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木叶:从解开笼中鸟开始! > 第二十三章 鸟儿,生来就是要飞翔的!

第二十三章 鸟儿,生来就是要飞翔的!


  “衫,你知道出了什么了事了吗?”

  即便身为分家的老牌上忍,日向和田也很少会在晚上被叫到日差的家里来仪式。

  另一个同为上忍的分家忍者,日向衫闻言也只是摇摇头:“不知道,我也只是接到通知后便来了。”

  两个家族的老牌忍者此时打量着身旁,对于此时在房间里奇怪的人选组合,不由有些纳闷。

  他们两位,其中一个是战功赫赫的精英上忍,一个是暗部的小队长,可以说,是日向日差在分家最值得信任的中流砥柱。

  与他们相比,其他的人的身份,却看起来颇为不搭。

  日向樱花,一个已经正式退役,目前负责看管着分家后勤的中年女忍者,退役前的实力也不过只是中忍,因为在战斗中被斩断左臂,光荣退役。

  日向熏,一个被突然提拔成为护卫,却又让人有些陌生的八岁小女孩。

  日向春天,一个平平无奇的中忍,工作是在日向家看门,说好听点吧,负责在日向家警戒的。

  这样神奇的组合,被一起叫到了日向日差的书房里。

  如何不让人心生疑惑?

  执行任务,也不像。

  谈话?哪有叫这么多人一起谈话的,彼此之间不熟啊。

  除了日向熏难掩激动,微笑着的样子让他们若有所思之外,其余的,一概摸不着头脑。

  直到日向日差推门而入。

  而日向结弦,就跟在他的身后,等到日向日差推门而入后,他便随手关上了门,双眼白眼青筋暴露,站在门边,面带微笑着推了推眼镜和他们打了声招呼。

  只是开启白眼的举动,便让几位见多识广的忍者们下意识的紧张了起来。

  “日差大人。”几个忍者心思各异的低下头,打着招呼。

  日向日差严肃的点点头,走到他们身前,先是沉默了一会,就在几人心都要提到嗓子眼的时候,他突然开口。

  “日向衫,日向和田。”

  “嗨一!”

  “一年前,你们因为在战场上优先拯救了分家的族人,而被宗家施展笼中鸟惩戒,此事属实?”

  日向衫与日向和田对视一眼,沉默着低下了头,声音低沉:“是。”

  “半个月前,你们在酒后与宗家的一位中忍发生冲突,并表示如果不是分家的牺牲,你早就死在战场上了,因此被日足大人训斥,并被罚金与惩戒,予以严重警告,此事属实?”

  两人沉默着,点点头,这次连回答都没有了。

  日向日差眼神淡漠的看了他们两眼,而后看向日向樱花,语气依旧平静:“上个月,你公开向宗家表示不满,认为宗家对待侍女的态度过于盛气凌人,此事属实?”

  “属实。”日向樱花此时已经年过四旬,作为老人,她在日向家见过了太多的事,即便是日向日足,也不会随意惩戒一个为家族奉献了一生,甚至为此付出了一只手臂的残疾老妇人,即便她或许对宗家心怀怨怼。

  “三个月前,你曾因为拒绝宗家几名上忍索要物资而因此发生口角,事后因此在私下抱怨不公,并因此被日向长老训斥,此事属实?”

  “属实。”

  日向樱花梗着脖子,黑色的长发中混杂着银丝,不过四十余岁便满是皱纹的苍老脸上,有着分家一族少见的桀骜。

  日向日差转头看向日向春天:“一年半前,你因为拒绝几位宗家中忍违反宵禁出门的原因,遭遇围殴,事后并未得到补偿,此事属实?”

  “不属实.......”日向春天长相和蔼,简单来说,便是一看就是个老实本分的人。

  他憨憨的笑着,轻声道:“日足大人让他们道歉了。”

  “半年前,你的次子被刻上笼中鸟,在他被宗家玩伴嘲笑时,你为了维护孩子而训斥了几人,事后因此登门道歉,此事属实?”

  “属实。”日向春天的笑容黯淡了些。

  日向日差瞥了一眼日向熏,见她一副时不时便偷瞥几眼日向结弦的样子,轻轻摇头,略过了她。

  “你们几位,不仅近年来如此,事实上,在之前也多次因为与宗家发生或大或小的冲突,而遭到惩戒或警告,我说的有错吗?”

  日向日差说完后,几位忍者或是冷漠或是平静的点头接受。

  “你们.......渴望摆脱笼中鸟,对吗?”

  此言一出,几位忍者脸色齐齐产生变化,他们下意识的睁开白眼,手几乎不自觉的微微抬起,做出了防御的姿态。

  唯有只有一只手臂的日向樱花冷冷一笑,对此看起来十分淡定。

  “家主......慎言。”即便是一向与人为善,低调隐忍的日向春天,也不敢接下这句话,只是严肃道:“我等绝对忠实于日向一族,绝无叛心。”

  “更何况,笼中鸟......是我们的宿命。”日向春天哀叹一声,沉声道:“接受宿命,也是日向分家的人,该做的事。”

  “但,如果我告诉你们......宿命,是可以打破的呢?”

