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木叶:从解开笼中鸟开始! > 第二章 宇智波鼬

第二章 宇智波鼬


  “今天的风儿,甚是喧嚣呢。”

  宇智波鼬只是刚到公园,只是因为听到了这句话,便不由得开始思索起了自己是不是该掉头就走。

  “早上好,鼬。”

  日向结弦脸上挂着的温和笑容让宇智波鼬不由的向后退了一步,他绷着的一张冰山脸上那双平静的眸子直勾勾的看着他。

  你再这样我可就走了。

  “来,晨练。”日向结弦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他摘下黑框眼镜,整张脸看起来气质稍有不同。

  他的长相与未来长大后的宁次有几分相似,但眉眼间比起宁次的清秀,却明显更锐利几分,这还是在他尚未长开的前提下,倘若真到了七八岁的年纪,恐怕差别还会更明显,也更惹眼。

  嗯,但应该也不至于像鼬这个家伙一样,七八岁就连皱纹都长出来吧。

  话说那到底是法令纹还是什么玩意?

  宇智波鼬这才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我实在想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觉得戴上一副眼镜就能让你看起来......随和一些。”

  “事实证明,人类对一个人的印象,往往第一印象是至关重要的,就比如你。”日向结弦将眼镜放到了一边。

  宇智波鼬陷入沉思,细细想来,他说的似乎也并非没有道理。

  比如现在的自己,只是从第一次见面之后,就已经打心底里认定了眼前的这个家伙是个极度危险的,一点也不像是个四岁小孩的变态一样。

  “所以,如果说只是戴上一副眼镜,就能让自己看起来更加人畜无害一些......何乐而不为呢?”

  日向结弦活动着肩颈,一步一步朝着宇智波鼬走来。

  宇智波鼬叹了口气,却也习惯了两人的交流的方式,于是,主动冲上前去。

  然后,不出意外的,在三十秒后,就被日向结弦精准的用柔拳点中了穴位,查克拉紊乱的一瞬,体术便变的有些迟缓不堪,紧随而后的连击便让他毫无还手之力的被揍趴在地。

  日向结弦的视线在空中稍作定格。

  【体术·柔拳熟练度+32】

  【自由经验值+17】

  “日向家的柔拳,果然厉害。”宇智波鼬拍拍屁股,脸上倒看不出半点失落。

  主要是,习惯了。

  现在没有开启写轮眼,实力也仅限于基础三身术、体术、苦无投掷术上的宇智波鼬,比起如今的日向结弦来说,还差得远。

  日向结弦一边慢悠悠的捡起自己的眼镜重新带好,一边微笑着用似有似无的话语扎着宇智波鼬的心。

  “鼬,有没有想过,或许只是现在的你太弱了呢?”

  宇智波鼬沉默不语,但终归还是没有日后的城府,没忍住,仰起头来,眼神不善:“那我走?”

  “请你吃丸子。”日向结弦见好就收,即便他十分享受欺负鼬(童年限定版)的快乐,但也知道过犹不及。

  宇智波鼬有些气鼓鼓的鼓着脸,殊不知他这副样子对于日向结弦而言十分有趣,逗他的乐趣十有八九都是因为能欣赏到他这样可爱的表情才去做罢了。

  “很可爱呢。”

  日向结弦是个实诚人,藏不住心事。

  宇智波鼬迅速化作了一张冰山脸——是的,他其实只对日向结弦尽量绷着脸。

  这家伙说出这四个字的样子实在是太讨厌了!

  “走吧,最近村子里的材料吃紧,丸子只有最开始卖的时候才好买,晚了可就买不到了。”

  日向结弦话音刚落,宇智波鼬便气哼哼的从身后变宝贝似的,掏出了一张写的密密麻麻的纸。

  “忍术卷轴太长了,我就亲手抄在了纸上。”

  “父亲说,封印术只需要了解一下就好,这种类型的忍术需要天赋与时间才能掌握。”

  日向结弦如获珍宝的接过了这张写的密密麻麻的纸,一边如饥似渴的一字一字研读着,一边随口道:“比起这些,鼬,你该练练字了。”

  “我是在晚上摸黑偷偷抄写的!”他急了。

  “是,是。”

  日向结弦的瞳孔专注且快速的研读着纸张上的字句。

  【你已掌握封印术:指刻封印。】

  【指刻封印(C):1级(0/400)】

  日向结弦脸上的微笑无比灿烂,他在系统发出提示的时候,便将纸张递还给了宇智波鼬。

  宇智波鼬一愣:“你不需要吗?也是,这种封印术好像的确没什么用。”

  指刻封印是一门十分偏门的封印术,用处极小,在动漫中,唯一出场的瞬间,便是在自来也死前,被用来在蛤蟆深作的后背写字。

  也就是说,这就是一门用指头刻字的忍术,可以在坚硬的物体或是皮肤上留下文字或图案,也仅此而已。

  “不,我只是好奇封印术到底是什么,所以看看就好。”日向结弦做出一副逗你玩的样子。

  “哈?”宇智波鼬绷不住了。

  他气哼哼的瞪着日向结弦:“你!”

  “我可是日向分家的人,接触封印术,本就是不被允许的事情。”日向结弦解释着,表情上仍挂着风轻云淡的,温和的笑意。

  宇智波鼬微微皱眉:“为什么不能接触?”

