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木叶:从解开笼中鸟开始! > 第八十三章 团藏!

第八十三章 团藏!


  刑。

  是真刑。

  日向结弦看着娴熟的照顾着小孩,让雏田都甜甜的开始叫着姐姐的日向熏,不得不说,面前这位看起来端庄、温柔、美丽的少女,总能让他心情愉悦。

  原本在他肩头的奶孩子的重任被熏毫无怨言的接了过去,即便出门前她还在专心致志的琢磨着咒印,在一只无辜的白鸟身上比划来比划去,但他只是开口一提,她便兴高采烈地接下了担子。

  这也让日向结弦能放松的跟在三人身后,一边打量着许久不见的木叶的变化,一边悠然的享受着难得的散步。

  “丸子!丸子!”

  当走到了卖丸子的店铺前,日向结弦停下了脚步,满足了宁次想吃丸子的愿望,而雏田只是低着头抓着日向熏的手,闷不吭声,当日向结弦把丸子递给她时,她才怯生生的说了声谢谢。

  “熏还真是讨小孩子喜欢呢。”日向结弦看着躲在日向熏身后吃丸子的雏田,笑着打趣。

  日向熏勾起嘴角:“说不准,恰恰相反,是她更喜欢少爷才这样,也说不准呢?”

  雏田懵懂的看着蹲下身来的日向熏,这位对她而言十分成熟的温柔大姐姐笑眯眯的看着她:“雏田,你不喜欢结弦少爷吗?”

  “不是......”雏田诺诺的说着,看了一眼日向结弦,他此刻温和的笑容和面前这位少女的微笑比起来,似乎并无太多差异。

  她犹豫了一下,也不知道该怎么表示自己并不讨厌他,最后,颤抖的伸出手,把还剩下两颗的丸子递向日向结弦:“结弦哥哥,吃。”

  “谢谢!”日向结弦笑着摸摸她的小脑袋,短发柔顺。

  日向雏田脸颊微红,被外人,尤其是一个男孩子摸摸头,对于年幼的她来说即罕见又害羞。

  “但是,丸子还是你吃吧。”

  日向结弦从店铺老板那接过了最后一串丸子,递给了日向熏。

  日向熏一愣。

  “少爷,是给我买的......吗?”

  她一副既感动到惊讶的样子。

  日向结弦眉头一挑:“难道我平时对你很差劲......”

  “不是的!”日向熏接过丸子,明媚的笑眼弯弯,视若珍宝的紧紧捏着穿着丸子的木签子:“只是,太高兴了。”

  “以前来吃过一次,很甜,虽然我不喜欢吃太甜的东西,但也觉得她家的丸子还不错。”日向结弦示意她尝尝。

  日向熏小心翼翼的尝了一口,不自觉的眯起了眼:“好吃!”

  日向结弦就在这看着她们把丸子吃完,才重新带着两个小孩到处晃悠,去小公园玩玩秋千,带宁次和雏田在街上买了两个玩具,给宁次买了一把木质的苦无,雏田则是一个漂亮的手工布偶娃娃。

  但也就仅此而已。

  午饭前,日向结弦准时和日向熏把人送回了家。

  日向日足说着让他带着雏田出去玩玩,但要真就带着玩一整天,那就是日向结弦不懂事了。

  雏田一直家教甚严,这一点,即便身处分家,他也心知肚明。

  送回雏田不久后,一个暗部却突然出现在日向家门外,带来了口谕,说三代要见他。

  说来也是,自从做完暗部的任务,日向结弦还没和三代见过面。

  日向结弦立刻出发,但是没有穿上暗部的打扮,只是带着护额,穿着日向一族的衣服,便大大方方的去了火影办公室。

  日向辉说得明白,短期内,他是不会有任务出去了,这很好,反倒合了日向结弦的心意。

  到了办公室,敲了敲门,三代的声音便传到耳边。

  “进来吧。”

  推门而入,三代坐在办公桌前,手中的笔时不时在桌上的某些文案里写写画画,看起来十分忙碌。

  日向结弦问了声好,就站在一边。

  三代停下了手上的事,抬起头来打量了他几眼:“最近,怎么样?”

  “休息的很好。”日向结弦微笑着,看起来和之前没什么不同。

  三代挺直腰板,多少活动了一下筋骨,拿起烟斗,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少年。

  心里,却突然有些烦躁。

  如果不是日向一族的人。

  不,如果他不是日向分家的人,或许,自己就不用这么为难了吧。

  他吐出一口烟雾,许久,幽幽道:“结弦,以后,你想什么一个怎么样的忍者?”

  这句话出来的有些点突然,没有铺垫,就这么直接问了出来,日向结弦看着三代深沉的眼神,不敢大意,细细思考一番,沉吟着,给出了答案。

  “强大的忍者。”

  三代并不满意这个答案,他继续追问着,态势似乎有些咄咄逼人,一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日向结弦,仿佛想要看到他心里去,却止步在了据说是他母亲送她的平光眼镜上,被那明亮的白色眸子所遮盖。

  “强大可以有许多种,如果说只是指实力的部分.......我觉得,结弦你已经不用担心这件事了。”

  说到这里,连三代都有些恍惚,连止水都对眼前的这个孩子赞不绝口,如此天赋,即便是当年的初代火影也绝无法比拟吧。

  若非成业白眼,败也白眼,真不知眼前的小家伙能走到哪去。

  不,即便身处在日向一族,这个小家伙只要不夭折,也绝对能成长到影级的地步。

  三代矛盾的眼神愈发深沉。

  日向结弦站的笔直,目光坚定:“我想要成为初代火影那般强大的忍者。”

  “初代吗?”三代沉默。

  他满是皱纹的脸因为嘴唇的开合微微颤抖了几下,似乎从日向结弦的话语中听出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三代放下烟斗,似乎只是在闲聊:“真是个伟大的愿望呢,想成为像初代火影那般强大的忍者,可是一个常人难以企及的目标呢。”

  “他可不仅仅是实力上的强大而已,结弦......”