  发出声音的,不是日向日差。

  而是日向结弦。

  此时的他,轻轻摘下了额头的发带。

  几位忍者下意识的看向他的额头,却发觉那原本青色的纹路,此刻看起来,竟然有些暗淡——这是绝不可能发生的事,即便是死去,这纹路也不会颜色变浅。

  日向熏屏住呼吸,也终于于此刻,知道了日向结弦在额头上遮掩着发带的原因。

  她欣喜、憧憬、狂热的看着他额头的纹路,双拳不自觉的握紧,而后,那双眼便看向日向结弦,渴望的抿紧了嘴唇。

  其余人也在此时或快或慢的意识到了什么。

  一直冷静且淡定的日向樱花脸色巨变,她下意识的伸手想要去碰碰日向结弦的额头,尽管日向结弦不闪不避,却依旧在碰到之前,颤抖的收回了手去。

  “日差大人.....”

  几个忍者齐齐扭头,看向日向日差。

  日向日差叹息一声,却用一种复杂的情绪,缓缓开口:“这件事,并非是我做到的。”

  “您的意思是?”几个忍者又用惊愕的眼神看向了只到自己腰边高度的日向结弦。

  日向结弦只是微笑着,轻轻用手指敲了敲额头:“如果说,你们口中所谓的宿命,便是出生在日向分家,接受笼中鸟的烙印的话。”

  “从今天开始,你们的宿命已经结束了。”

  日向结弦重新拿起发带,慢悠悠的系上的同时,目光灼灼的看着面前的几人。

  “就在这里,想清楚吧。”

  “是以一只笼中之鸟的身份死去。”

  “还是挥舞着那双曾被折断的羽翼......飞翔。”

  几乎就在话音落下,几个忍者还在惶惶不安中不敢确信眼前发生的一切时。

  日向熏吧嗒单膝跪地,深深地将头低下:“我愿意!”

  整的跟求婚似的。

  日向结弦微笑着伸手,结印,而后,右手轻轻按在她的额头。

  “封印术·飞鸟。”

  漆黑的封印术纹路蔓延后消失不见。

  日向熏颤抖的伸手,轻轻抚摸着自己的额头。

  能感受得到.....

  “术式并非立即生效,根据个人体质的不同,最多会花费一年的时间。”

  “在术式完成后,笼中鸟不会立刻消失,但却也不会再具备以往一般的力量,只是微弱的保持着联系,避免被宗家发现。”

  日向结弦提醒了几句术式的基本信息之后。

  让人意外的,竟然是日向樱花,率先开口:“就请先让老身试试看吧。”

  她迫不及待的,单膝跪地,成年人的身高让她即便以如此姿态,仍然能直视着日向结弦的双眼。

  满是皱纹的脸上,那双白眼却闪烁着依旧耀眼的希望之光,温柔的笑着,这位老人轻轻开口:“结弦少爷,拜托你了。”

  她低下了头。

  日向结弦重复结印后,再度施展封印术。

  日向樱花过了很久,才捂着额头缓缓起身,看向身后其余三位日向一族的忍者,重重点头。

  她沉默着站到一边,不知在追忆着什么,许久,酝酿出了一个温柔的,美丽的笑容,捂着自己空缺的左臂,似乎在向着什么,轻声道别。

  日向衫与日向和田彼此对视了数秒,齐齐点头。

  再次重复了两次封印术的日向结弦舒了口气,看向日向春天,微笑道:“春天前辈。”

  日向春天颤抖的伸手摸向自己的额头:“我能不能.....”

  他想说,让他再考虑一下,再考虑一下。

  这可不仅仅是解除了笼中鸟那么简单啊!

  如果被宗家发现,就是叛族,是会死的!

  自己的两个儿子,妻子.......

  他恍然间抬起头来,却发觉,此刻日向日差一副淡定的样子看也不看他,日向结弦也只是微笑着并不催促。

  但是。

  日向和田,日向衫,日向熏,乃至日向樱花,都在此刻向他投来了锐利的眼神。

  他突然明悟——自己已经无法拒绝了。

  那些已经决心挣脱牢笼的飞鸟,是决不允许在展翅高飞前,便被掐死在笼中的。

  他两眼泛红,双拳紧握,声音喑哑的轻轻开口:“我,我接受。”

  他单膝跪地,却直到术式生效,心中都只有惶恐不安。

  “春天前辈。”日向结弦轻轻拍着他的肩膀。

  日向春天不安的抬起头来。

  “如果不知道怎么做,不知道该走向哪里的话......就只是看着就好。”

  日向结弦略显稚嫩的声音,在此刻,却带着一股让人不敢忽视的力量。

  他微笑着,似乎面前不会有任何问题能难倒他,视线里温柔的注视,也未曾因为日向春天的动摇和迟疑有半点变化。

  “今天,我们迈出一步,不是因为只一步就能跨越千山万险,而是因为,停在原地,那一切在开始前就会结束。”

  “如果畏惧前行的话,就看着吧。”

  “我会在看不见希望的黑暗中踏出一条路来,用点点星火焚去漫山的野草。”

  “我会亲自踏足山巅,拥着晚风,撕裂乌云,迎着明月,展翅而飞。”

  “如果畏惧着高山与深夜,就请默默地注视着我吧。”

  “无需因为此时的迷惘而拒绝这一切,因为......”

  “鸟儿,生来,就是要飞翔的。”

  他话音落下,房间陷入了久久的沉寂。

  ....

  PS:修正了一个BUG,日向结弦毕业前先读五年级而非四年级,成就系统已修复,称号更改为:【史上最年轻五年级生】,欢迎大家继续举报此类BUG,我的头发也会继续努力掉落在键盘上的。


  (https://www.bxwxbar.com/book/16076352/36133412.html)


1秒记住笔下文学:www.bxwxbar.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xwxb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