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木叶:从解开笼中鸟开始! > 第一百零二章 银发、蓝眼、新年(1W1)

第一百零二章 银发、蓝眼、新年(1W1)


  日向结弦没有急躁的立刻选择突破,而是耐心的先把其他的事都做足了准备。

  包括在大晚上的去和止水谈了谈关于泉的事,去和日向熏讨论了一下之后的工作安排,把从封印之书上习得的新的理论知识整理成册,供给她钻研学习。

  去看了看还寄宿在家中的白,现在的他过的十分幸福,完全的融入了日向一族里,一边学习着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忍者,一边在给熏打着下手,任劳任怨的态度,还得到了熏的好评。

  药师兜的工作时间很稳定,早上八点到晚上七点,堪称公务员似的上班打卡,但工作效率和表现却都十分突出,只是在基础学识上比现在的熏差了不少,一年的时间,也就勉强够他跟上进度。

  目前的研究方向停留在血继界限上,日向结弦希望能通过各属性查克拉的融合,制造出血继界限来——原本,他以为自己能很快就掌握血迹融合,可现在看来,这里头的水远比他设想的还要深上不少。

  并非仅仅是两种属性的查克拉一融合,就能开发出新的遁术那么简单的。

  陪母亲聊了聊家常,和父亲一起探讨、处理日向一族的家族事务等等......

  待到一切都暂且尘埃落定,时间已经抵达了深夜。

  日向一族被三代批了一块新的地皮,日向结弦特意要来了一部分,用来新建了属于自己的家,尽管母亲对于他年纪小小,还未成年就要分家的样子颇有埋怨,可日向结弦还是十分坚持。

  他需要一个可以让他安静的,独自练习禁术、学习知识、思考未来的地方。

  属于他的院落里,只有一个卧室、一个客厅、一个厨房、一个书房、再加一个诺大的、空空荡荡的全封闭式的道馆。

  虽然用‘只有’来形容好似有点凡尔赛,但事实上,以日向结弦的地位声望,与这块地本就是他赚来的原因,他本可以要求一个更大更豪华的住所,而不是在偏僻的角落里,造了这么一个‘模板’似的家。

  日向日差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的,对于日向结弦,他一向宽容到‘放纵’的地步。

  此时的日向结弦,便独自呆在自己的道馆之中。

  诺大的房间里,没有装饰,只有硬度极高的,用土遁垫高后,用坚硬木板铺好的地板,放眼望去,两百平的面积,只有他一人,独自盘腿坐在场地之中。

  门窗紧闭,只有淡淡月光挥洒而入,落在他闭着眼的脸上,映照着他白皙的皮肤,仿佛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幽蓝。

  许久,直到日向结弦觉得自己的精神彻底养足,心态完全平和之后,沟通了系统。

  【是否花费200000万自由经验值突破查克拉提炼术·生命归还(A)?】

  【突破成功。】

  【是否命名此技能为生命归还(S)?】

  【命名成功。】

  【生命归还(S):1级(1/10000)】

  几乎就在这门忍术突破的一瞬间。

  日向结弦本能的睁开了双眼,靛蓝色的眸子闪烁着耀眼的弧光,瞳孔看向四周。

  待他看清了周围的景象之时,不由得,微微睁大了眼。

  此刻,他所能见到的,是五颜六色的、奇异的光点、在空中分毫毕现的,活跃的跳动着。

  此时他的视野已然与常人不同,宛若开了第三人称模式一般,像是灵魂离体,静静漂浮在自己的身体之上,观察着周围的万物。

  在日向结弦的视野中,他就像是一个巨大的人形心脏,查克拉,或者说,是他的精神力、他的查克拉、他浑身肌肉中蕴含的磅礴的能量都在此刻雀跃的涌动着,一跳,一缩。

  随着呼吸,他能感受到的,便是自己的心跳声愈发清晰,天地万物仿佛归于一片死寂,唯有他的呼吸与心跳声,响彻在耳边。

  ‘咕咚’‘咕咚’。

  心脏在跳动着。

  那些五颜六色的,在空气中游离着的光点,便仿佛被他的呼吸和心跳所牵引着,盘旋着,落在了他的身上。

  一点点的汇入他的身体,没入他的毛发,并入他体内涌动的查克拉,流入心脏,随着心脏不断流淌而出的鲜血,游遍全身。

  仿佛火烧,又仿佛在置身于冰山,有时觉得自己像是漂浮在高空,又有一瞬,觉得自己像是被流沙束缚,不断向下沉去。

  但到了最后,身体却逐渐开始麻木,再也感受不到这种奇异的感知,只有麻痹感,一点点的,自身体中蔓延开来。

  坏了!

