,等缓过神来后,就发现她已经在无妄居了。

无妄大帝屏退左右,设下结界后,这才问道:"你可有事瞒着为师?"

言溪低下头不言语,很是小声的说:“没有,没有。”

无妄大帝皱眉,他直接甩出胳膊,言溪眉心的红光肉眼可见的出现。

无妄大帝紧皱的眉头松开了,是灵体啊!那她在抗拒什么?

言溪整个人动弹不得,她眼睛向上瞟,想要看看她眉心的红光有没有变颜色。

无妄大帝刚要收回手,言溪眉心的红光顷刻间变成了黑色,他睁大眼睛后退两步。

言溪趁机抽身而出,她知道无妄大帝发现了,有些心虚的声音:“师……师傅!”

无妄大帝没想到她是半魔半神,心中不由的有些震惊,随即冷静下来,这件事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还有谁知道这事?"

言溪低头说道:"阴界……阴界之主知道。"

无妄大帝冷哼一声:"这么说,你百年前就知道自己是半魔半神?"

言溪缩着脖子,轻点了一下头。

许久,殿内都没有任何声音,言溪抬起头,“师傅也觉得魔是祸害,不该留吗?”

无妄大帝抬眼看着言溪,眼里很是复杂,把言溪送到百鬼洞,他是不舍的,可她是半魔的事要是被别人知道了,那…………

许久,他轻叹一口气,“言溪顽劣成性,为师一再规劝,她仍执迷不悟,既逐出无妄居。"

说着,无妄大帝转身离去,经过言溪身旁时,他停了下来,“去阴界吧,他定会保你平安。”

说完便消失不见了。

言溪看着空空如也的大殿,心里有些难受,但也无可奈何,谁让她是魔体,只能收拾东西离开神界。

刚踏出神界,她就被一人掳了去。

“墨池?”

墨池努力压下不爽,阴界就那么不好吗?让她在神界一躲就是百年。

言溪看着脸色阴沉的墨池,想了想还是决定闭嘴。

【冷静,以后还得靠他罩着,不能得罪不能得罪。】

墨池听见心声眉头一挑,加快速度把言溪带回了阴界。

言溪坐在魔椅上。

墨池看着一脸懵逼的言溪,还算理智的压下了心中的不爽。

“为什么要逃?”

言溪摇摇头,“我没有逃,我是被师傅给抓回去的,我也没有躲着不出来,我是随师父去闭关了。”

说完,言溪就盯着墨池,生怕墨池会因为这些事误会她一样,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她是那么的在乎墨池的情绪。

墨池着实没想到是这个原因,他抿了抿嘴唇后坐了下来,又看到言溪手上拿着包袱。

“你…………”

言溪顺着墨池的视线看向自己的包袱,眼珠一转,“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哽咽的说:“师父发现我是半魔的事了,他不要我了,他对我说让我去阴界,还说阴界之主特别好,一定会收留我的。”

说着,言溪的身子抖动的厉害,她偷偷的瞄了一眼墨池。

墨池双手伸出,但不知道该落在何处,身子僵硬着,出口的话语也有些僵硬。

“别……别哭了,你以后就待在阴界吧。”

言溪哽咽着点了点头,“那我,那我百年前做的事,阴界的人会不会不喜欢我?”

墨池斩钉截铁的说:“不会,我保证不会。”

这话一出,言溪安下了心,她打掉墨池刚扶在她肩膀上的手,“我累了,我要住哪个房间?”

墨池悻悻的收回手,带着言溪往另外一边走去。

绕过拐角,两人遇见了墨风,墨风看见言溪后先是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

“你……你怎么又来了?”

言溪停下脚步。

【听听,听听这义正言辞的质问声,这就是土著的自豪感。】

【不行,我以后都要住在阴界,不能让人欺负了去。】

想着,她的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先是抬起头看着墨池,“墨池,墨风是不是不喜欢我。”

墨池点点头,“他不敢喜欢你。”

言溪愣了一下,又哽咽了起来,“既然他不欢迎我,那我还是走吧。”

说着转过身打算离开,刚抬一步,一只手拉住了她的手,言溪脸上全是得意忘形。

仅一秒,她就恢复如初,身子抖了两下。

这时,墨风说话了,“主子,她是神,待在阴界不合适。”

墨池紧牵着言溪的手,看着墨风,语气还算温和。

“她是半魔,应该待在阴界。”

墨风一听眼中一亮,说道:“既然是半魔那就更不该待在阴界,直接送到百鬼洞,或者送到冥界去。”

言溪一听转过身,柔柔弱弱的说:“墨风,我与你并无渊源,你为何对我这么狠心?”