  “虽然没有明令禁止,但,还是不能做。”日向结弦指了指额头上的笼中鸟,扭头看着他,轻声道:“就像是,你父亲不希望我们走的太近一样。”

  宇智波鼬沉默。

  他皱着眉头,表情失落:“我不明白。”

  “鼬。”日向结弦伸手,放在他的头上,尽管年龄相同,但日向结弦发育的还是要比宇智波鼬还要快一些,稍微高了那么一点。

  宇智波鼬扭头,看着日向结弦,等他开口。

  日向结弦同样看着他,一双白色的眸子藏在镜片后,看不出什么情绪。

  “所有的生物,都会相信比自己更优越的某个存在。”

  “人类,也是如此。”

  “当值得依赖的人出现,所有渴望着依靠的人类,就都会自发的追随于他,这样,所谓的家族,就诞生了。”

  “被信任的人为了逃避这沉重的压力,便会追求那些处于高位的存在。”

  “于是,村子出现了。”

  “所以说,村子,就像是一个更大家族,而其中的每一个家族,都应该像是家族中的彼此一般,值得信赖,值得托付。”

  日向结弦看向了宇智波鼬:“你是怎么认为的呢?”

  “我觉得......就应该是这样才对。”宇智波鼬诚实的说。

  日向结弦微微一笑,不做回复。

  话题就此打住,宇智波鼬明显陷入了沉思,作为一个早熟的孩子,他远比其他的同龄人更加心思细腻,也善于思考。

  很快,他便发现了日向结弦话语中的一切,和木叶当前的现状相比,似乎,有些出入。

  千手一族名声渐弱,按照一代火影千手柱间的伟大设想,抛去千手之名,融入木叶的集体之中,没有家族,只有村子。

  日向一族名声不俗,但家族内却分为了宗家与分家,尽管宇智波鼬还并不知晓宗家与分家真正的区别,但他却清楚,日向结弦并不喜欢额头上,象征着分家的青色纹路。

  而宇智波一族,明明是木叶的一份子,但是,家里的大人却不喜欢自己和除了宇智波以外的人玩,而那些宇智波以外的人,也不喜欢宇智波。

  其余的小家族之间,也并非彼此其乐融融。

  所以说,这些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四串丸子。”

  “好!”

  直到日向结弦将手里五颜六色的漂亮丸子塞到宇智波鼬的嘴边,他才恍然回过神来。

  宇智波鼬做贼似的左右看看,仿佛吃这种甜腻腻的东西有些丢人一样。

  日向结弦将这种串成糖葫芦模样,却是软糯的甜品味道的丸子吃到嘴里,嚼了几下,感觉有点腻人。

  “谢谢。”宇智波鼬一边吃着丸子,一边含糊不清的说着。

  或许是甜的上头,一时间,他就将方才苦恼的问题暂时抛在了脑后。

  两人走到街道尽头,宇智波家向左,日向家向右。

  “那个,我要回去了。”

  宇智波鼬显得有些犹豫。

  日向结弦推了推眼镜,将签子随手丢掉。

  “遇到了什么问题吗?”

  他看穿了鼬的心思。

  宇智波鼬见此也不在伪装,而是有些不安的看了看周围,而后才低声道:“父亲说,要带我去战场上涨涨见识......”

  “哈.....不愧是宇智波呢。”日向结弦的话语宇智波鼬分不清是什么情绪。

  他低着头:“我应该拒绝吗?”

  “如果不怕你父亲失望的话。”日向结弦顿了顿,而后面无表情的说着:“但我认为,只是看看也没什么,宇智波族长还不至于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

  “你好像不喜欢他。”宇智波鼬总算听出了他话语的嘲讽之意。

  “家族的意义,就是保护自己的家人。”

  “村子存在的意义,就是保护村子的每一个人。”

  “如果连孩子都需要踏上战场的话.......那他们到底是在保护着什么?”

  日向结弦看着宇智波鼬,难得失言:“我并非不喜欢你的父亲,事实上,我认为作为一个族长而言,他还算称职。”

  “我只是觉得从根源上,一些事情......”

  他沉默片刻,最后再次推了推眼镜,抬起头来,不再多说,只是温和道:“总之,去吧,不会出事的,也无需思考太多,这一切都不是现在的你该思考、承担、解决的事。”

  宇智波鼬看着日向结弦远去,心头的疑惑非但没有得到解答,反倒越堆越深。

  他决定。

  回去问问止水好了。

  而日向结弦在自觉失言之余,却也对眼下的一切,再次感受到了深深地厌恶。

  抬起头,日向结弦眯着眼,看向晃眼的太阳。

  真想,早日毁掉,逃离,或是重建这一切啊。

  “结弦!”

  突如其来的叫声,让日向结弦停下了脚步。

  他扭过头去,一个女孩满脸欣喜,小跑而来的身影,让他近乎于本能的叹了口气。

  宇智波泉.....或者说,是位现在还不姓宇智波的漂亮女孩。

  ........

  PS:新书期每天两更,萌新作者,恳求大家给个收藏推荐啦!


  (https://www.bxwxbar.com/book/16076352/36133438.html)


1秒记住笔下文学:www.bxwxbar.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xwxb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