  日向结弦的脑袋里,第一时间所想到的,便是如此。

  他的白眼中闪烁着激烈的电弧,仿佛有雷霆要自其中爆炸而出一般,他猛地大口呼吸着,宛若险些溺毙般,恢复了精神。

  周围游离的自然能量没有了牵引,便悠悠然的恢复了平静,像灰尘般飘洒在空气中。

  随着他停下,技能栏中,不断增长的经验值,也停下了。

  【生命归还(S):1级(1029/10000)】

  短短一分多钟,几乎每一秒,都能看到这技能的经验值在稳步上升着,这种开挂般上涨的速度,日向结弦几乎从未见过,这完全得益于他超高的精神力和高超的控制力,让他在使用这门禁术,不,仙术时,只感觉如鱼得水。

  他紧紧攥了攥拳头,麻木感逐渐消退,他盯着自己的指尖,眉头紧锁。

  脑海中,有关于这门‘生命归还’的知识告诉了他这一切的原因为何。

  “这东西,说不好,比仙人模式还危险。”

  日向结弦长舒一口气,只看自己左手的五指,一部分如今已经染上了石头般的颜色,随着此刻他心绪平静下来,颜色逐渐消退,身体也逐渐恢复了掌控力。

  他站起身来,试着挥出一拳,细细品味,得益于他对自身全部力量的超高掌控度,感受到了并不明显的细微进步。

  自然能量在之前的短暂一分钟里,深入了他的精神、肉体、甚至还有可能是他的血液、骨骼、乃至更微观的层次。

  “这就是自然能量的力量吗?”

  日向结弦只觉得神奇——这是一种远比查克拉还要玄奥的多的能量,其中蕴含的力量,即便只是短暂接触,都让他不由心神向往。

  倘若将能量虚拟出一个重量的单位,例如一克,同等重量下,一克的自然能量中所蕴含的力量,便可以比得上千百倍查克拉所蕴含的力量。

  也怪不得,仙人模式一旦开启,身体强度都会强到非人一般的存在。

  什么是自然?

  是巍峨的高山、莫测的深海、狂暴的飓风、瓢泼的暴雨。

  仅仅一分多钟,日向结弦便仿佛看到了自己从未看到过的全新世界。

  以至于他的双眼——似乎都发生了什么变化。

  【白眼(S):?(变异中)】

  日向结弦眯了眯自己的眼睛。

  他再次闭目凝神,吸收起了自然能量来。

  这一次他全神贯注的,更加细致的看着自然能量是如何在自己体内发挥着作用的。

  不出意外,空气中游离的自然能量,一部分汇入了自己的身体,在骨骼、血液、器官中消失不见,却还有很大一部分,以自己的双眼为渠道,仿佛,直达了自己的灵魂。

  日向结弦没有过多的被自然能量带来的奇异感官所蒙蔽,冷静且理智的观察着,引导着自己的状态,这一次,足足三分钟,他才停下了引导。

  收敛精神,双眼中微微发烫的感觉,让他陷入深思。

  “似乎,进化过后的白眼,和我的精神力,或者说是灵魂的联系格外紧密。在我的生物性质发生转变时,作为我身体的一部分,它也在不断地进化,不如说,白眼只是个工具,现在我的灵魂性质在升级,它便也跟着享福,一起升级......”

  日向结弦细细感受,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白眼,某种意义上,就是自己的‘精神控制器’,或者说,是一种‘使用工具’。

  他不清楚别人的眼睛是怎么样的,也不知道写轮眼释放须佐能乎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体会,但就他目前的体验来看。

  瞳力越强,往往意味着他的精神力越强,精神力越强,对自身的能量掌控也就越强。

  最开始的白眼,只能让他用身体的其他穴位释放出柔拳查克拉波。

  可到了现在,他已经能够控制查克拉塑形,凝出翅膀飞翔。

  再往后......