  “最近在家族里怎么样?”

  他有些生硬的转移了话题,似乎在谈话间想到了什么,不想深思。

  日向结弦配合他转移了话题,这些问题他就早有腹稿了,无需思索,便按照原本在心底设想的那样,脸上温和的笑意消退,似乎看起来有些难以启齿:“还算不错,无论是父亲,还是日足族长,都对我很看重。”

  “是吗?我听说,近来日向一族总是会爆发些小冲突.....”

  三代若有所指的说着,而日向结弦则低下头,看起来颇有些不想谈论此事。

  猿飞日斩重新拿起了烟斗,双眼平静:“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随时可以来找我。你不仅是日向分家的忍者,也是暗部的一员。”

  “三代大人,谢谢。”日向结弦抬起头,眼神莫名,抿了抿嘴,又低下头去:“最近,没有任务吗?”

  “经历了那样的事,无论是你还是止水,都还是先在木叶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吧。”

  三代微笑着,语气满是赞赏:“而且,因为你们的活跃,云隐遭到了重创,这,应该让他们多少都清醒了些。”

  “我想,或许要不了多久,我们就能迎来真正的,久违的和平时期了。”

  日向结弦面露惊喜之色,他先是不打确定的看了三代一眼,见他微笑着的样子,才用高兴地语气轻声道:“太好了......”

  他看起来颇有种如释重负的样子。

  “嗯。”三代因为他的模样,不自觉的面露愧疚之色,他叹息一声后才继续道:“我知道在这次任务里,发生了一些遗憾的事情,但是......”

  他站起身来,走到日向结弦身边,手轻轻搭在他的肩膀上,眼神充满鼓励与安慰的慈祥之意:“树叶飞舞之地,火焰便生生不息,不要沉浸在过去的悲伤里,未来,终归属于你们这样的年轻人的。”

  “好好休息,在这段时间里,沉淀一下自己,无论任何时候,有什么需求,你都可以来找我。”

  日向结弦做出一副既感动,又沉默的样子,他闷闷点头,声音沉闷:“谢谢。”

  “对了,还没说要给你的礼物.....抱歉,连续两年都没能让你回家过生日,也没有给过你什么奖励。”

  三代笑眯眯的看着他,语出惊人。

  “最近,身为三忍之一的自来也会回来一趟,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或许,他会是一个不错的老师,怎么样,有没有想法,跟这位前辈学习一下?”

  日向结弦愣在当场。

  他抬起头来,三代笑容依旧和蔼,而日向结弦只是略做思考,不敢拒绝,当即笑道:“当然!”

  “嗯,等到和他学习之后,我再告诉你真正的奖励是什么吧。”

  三代笑得十分高分莫测,他轻声道:“这份奖励,你应该会喜欢的......”

  直到离开了火影办公室,三代也没有明说他的奖励是什么。

  但日向结弦却有了想法与猜测。

  尽管不知自来也是被什么说动,才愿意停止流浪,回到木叶呆上几个月的。

  三代为什么想要让日向结弦跟着自来也去学习一段时间?

  原因就更简单了,自来也算是火影嫡系,也是三代目前最看好的五代目继任者,如果自来也能和日向结弦建立不错的情谊,并且替自己好好观察一下这个小子,就可以判断这家伙到底能不能信任了。

  如果可以,那之后的奖励,极有可能便是封印之书,只要能掌握几门禁术,日向结弦极有可能会成为一名十分出色的影级种子,并且,正因为自来也和结弦的关系好,也能为日后自来也上任五代目加重一层筹码。

  如此良苦用心,一方面是三代深信自来也绝对是个值得信任的晚辈,是个能委以重任的家伙,另一方面,却也是因为另一个如今越来越不容忽视的问题。

  团藏。

  日向结弦刚走出门去,没走几步,便有一个暗部打扮的家伙,突然拦住了自己的去路。

  这戴着面具的忍者语气冰冷,且不容拒绝的,对着日向结弦说道:“团藏大人希望你能去见他一面。”

  日向结弦看这个家伙颇为眼熟。

  过了一会,哑然失笑。

  “是你啊......甲。”

  被称作甲的暗部忍者沉默不语,面具下的一双眼平静的注视着眼前的家伙。

  日向结弦满不在乎的点点头:“那就去吧。”

  于是乎,他便跟着这位未来将要改名为大和的忍者一起左扭右拐,来到了一处隐藏的极好的地下设施入口。

  通过幽深的隧道,穿过复杂的通路,日向结弦在一间平平无奇的办公室里,见到了一位头上缠绕着绷带,只露出一只眼的老男人。

  团藏与他目光对视着,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


  (https://www.bxwxbar.com/book/16076352/36101946.html)


1秒记住笔下文学:www.bxwxbar.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xwxb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