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木叶:从解开笼中鸟开始! > 第六十九章 明月多遥远

第六十九章 明月多遥远


  “本来想来坐一会再回去的。”

  “没想到你在这而已......怎么,心情不好?”

  日向结弦左右看了看,走了两步,坐在了公园的小秋千上。

  也正因如此,未能看见泉此刻愈发通红的面颊,和似乎在做着什么重大决心的坚定眼神。

  他两腿一蹬,荡了起来——再过几年,这小秋千的大小,可能连坐着都不合适了。

  泉拍了拍屁股上的尘土,小心翼翼的坐到了他旁边,一只手抓着秋千的绳子轻晃,一只手本能的撩起了对着他那侧的长发,露出小巧的耳朵来,此刻脸上红晕未消,连小小的耳垂都微微泛红。

  “也不是说,心情不好啦.....就是想到,结弦已经是个出色的忍者了,而我还是个忍者学院的学生。”

  日向结弦一愣,随后沉默了片刻,轻声道:“是啊,你现在,应当是二年级了吧?”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去年的九月份入学,那时的自己还在村外执行任务,回来后又几乎没休息的再次奔赴汤之国。

  “抱歉,没能给你送上一份入学礼物。”

  “不用的!”泉连忙摇头,急切道:“哪有入学还要送礼物的啊。”

  “你的生日,我不也错过了吗?六月,一日,对吧?”日向结弦微笑着看她,泉一时呆滞,完全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记得自己的生日。

  “总之,新年礼物,一定会送到的。”他轻笑着,肯定的说着。

  泉微微低下头,有些弱气的嗯了一声。

  她轻轻摆荡着身子,犹豫了一会,原本鼓起勇气的问题已经到了嘴边,却又被他的笑容所逼退,口不由心的问出了另一个问题,小声道:“现在的结弦,有多强呢?”

  “我?”日向结弦疑惑的看向她。

  “嗯,是,中忍,不,上忍的程度吗?”泉小心翼翼的确认着,不知道这礼不礼貌。

  一年未见,她又长大了许多,总觉得好像有些生分了.....或许说,她逐渐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孩子,正在成长着更像是一个少女了呢。

  日向结弦不置可否的笑着,停下了秋千,推了推眼镜:“大概?”

  “可是,我觉得结弦比一般的上忍还要厉害好多啊......不光是会日向家的忍体术,现在还会医疗忍术,还有白眼这样厉害的瞳术。”

  或许是聊了一会,泉放松了下来,终于像个孩子似的,难忍情绪的嘀咕着:“要怎样才能追上你啊。”

  “嗯,宇智波一族的话,大概只需要觉醒个三勾玉就够了吧。”日向结弦神色复杂的低声说着。

  差不多三勾玉,再加上一定的体术和忍术能力,就是一个相当合格的宇智波上忍了。

  如果再开个万花筒,那更是比眼下的他还要猛些,毕竟宇智波一族的万花筒谁知道会开出什么可怕的能力来?

  须佐能乎一出,再加上独特的瞳术,面对这样人力不可及的高达,便是如今的日向结弦,也只有瞬身术溜走的份。

  “宇智波......”泉又突然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她突然小心翼翼的,低声道:“你会觉得,宇智波一族很讨厌吗?”

  “我?”日向结弦一时哑然,他无语的笑笑道:“怎么会呢?为什么会这么想?”

  她像做贼一般,低声道:“班里的同学都很讨厌宇智波的人呢,我都不敢告诉别人,我妈妈以前是宇智波的人。”

  “鼬在学校里怎么样?”日向结弦突然问,年初时鼬便说过想要成为忍者的话。

  即便他大概率只打算念个两三年,就提前毕业,那也应该是泉的同学才对。

  “嗯,就像我说的那样。”泉欲言又止,而后叹气道:“就连我,也因为偶尔和他在一起说话,也被同学讨厌了呢。”

  她不敢想象,若是有天同学发现她竟然是宇智波的人,会遭受怎样的嘲讽了。

  ‘啊,怪不得会和宇智波的人一起玩,原来也是宇智波的讨厌鬼啊!’