  日向结弦没有急躁的再去探寻自然能量的事,恰恰相反,此刻他重新的闭上眼感受着体内的查克拉,试着将其转化为各种性质,各种属性的存在。

  最终,他伸出手,手上绽放着的莹绿色的查克拉波动,让他感到了无比的振奋。

  “没想到,这种神化的改造过程,受益最大的,会是阳遁。”

  日向结弦能清晰地感受得到,自己对于阳遁的掌控力略上一筹,准确的说,是在此刻,他对于阳遁的理解,比之以往,多了一些玄而又玄的体会。

  他沉迷在自己的世界里,时而研究白眼,时而闭目凝思吸收着查克拉,时而转而去观察自己的身体的变化。

  屋外的天色,从漆黑,转换为明亮,又从明亮,再次化作漆黑。

  一天,两天,日向结弦几乎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期间,只有日向熏准时准点的给他送来饭菜,却没有开口打扰过他。

  日向结弦早上顾不得吃饭,她也不在乎,只是按时送来,中午发现没吃,便端走,并送上新的热腾腾的午饭。

  而日向结弦只是在感受到身体需要食物的能量补充时才会去吃上几口,可事实上,随着他对自然能量理解的不断深入,自然能量的汲取不断增多,他的身体,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开始发生了转变。

  这种转变最为明显的体现便是——他甚至可以直接通过汲取自然能量,来让身体保持活力,补充能量。

  尽管就现在看来,这种方式对于他现在的身体来说似乎还略有不足,但随着吸收自然能量的速度渐渐加快,吸收的量逐渐增多,也许有朝一日,日向结弦甚至不需要再吃喝东西,就能保证身体的活力。

  身体不断的发生变化,不断进化的快感,甚至让日向结弦有些痴迷,他不想出门,不想停下,每一天都能有新的收获,每一次呼吸都能感觉到自己在变得更强.....这种日子,简直让日向结弦有点忘乎所以了。

  直到日向熏第一次敲响了他的房门。

  他才终于从这种忘我的氛围中挣脱开来。

  他闭着眼,一心二用的继续吸收着自然能量,轻轻张开嘴,即便不知多久未曾说过话,声音却依旧温润。

  “有什么事?”

  屋外响起了日向熏小心翼翼的回话声。

  “结弦少爷,您已经一个人呆在这里很久了。”

  “夫人也很担心您。”

  “今天,休息一下吧?”

  日向结弦的第一反应便是想要拒绝——走开,别影响我变强的速度。

  但很快,他的理智便提醒他,这是错误的选择。

  他睁开了眼。

  昏暗的房间中。

  仿佛闪起了一道蓝色的闪电。

  “进来说话吧。”

  他深呼吸,长长吐出一口气。

  门被打开,竟发出了许久未曾开启的嘎吱响声。

  日向熏正坐在门外的木质长廊上,看到日向结弦,只是双眼一呆,下意识的问道:“少爷,您,没事吧?”

  日向结弦眯起眼,似乎刚睡醒一般,有点天然呆似的看着她,偏了偏头:“嗯?”

  日向熏被他那蓝色的,仿佛蕴含着日月雷电般的眸子看着,只觉得浑身都有点发麻,既有一种生物本能上的战栗感,又因为这种战栗感,而感到了一阵异于常人的安心,乃至无法名言的快感,她呼吸微微加速,轻咬着下唇:“您的身体,模样...您到底是在研究着什么呀?”

