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木叶:从解开笼中鸟开始! > 第二十一章 孽缘呐!

第二十一章 孽缘呐!


  “鼬、泉,止水?”

  “你们三个.....”

  他站定脚步,好奇的推了推眼镜。

  宇智波鼬眼神飘忽,有些傲娇的并不直视着他:“今天.....”

  话没说完,泉便兴奋的大声道:“结弦!生日快乐!”

  日向结弦轻笑两声,视线悠悠看向宇智波鼬。

  他站在止水身边,被日向结弦的视线盯着,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有些扭捏的,从身后掏出了一个被包裹着的礼品盒。

  “生日快乐。”

  “还有我的!”

  泉迫不及待的也从自己的身后拿出了一个小小的方盒子。

  宇智波止水则尴尬的笑着挠头:“抱歉,昨天在执行任务,早上才听鼬说了今天是你的生日.......准备的有些仓促。”

  说话间,宇智波止水伸出手来,是一把漂亮的武士刀。

  日向结弦接过长刀,其余的礼物则抱在怀里,真诚,且欣喜的轻轻开口:“谢谢。”

  “虽然只是下午,但,收了你们的礼物,无论如何,也该请你们吃一顿饭才行呢。”日向结弦笑着提议道:“拉面?不会太占肚子,也不会耽误晚饭。”

  “好啊!”泉哪里在乎吃什么啊!

  她笑嘻嘻的走到日向结弦的身边,矜持的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一双漂亮的眼睛在他身上流转着,颇为好奇道:“结弦,最近很少见到了你呢。”

  自从鼬前段时间主动申请断了晨练,她也很久都没有见过日向结弦了。

  “嗯,每天除了要上课以外,还要锻炼,很忙呢。”

  日向结弦简单解释了一句,而泉则有些失落的低着头:“是啊,结弦,已经是五年级的学生了呢,就算我明年入学,结弦也快要毕业了吧,也没办法一起上课了呢。”

  “不愧是结弦呢!”她用一句称赞,掩盖着自己有些低落的事实。

  日向结弦只是微笑,而鼬则低声道:“父亲说,明年才会让我入学,那时的结弦已经快要毕业了吧。”

  日向结弦点点头,而后宽慰道:“如果是鼬的话,即便明年才入学,最多两年,应该也能提前毕业了吧。”

  “如果没有战争的话.....还是好好享受在学校的生活比较好。”宇智波止水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有多说。

  他推了推额头的护额,颇为感叹道:“时间过得可真快啊,好像昨天你们还是个小孩子,今天就已经踏上了成为忍者的道路了呢。”

  泉没忍住吐槽一句:“止水哥,你好像也是孩子吧?”

  “是吗?哈哈哈!”宇智波止水一愣,随后大笑出声,何曾几时,他竟然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年龄。

  只一想到这点,宇智波止水的心中,便难免叹息之余,又有了些许斗志——他如此努力和拼命,不就是为了未来的孩子们,不必像他一样吗?

  只要追随着火之意志,这黑暗已久的村子,也终将会迎来一场长久的光明吧。

  宇智波止水目前而言,对于未来还是充满期待的。

  日向结弦微微一笑,四人在路上说笑着,没走出多远,他的视线似乎闪过一个有些熟悉的人影。

  停下脚步,日向结弦刚想开口,便看见身穿着白衣的少女自小巷中慌乱的藏匿了身形,似乎并不想他发现自己,沉吟片刻,他还是叫出了对方的名字。

  “熏,是来接我回家的吗?”

  日向熏不得不从小巷中的阴影走出来。

  她上身穿着日向雏田年少时的同款大码黑色外衣,长发散落着半掩着眸子,看起来似乎有些阴沉,见到日向结弦叫她,她双手藏在背后,表情有些紧张:“抱歉,结弦少爷,我只是不想打扰您和朋友。”

  “是来给我庆祝生日的吗?”日向结弦猜出了她的来意。

  连宇智波鼬都能想到来校门口给他的生日送来祝福,日向熏又怎么可能会忘?

  只是在看到他和朋友在一起时,却又突然不敢打扰他了而已。

  “嗯.....礼物。”日向熏小心翼翼的将身后的手伸向身前,是一个小小的礼盒。

  日向结弦笑着接过礼物:“谢谢,一起走吧,我们正好要去吃饭。”

  “我,也可以吗?”日向熏的表情惊喜之余,亦有些不安——她从未觉得,自己是日向结弦的朋友。

  “当然。”日向结弦微笑,扭头向好奇的几位好友解释了几句。

  在得知这是目前担任着日向结弦‘护卫’的存在时,不由全都肃然起敬。

  看起来似乎和止水一般大,却能当日向结弦的护卫?

  这姑娘不简单啊!

  看在日向结弦的面子上,即便是有些内向的宇智波鼬,也乖乖的打了声招呼。

  简单的自我介绍之后,一行人便重新上路,日向熏安安静静的跟在日向结弦身后,表现得像个透明人,即便是泉,再聊了几句得不到太多反馈之后,也放弃了与她交流,转而又跟在日向结弦身边问东问西了。

  到了一乐拉面的店门口,刚拉开布帘,日向结弦没忍住,乐了。

  一只死鱼眼幽幽的从座位上瞥向他。

  旗木卡卡西单手扶着下巴,坐在角落的位置,看到日向结弦,近乎于本能的叹息一声——如果这家伙也会经常在这个时间点来吃面的话,自己是不是该考虑换个地方了?

  “卡卡西前辈。”宇智波止水有些意外的打了声招呼,而后,便笑眯眯道:“没想到你也在这儿啊。”

  “嗯,止水,下午好。”旗木卡卡西对于止水的态度不冷不热,但毕竟目前两者同样身处暗部,还是比一般人要亲近些的。

  尽管宇智波止水某些天真的态度让旗木卡卡西不大认同,但谁会讨厌一个热血且善良的笨蛋呢?

  顶多是替他感到不值罢了。

  “要不然,一起吃吧?今天是结弦的生日,啊,忘了介绍,这是日向结弦。”宇智波止水刚要替日向结弦介绍两句,便隐约察觉了两人之间似乎并不自然的气流。

  日向结弦笑眯眯的对着旗木卡卡西点头:“又见面了呢,卡卡西前辈。”

  “喔。”他有些冷淡的回应了一声。

  “今天是我的生日,我请客,一起为我庆祝一下吧?以后,或许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呢。”日向结弦说完,旗木卡卡西便不由轻声叹息。

  果然,还是走吧。

  难道说,是因为自己太怠惰了,老天爷在惩罚自己吗?

  算了,明天开始,还是去出几个任务吧。

  努力干活,争取两年内就能脱离暗部......不,如果能在一年之内,那就更好了。

  卡卡西头一次,心中升起了想脱离暗部的冲动——总觉得,和这个小家伙若是继续纠缠下去,自己迟早会陷入一个大麻烦里。

  哎.....

  孽缘啊......


  (https://www.bxwxbar.com/book/16076352/36133414.html)


1秒记住笔下文学:www.bxwxbar.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xwxb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