“我…………”

墨风的话还没说完,墨池发话了。

“墨风,言溪乃是阴界的小主子,岂容你如此说话,还不退下。”

墨风很是不甘,冷哼一声甩袖而去。

言溪闭上眼睛。

【没礼貌,甩了我一脸的风。】

墨池牵着言溪,“走吧。”

“嗯。”

言溪在阴界好吃等死了几日,这天,墨池有事外出,墨风便带着几人来找言溪的麻烦。

言溪靠在魔椅上,不屑的瞥了他们一眼,“有事就说?”

墨风握紧拳头,面上带笑,“主子今日外出,我等甚是无聊,特来向小主子讨教两招。”

言溪翻了一记白眼,“那你回去吧,我不想和你们讨教。”

墨风面色僵了一下,依旧带笑说:“小主子何必藏着掖着…………”

言溪冷哼一声打断墨风的话,“我就想藏着掖着,本尊掐指一算,今日不宜动武,你们还是回去吧。”

墨风听见言溪自称本尊,怒了,他直起身指着言溪,“言溪,你得意什么,主子不过见你可怜无处可去,这才收留你在阴界,你竟敢自称本尊?”

言溪随意的靠在魔椅上,随手拿起一本册子看着,不再搭理墨风。

墨风看清那册子的名称后,可谓是怒火冲天,“言溪,你竟然敢偷看阴界的藏书?”

言溪把书举在手里绕了一圈,“看清楚,我是光明正大的看,这可是墨池给我的,你有本事去质问他啊。”

墨风被气的语塞,他冷哼两声。

"哼,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嚣张到几时?"

言溪懒洋洋的抬起眼皮,“天荒地老。”

墨风听见这话,立马闪身上前。

言溪眼疾手快,扔下藏书就躲闪开来,她双手抱胸,“墨风,你比我年长千岁,好意思和我讨教,脸去哪了?没带出来还是扔了?”

墨风不想与言溪废话,他早就看言溪不爽了,可主子一直跟这女的形影不离,他一直未找到机会教训她,今日得了机会,就不能轻易的放过她。

言溪见墨风动真格的,立马出招应对,但她知道她不是墨风的对手,迎了一招后便想跑,可墨风不给她逃走的机会。

墨风招招往致命处打,他今日定要让这个言溪蜕一层皮。

言溪接连受了好几掌,她的唇边已经蔓延出血迹了,她扫了一眼殿上的几人。

那几人在看热闹,并没有出手的打算。

言溪看着向他逼进的墨风,“墨风,你今日如此对我,可想过墨池回来,你该如何交代?”

墨风听见这话顿住身子,但也仅是一瞬之间,过后他又挥拳前进。

“等主子回来再说,大不了领一顿罚。”

言溪见状,将自己所有的灵气全部凝聚在掌心,待墨风靠近后,她猛的一掌拍在墨风胸口。

墨风闷哼一声,吐了一口鲜血,身体不由自主的倒飞而出。

言溪也被墨风的反击震伤,她的身体被撞在了柱子上,随后又滑落在地,嘴角溢出的鲜血,看着触目惊心,随后捂着胸口站起来,擦掉嘴角的血渍。

墨风迫使自己站稳身子,他喘着粗气,见言溪已经不堪一击了,猛的挥拳上前。

言溪后退两步,但墨风速度极快,她躲闪不及。

就在这时,墨池出现,他抱住言溪的身子,一掌拍向墨风的腹部。

墨风没能躲过,硬生生的承受了墨池的掌力,只听见'砰'的一声巨响,墨风被拍飞了出去。

落地后立马跪在地上,“主子。”

墨池不搭理他,抱起言溪消失在原地。

他将言溪放进灵泉里,紧接着将自己的灵气注入到言溪体内。

许久,墨池停了下来,看着那鲜红的血迹,他皱起了眉头。

过后一段时间,阴界的人全部过的小心翼翼,因为大护法被罚去炙热之地了,而几位使者直接灰飞烟灭。

这段时间,言溪过的安稳极了,她每天跟在墨池的身后修炼。

墨池对言溪,没有任何保留,倾尽所有助她提升灵力。

两人在一见钟情的基础上,加上了日久生情。

直到墨风受罚回来了,他第一时间就是去大殿,可入眼的却是墨池手把手的教言溪怎么施咒。

他虽有不甘,但并未打断两人,而是默默的退了出去。

这天,墨池给言溪放了一天假,说是要带她出去玩。

言溪高兴坏了,整个人蹦蹦跳跳的跑出大殿,却迎面遇见了墨风,她立刻警惕了起来,同时现出骨鞭紧握在手中。

墨风扫了一眼骨鞭,立刻睁大了眼睛,主子他,他竟然用自己的魔骨,用自己的魔骨给她炼化兵器。


  (https://www.bxwxbar.com/book/63927537/36280978.html)


1秒记住笔下文学:www.bxwxbar.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xwxb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