  ‘我就知道,能和宇智波一起玩的人,只有宇智波那样的阴沉怪胎!’

  泉有点害怕。

  和鼬与结弦不同,作为一个稍微早熟一点,却又没有像这俩怪物一般过于早熟的泉,终归还是个难以无视同龄人的眼光的孩子罢了。

  即便是鼬,也难说在这样的环境下没有受到影响。

  “是吗。”

  日向结弦用力蹬起秋千,等到自己飞到最高点,纵深一跃,飞得高高的,又毫不费力的轻松落地。

  “不要太在意别人的想法,尤其是,在你觉得他们的想法是错误的情况下。”

  他轻笑着,扭头看向泉:“用你的双眼去分辨什么才是对的,什么才是错误的吧。”

  “也许某一天,我亦会被千夫所指,站在所谓的绝大多数人的对立面,到那时,你会坚定不移的选择站在哪一边呢?”

  日向结弦突然的问题让泉一时有些猝不及防,但心中一股莫名的力量,还是促使着她几乎没有犹豫的给出了答案:“你!”

  说完后,羞意才姗姗来迟,日向结弦却只是笑着,隔空遥遥点了点她的脑袋,似乎是想让她记住今天的对话一般。

  也就在此时,泉终于难以忍耐,她站起身来,突兀的,深深吸气。

  “结弦,我想,想要问你一个问题!”

  日向结弦微微一愣。

  泉的小脸上,只有认真与严肃,强忍着羞意,她紧攥着拳头:“那个!我是说!”

  “日向一族,真的只能和自己人结婚吗?”

  “我,我的意思是,日向一族的人,不能和日向一族以外的人,交往吗!?”

  她声音越来越小。

  日向结弦只是看着她,笑容愈来愈难以抑制,最后干脆发出轻轻的哈的一声,无奈的伸手推了推眼镜:“原来,是这个问题啊......”

  他又如何会看不出少女在聊天时那纠结的,压抑着什么的样子。

  只是不知道,她到底在纠结什么而已。

  细细思索了片刻,日向结弦还是正经了起来,他轻吟着,缓缓给出了答案:“在未来,应该,不是这样的。”

  泉的注意力,全都被后面那的几个字所吸引,她面颊通红,他却轻飘飘的转身,慢悠悠的往外走去。

  “走吧,我也得回家了,先送你回家吧。”

  “以后的训练,就不要这么偏执于体术了,那是我眼下在走的路,却未必适合你。”

  “刀术怎么样,我看止水的刀术就挺厉害的,正好这段时间闲着,我去问问止水能不能教你,一起练习吧。”

  日向结弦的话让泉愈发高兴。

  “真的吗!?”

  “嗯,想要练习的话,明天下午,就去日向家找我吧,我家的训练场,可是很大的喔。”

  “谢谢!”

  泉雀跃的小跑着追上他,并肩走在昏暗的街道上。

  昏暗静谧的街道,被时而响起的轻笑声所填满,一如这毫不吝啬挥洒着月光的皎洁明月,绽放了这长夜。

  只是,那肉眼可见的清晰明月,看似近在眼前,可距离赏月之人,到底又有多远呢?

  起码在这个世界。

  尚且未知。

  但,毫无疑问。

  今晚,他将距离那个位置,更进一步。

  日向结弦的视线注视着自由经验值的余额,又看了看自己的技能栏,心中对于自己久违的突破,已然有了选择。

  白眼!

  今天,他就要让他的白眼,突破日向一族的极限,迈向即便是大筒木一族,也罕有人能达到的境地。


  (https://www.bxwxbar.com/book/16076352/36113455.html)


1秒记住笔下文学:www.bxwxbar.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xwxb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