  日向结弦彻底精神了过来。

  他下意识的想要关闭白眼,却发觉...做不到了。

  准确的说,精神力可以收回,瞳力可以安静的流转在双眼里,和之前没开眼时一样,但双眼的样子,却变不成日向一族经典的白眼模样了。

  而是永久的,停留在了这蓝色的瞳孔模样。

  准确的说,不仅仅是起初的,只有瞳孔中央是靛蓝色的样子,而是整个双眼的模样都发生了变化。

  像是转生眼,但又略微有点不同,瞳孔最中心是靛蓝色的模样,周围闪烁着白色的、闪电般的纹路、虹膜整体更加趋向于孔雀蓝,宛若晴空万里下的碧波。

  要让日向熏来形容的话——就像是一片澄净的海洋中,升起了一轮蓝月,四周白色的雷电闪烁着,简直就像是传说中的神明才能拥有的眼睛一样。

  不仅是眼睛发生了变化。

  日向结弦低下头,下意识的扯了扯自己的和服的衣领,此时的他衣领大敞着,结实的胸肌都露了一半,袖口看起来都短到了手腕后边,站起身来,裤腿都到小腿的一半了。

  长发落在身后,随着他的动作,散落一缕落到肩前,是瑰丽的、绸缎般的银色。

  坏了。

  白毛竟是我自己。

  他无奈的看着自己现在的样子,也不知该不该高兴。

  毕竟这是自己修炼初有成效的体现,意味着自己某种意义上,的确真的在向着真正的强大而缓步迈进了。

  可另一方面,这种显眼的姿态,又让他不大适应——他可是因为觉得戴着眼镜就能让自己看起来更温和一点,就戴了十年平光眼镜的男人啊!

  把我的蓝染姿态还回来!我还没来得及找机会摘眼镜呢!

  “结弦少爷?”日向熏小心翼翼的打断他的思路。

  日向结弦恢复了平静,从一旁抓起眼镜,纠结了一下,还是戴在了脸上,却发觉,这眼镜如今有点小了,竟有点夹脑袋,叹了口气,把眼镜放下,得重新买一个了。

  “没事,不如说,研究相当成功,只可惜,我的成功方式,别人无法借鉴。”

  和其他他学会了也能交给其他人的忍术不同。

  白眼的突破,便是血脉上的一种改变,也正是因为有了白眼的进化,他对于精神力,对于自身才能有如此强大的掌控力,足以帮助他加速生命归还的进度。

  而生命归还的掌握单独也极高,比仙人模式还要难上不知多少倍,若非不是系统一步到位直接入了门,光是在学习阶段,就有可能在吸收自然能量时变成石雕、木桩、或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换做别人掌握了生命归还,大概率是,开始学,学一辈子,或者自以为学会了准备试试——逝世。

  “是吗?”日向熏半点也不关注他研究的是什么,只在乎他是否安全:“您的身体有没有感到什么不适?”

  日向结弦点点头,走到她身前,才发觉自己此刻已经高了她一个头。

  “少爷长高了好多呢!”日向熏仰头看着他,忍不住笑,雀跃着:“而且,长相看起来,也完全不像是个小孩子了呢。”

  她不自觉的凑过去细细打量他,过了好一会,才红着脸低声道:“而且,今年,少爷也12岁了呢。”

  “今年!?”日向结弦一愣,随后便看日向熏点头,柔柔的看着他,笑道:“今天,是新年喔!”

  今天是新年,就意味着....

  已经是木叶五十八年了!?

  一月一日?

  自己在房间里一个人呆了几个月?

  他久违的打开了系统面板。

  【生命归还(S):3级(21721/30000)】

  【白眼(S):?(变异中)】

  “知道了...”日向结弦接受了事实。

  在解开笼中鸟之前,他觉得时间过得好慢,每一天都像是在掐着指头。

  可现在,他希望时间慢一点,能给他更多的时间准备一下,却发觉,时间快的惊人。

  “十二岁吗...”日向结弦又意识到了日向熏话里的重点。

  自己是不是以前对熏说过十二岁就要怎么着来着?

  女人,只会影响我变强的速度。

  可能是自然能量吸得太多,让他忘掉了一些无足轻重的小事,突然正色道:“你说得对,是时候该休息一下了,替我去准备一些礼物吧,得去拜访一下朋友,不能失了礼数。”

  “是~”日向熏气鼓鼓的鼓着脸,却又也只是一瞬,站在他的身旁,不知是看到了什么,脸颊微红,笑的甜美:“不过,少爷这样子可不能给别人看到呢!

