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木叶:从解开笼中鸟开始! > 第八十章 决定!

第八十章 决定!


  “宇智波可以理解,日向一族,为什么?”日向日差难以理解。

  但日向结弦却冷笑道:“谁让宗家没死过多少人呢?”

  这话一出,日向日差当即恍然。

  整个三战,日向一家绝不能说没死人,事实上,百余名分家忍者的死,几乎让分家遭受重创,日向一族的整体实力,也因此缩水了许多。

  但关键就在于,日向一族目前的大部分高端战力,几乎都集中在宗家——而宗家,恰好未有多少伤亡。

  “如果不确认一下,日向一族真的愿意老老实实的继续保持中立,木叶高层又怎么敢对宇智波下手?”

  “欲攘外,先安内,在某些木叶高层眼里,宇智波就是外人,而日向就是内部最有可能危险到他们的‘内部隐患’。”

  日向结弦抿了一口茶水,双手碰着茶杯,吹了吹上面的水雾。

  “你说,如果想要让日向一族内部产生矛盾,最好的方法是什么呢?”

  他语气意味深长,让日向日差头脑飞转着。

  “让宗家与分家不合,自然是最好的办法。”

  “可日足族长固然和父亲你里应外合演了一场兄弟阋墙的戏码,可对于木叶来说,那都是小矛盾,是可以在家族的利益面前暂时抛却的小问题。”

  “你们毕竟是兄弟,不是吗?”

  日向结弦的话让日向日差沉默了下来。

  是的,即便此刻已经决心要颠覆日向,他亦在心中无法抹除兄弟之情,即便对笼中鸟厌恶至极,但这份厌恶与痛恨,却并非全都会延伸到日足身上。

  日足对他,亦是如此,因为笼中鸟而疏离,因为笼中鸟而不得已出现了阶级上的差异,可心底,对日差亦有手足之情。

  两兄弟因笼中鸟天然对立着,可亲情却依旧牵挂着他们,爱恨交加,复杂无比。

  这也是为何宁次一个看起来就反骨仔的存在,能恨着雏田长到那么大还没被日足找借口安排掉的原因了。

  若只是普通分家的牺牲,他又何必挂念旧情,日足在一次又一次原谅宁次的时候,怎么可能会想到,宁次长大后会被嘴炮感化,选择原谅呢?

  还是出于对兄弟的愧疚之情,才会一再纵容宁次罢了。

  当然,或许这一切另有隐情,都只是日向结弦的猜测,可对于外人来说,兄弟就是兄弟,无论宗家分家,都是日向一族无时无刻都在宣扬的‘一家人’。

  我愚蠢的欧豆豆呦。

  一想到自己弟弟在动漫里的宿命,日向结弦便忍不住叹气。

  “我不会对三代,或者说,对于整个木叶的上层,带有不切实际的幻想,既然能靠自己,有把握靠自己,就不要把一切的赌在所谓的未来之上。”

  日向结弦斩钉截铁的说着:“就在今年,云隐和谈前后,完成计划。”

  “只要能让日向一族改天换地,凝成一块铁板,由父亲来进行决策,那木叶就绝不敢轻易再对我们动手。”

  “要知道......”

  日向结弦呵呵一笑,表情嘲弄:“三代可是让我和止水前辈一起呆了一整年呢,这一年,最大的收获,便是让我和止水建立了深厚的联系。”

  “他大概怎么也想不到,一个八岁的日向一族的小鬼,一个十二岁的宇智波一族的小鬼,都能成为彼此家族中至关重要的存在吧。”

  “只要我们和宇智波一族相互守望。”

  “伸手剁手,伸脚剁脚。”

  “如果团藏真敢像对付宇智波那样对付我们,大不了就先针对团藏开刀,宇智波一族对他积怨已久,这件事甚至可能不需要我们动手。”

  “把团藏这烂掉的根挖了,三代愿意撕破脸皮,自己遁入黑暗为了权力不顾一切吗?”

  不等日向日差思索,日向结弦便给出了绝对的答案。

  他放下茶杯,笃定的说着:“他做不到。”

  站起身来,日向结弦深呼吸,走到窗边,轻声呢喃着。

  “区区根部团藏,野心勃勃,却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

  “堂堂忍雄三代,色厉胆薄,却好谋无断,重小义而忘大节!”

  “此刻的三代,只想抱着自己仁慈的假面安度晚年,再无当年忍雄风范。”

  “只要团藏一死,三代恐怕只想归田卸甲,深怕引火烧身——对他而言,只要不在他的任期出问题,那就不算出问题。”

  “他怎么可能会在自己的任期激化矛盾,成为木叶的罪人呢?只能说,我现在,都有点可怜那不知是谁的五代目了。”

  一番震耳欲聋的话语让日向日差眼神复杂的注视着自己的儿子,心中再无劝阻之意。

  他叹息一声,看着日向结弦许久,最后重重点头。

  “路是你走的。”

  “你来决定。”

  日向日差起身,与他一起走到窗边,表情凝重:“只是,你真有把握?”

  日向结弦偏头看他,微微一笑,他举起手来,将宇智波止水赠来太刀拍在上面。

  “这个够吗?”

  “你想要让宇智波一族配合你?”

  跪着看宇智波一族的脸色?

  不!

  睁开眼,日向结弦白色的眼眸中,深蓝色的,宛若一颗摧残电球的瞳孔让他愕然当场。

  “这个够吗?”

  “你这是!?”

  这是什么力量?日向日差无法理解,眼前自己儿子的眸子的形状,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与认知,这是日向一族从未有过的眼睛!

  日向结弦拔出太刀,静静凝视着其中锋芒。

  “这个,加上这个。”

  “行不行?”

  日向日差一时无言,却不由得,轻轻点头。

  “日向一族我吃定了,三代也保不住!”

  日向结弦双眼锋芒毕露,再无半点往日随和温柔之意,他将太刀收于刀鞘,杀意凌然:“唯一困难的点,只有一个。”

  “如何少流血,站着,就把这件事给办了!”

  “父亲,这段时间,再筛选一批日向一族分家忍者,我亲自刻上封印。”

  “以我现在对飞鸟封印的理解和完成度,最多只需最多半年,就能解开他们的笼中鸟。”

  “半年之后。”

  “游龙出海,百鸟朝凤。”

  日向结弦站在原地,看着父亲,轻轻伸出手,放在父亲的背上。

  “做好准备吧,父亲。”

  “日向家的事,终归只是家事而已。”

  他看着父亲复杂的,像是看着陌生人般的眼神,轻笑着,推了推眼镜。

  “这仅仅只是个开始而已。”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日向日差沉默不语,也就在此刻,他头一回感受到了自己儿子心中的豪阔志气。

  只想让家人过上自由的日子,只想为儿子撑起一片天地的他,或许一辈子都无法拥有日向结弦此刻的雄心壮志,

  但,于此刻,他却也只是静静的伸出手,搭在儿子的脑袋上,毫不客气的扰乱的他的长发。

  “做到再说!”

  他将日向结弦的头发揉成鸡窝,赶出房门。

  自己则坐在椅子上,神色恍惚。

  这个家伙.....

  日向日差沉默了许久,最后,长舒一口气。

  那就开始!

  ....

  PS:等上架的时候再开个读者群吧,发到上架的章节里,到时候,你们就可以进群催更了。

  上架之后的章节我想来想去就按照字数发大章吧,2000字算一更,这样的话,订阅看起来省事一点,我写的也省事不用频繁分。


  (https://www.bxwxbar.com/book/16076352/36105243.html)


1秒记住笔下文学:www.bxwxbar.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xwxb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