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木叶:从解开笼中鸟开始! > 第四十一章 请别高估自己

第四十一章 请别高估自己


  伊布利雪见沉默着没有说话,她并不怨恨日向结弦,但终归还是被日向结弦当做了交换的‘工具’,让大蛇丸去吸血,尽管她知道这是目前唯一解除危机的选择,但心里又怎么可能没有丝毫波动?

  日向结弦拿出一枚兵粮丸,递给伊布利雪见,这玩意能补充一些查克拉,或许对于她的血迹来说,补充查克拉能恢复一些伤势。

  她迟疑地伸出手去,却下意识的先看向了伊布利吾太,直到他微微点头,才伸手接过,低声说着:“谢谢。”

  “我代表伊布利一族,感谢您的帮助与警醒。”

  还是伊布利吾太开口,打破了沉默。

  他站起身来,看着身后表情恍惚、迷茫、憎恶、绝望的族人,心中知晓,即便大蛇丸并未亲手夺走他们的性命,却也几乎与亲手杀了他们没有区别了。

  伊布利一族的血迹极其不稳定,尤其是这种不稳定还会随着年纪增大而不断变得剧烈,若无天之咒印的影响,等到了三四十岁,基本上就不可能用血迹进行激烈的战斗了,等到五六十岁,随时都有可能变成烟雾消散......

  原本,他们希翼着,大蛇丸的天之咒印能改变着一切,他的承诺可以让伊布利一族拥有未来。

  但眼下,孩子们已经死在了不知何处,被他们寄予厚望的咒印却成了囚禁着自己的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可能被大蛇丸再来引爆。

  怎么办?

  要怎么活着?

  日向结弦对此早有预料,也不在意卡卡西就在附***静道:“今后,你们有什么打算吗?”

  “先,离开这里吧。”伊布利吾太艰难地说着,这巨大的树洞本就是像上天赐予他们的礼物一样,易守难攻,又能遮风挡雨,但现在因为害怕大蛇丸随时回来杀个回马枪,只能选择举族迁徙。

  “目的地呢?有提前想好的地方吗?”

  日向结弦轻轻开口,边看伊布利吾太有些痛苦的捂着额头,这个面容坚毅的男人此时看起来颇有些憔悴和迷茫,如此情况,即便是身为族长的他,也有些难以承受了。

  没有希望,也没有了未来,逃,该逃去哪里呢?

  卡卡西没忍住,轻声提议着:“木叶.......”

  他话没说完,一旁沉默不语的伊布利雪见便冷冷笑着,含蓄的表达了内心对木叶的憎恶之情:“我们是不可能去木叶的!”

  卡卡西默然。

  是啊.....

  杀害她们亲人的,将她们当做傻瓜一样愚弄的,又何止是大蛇丸一人?

  日向结弦闻言却没有丝毫意外,只是浅笑着,给出了一个建议:“如果没有想好的话.....就先还是留在火之国吧。”

  伊布利一族对于眼前的救命恩人感情复杂,却也再也不会因为他看起来只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孩而轻视他。

  伊布利吾太强强打起精神来:“能请你说说,理由吗?”

  “第一点,你们一族的血脉并不稳定,随时都有失控的可能,在迁徙的过程中,如果路途遥远,恐怕等找到了栖身之所,也会有不少族人会意外死在路上。”

  “更何况,现在的忍界,可不平静。”

  日向结弦先点明了危险性,尽管并未明说危险在何处,但伊布利吾太也对此深信不疑。

  而后,他又开始讲起了更为现实的问题。

  “第二点,作为一个大家族,你们不可能不考虑生计问题,或许之前还有一些人会为你们提供些许补给,但如今大蛇丸已经叛逃,你们不但没有了作用,还会成为某些人的污点,这对你们来说,并不安全。”

  “所以,考虑到你们还有最基础的生存问题,我认为,你们需要一些帮助。”

  日向结弦说的隐晦,但谁不知道,他就差指着根部的某位锅影说小心这个老阴比了。

  伊布利吾太沉默着,等他说完之后的话语。

  “日向一族作为木叶的老牌贵族,这么些年来,在火之国的资产也不止一处两处,如果只是想为你们找一个临时的住所,这并不困难。”

  “除此之外,你们也可以在其中承担部分工作,自食其力,换取金钱,解决基础的生存困境。”

  “最重要的,是我们的身份可以一定程度上的,让某些‘大人物’不敢明目张胆的‘抹除’你们。”

  “而且,实不相瞒。”

  日向结弦看了看伊布利雪见,他轻声道:“或许,我有办法能解决掉你们脖子上的天之咒印,并且想办法替你们巩固自身的血继界限,避免你们一族悲惨的命运。”

  听到日向结弦再次提出这一点,无人动摇。

  即便是卡卡西,也只是将他的话语当做善良的安慰罢了。

  被大蛇丸霍霍过一回的他们,终于看清了这忍界的本质,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从未有过天上掉馅饼的美食。

  即便日向结弦所说的是真实的,那他也一定有利可图。

  更何况......真的有人能解决他们一族血继界限的难题吗?

  他们已经不再奢求这一点了,或许,成为烟雾消散,就是伊布利一族最终的命运。

  “我们,需要付出些什么?”

  伊布利吾太警惕的盯着日向结弦,却只看到他面具的下的眼睛平静如白雪。

  “或许有朝一日,我需要你们的帮助,当然,也有可能,不需要,所以......”

  “还请不要再给我们虚假的希望了!如果这是一场交易的话,就请你把你的目的说出来吧!”有人狠狠的低声打断了他,不信的眼神带着浓浓的警惕与戒备。

  这句话,显然是绝大部分伊布利一族的心声——他们真的再也不想被人欺骗、利用了。

  日向结弦只是平静的看着伊布利吾太:“请别误会,这不是一场交易,你们是否会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并不是强制性的,而是取决于你们自己,我还没有懦弱、无能到将自己的希望寄托在一群现在朝不保夕的可怜人身上。”

  “请不用过分高估自己的重要性。”

  他轻飘飘的话语,让伊布利一族的人陷入了沉默之中,他们注视着面前的少年,只能看到他平静的稚嫩面庞与波澜不惊的清澈眼眸。

  可信吗?

  他们在内心纠结着,一时竟无人再开口说些什么。

  一时间,树洞内的气氛,压抑的有些可怕。

  ....

  PS:有一说一,伊布利一族的血迹还是挺有意思的,颇有点自然系果实那味。


  (https://www.bxwxbar.com/book/16076352/36133393.html)


1秒记住笔下文学:www.bxwxbar.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xwxb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