  还请少爷在这里等一会,我去取和服来,幸好我提前买了好多大号的和服做缝纫参考,应该有现在的少爷能穿的才对。

  等之后,我再给少爷做一件新的!”

  日向结弦真情实意的看着她:“谢谢。”

  “不要对我这么客气啦!真的谢谢的话,就请少爷想想,要怎么奖励我吧!”她嘿嘿笑着,扭头便小跑着去取衣服,跑到一半,又赶紧跑回来,调皮的对他吐了吐舌头,替他把门关上,生怕他被哪个路过的女忍者看见现在这样似的。

  日向结弦扯了扯身上已经有点衣不附体的和服,干脆将其直接脱了下来,和眼镜一起放到角落,赤着上身,只穿着裤子,站在道馆中央。

  摆出了柔拳的基础起手式。

  风声渐起。

  浑身的查克拉暴躁的起舞着,淡蓝色的查克拉中,隐约可见金色的纹路,仿佛在其中闪烁着金色闪电一般。

  已经又长到肩胛下的长发随风轻舞着,浑身的肌肉逐渐绷紧。

  “呲。”

  紧绷的裤腿被他的肌肉撕裂撑开,原本便明显的肌肉,在这一刻骤然鼓起,宛若浑身上下大了一圈似的,澎湃的力量感萦绕在身上,周围逸散着的自然能量,竟在此刻,无须引导的向他涌来。

  “赫!赫!”

  这是他的拳头撕裂空气的声音。

  几乎只是一个眨眼,下一刻,他便消失在了道馆中央。

  取而代之的,是他无处不在的残影。

  拳、脚、肘击,即便不用柔拳的套路,他的体术依旧无比扎实,甚至融合了上一辈子见过的拳击、踢拳、泰拳等体术的影子,只以实战的杀伤力为主,甚至还有一些在电影里看过的武术套路也拼凑在他的招式之中。

  脚尖戳向敌人心口、手指并起插向喉部——日向结弦对着虚空中假象出的敌人全力进攻着。

  被自然能量‘喂饱催熟’的身体已经逐渐开始走向日向结弦这具身体的巅峰期,或许在这具身体达到极限之后,他就会彻底会蜕变为所谓的仙人之躯,但即便尚未转化完全,他此刻也完全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畅快感。

  就连日向熏已经取好了衣服回来,他也没想停下,而是继续测试着自己如今的这副身体。

  渐渐地,他本能的将柔拳查克拉缠绕与手脚之上,空气中,便闪现出一条条蓝色的查克拉带摇曳着,其中,金色的弧线时隐时现,宛若在蓝色的雨幕中,跳动着金色的电弧。

  潜藏在肌肉中的自然能量一点点的被调动、消化,日向结弦越打越是起劲,只觉得体力源源不绝,从未有过如此美妙的感受。

  但很快,他意识到了情况不对。

  重新回到场地中央,他眯起眼来,看向自己的双手,指尖又有了麻痹的感觉。

  身旁的自然能量在此刻被他有意识的驱散开来,不再被吸入身体,他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有麻烦了。

  自然能量在进入身体后,倘若和体内的查克拉精神力的比例不对,就会导致身体有被异化的风险。

  但现在,他体内的肌肉、骨骼、脏器、血液中,处处蕴含着自然能量,无时无刻不再改造着他的身体,一旦战斗的时间过场,太过激烈,就相当于变相的在加速他进化的速度,而进化的太快,就有可能导致自然能量在体内引起副作用。

  就连他的查克拉,也已经有一部分被身体转化为了仙术查克拉——这不是他可以提炼的,而是在提炼查克拉时,就因为身体中蕴含的自然能量而自动转化出来的。

  这会让他的身体素质变得极强,甚至有了仙人模式的部分增福效果,不出意外,释放忍术,恐怕也会效果倍增,但缺点就是,打不久了。

  一旦战斗持续的时间过长,他就有可能会因为自己体内的自然能量,而出现仙人化失败的症状——大概率,会变成石头。

  ‘也就是说,我变强了,也变的...短了。’

  日向结弦双手叉腰,双眼怅然的望着地板。

  “结弦少爷,可以换衣服了。”

  一旁响起日向熏的声音。

  她早就在一旁,看了一小会了。

  望着自家少爷结实的身板,日向熏眼睛都不眨一下,托白眼的福,根本就不会觉得干涩。

  日向结弦摇摇头,暂时不去考虑这个问题,有得必有失,能靠20万经验值换来这么多的好处,需要承担一些副作用,是理所当然的。

  天道酬勤,可不是天上掉馅饼,有失有得,才是正常。

  与其去忧虑后作用,不如去想想改善这副作用、怎么加快转化的速度。

  有问题,就解决问题。

  日向结弦理清了思绪,长舒一口气,扭头看她,心态放松的揶揄笑着:“看够了吗?”

  “呜...看~不~够~”

  她先是发出小猫似的声音表示感慨和惬意,而后又光明正大的表明了心意,嘿嘿嘿的笑着,捧起衣服走到日向结弦身边。

  日向结弦也不避讳她,就地把原本的长裤脱掉,换了一身她拿来的新衣服,任由她给自己把着装穿戴、整理好,平静的问着她:“最近没有发生什么事吧?”

  “没有呢,止水前辈那边我也有问过,按他的说法,泉除了变得有点沉默寡言以外,已经是个相当优秀且合格的木叶忍者了。

  啊,对了,倒是夫人经常会问起少爷,不过我都会和她说少爷状态很好...但我想,少爷还是想想怎么解释一下自己现在的样子吧。

  夫人可是一直很怀念你小时候的样子呢,不知道少爷现在长得这么高大帅气,夫人会高兴还是会失望。

  还有研究室的进度......”

  日向熏一边给他穿着衣服,一边汇报着他所关注之事的信息。

  也真难为她,一个人分成好几个在用,连秘书的活都兼任了,日向结弦听着她汇报的情况,只是点头,心里,却有点感叹——要是没有熏,自己还真不知道能不能在今天就成长为现在的模样。

  正是因为有她在自己身后默默地处理着自己无暇兼顾的各种琐事,无怨无悔的做着任何他需要的事,他才能心无旁骛的成长着,在这个年纪,便拥有了如此程度的力量。

  “辛苦了。”日向结弦等她穿好衣服,侧过头去,看到了她幸福笑着的脸。

  日向熏的手搭在他的腰带上,轻轻地,悄悄的环绕过去,从他的背后,轻轻抱着他的腰:“嘿嘿~”

  她笑声狡黠,眼神试探的观察着他,看不到他有嫌弃、厌恶、不耐的神色,这才放心的稍稍用力抱紧,脸埋在他的后背上:“少爷长高了可真好呢,要是再高一点就更好了,肌肉也很结实,果然,男孩子十二岁就成熟了呢。”

  日向熏又暗示了起来,日向结弦扭过头去,视而不见,顾左右而言他道:“好了,要去看看母亲和宁次他们...难得新年,你也好好休息一天吧。”

  “是!”她松开手前,轻轻嗅了嗅日向结弦的味道:“少爷身上的香气也变了呢。”

  日向结弦抬起手背闻了闻:“有吗?”

  他是闻不出什么的,反倒是日向熏身上淡淡的香气格外明显,即便在自己身后,也能嗅到浅浅的香气,是淡淡的薰衣草香。

  “少爷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啦。”日向熏没有再贪心下去,她收拾了日向结弦的旧衣服,拿起眼镜递给他,却又看着他的眼睛说道:“少爷的眼睛变化很大呢,需要想想办法吗?”

  日向结弦取过眼镜,也没法带,拿在手上,随口说着:“算了,反正也没什么必要了。”

  黑市里早有流传他双眼有异变的情报。

  也不是什么需要遮遮掩掩的东西,反正即便看到了,也不知道他这只眼到底有什么力量。

  如今白眼的能力每一天都在进步,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半年后的自己的白眼能出现什么能力。

  未来视的时间,如今已经可以在实时战斗中看到五秒以后的未来。

  对查克拉的塑形、操控力,对事物的观察能力,也又上了一层楼。

  等到白眼被改造完成,再辅以日渐成熟的阴遁理念,迟早,他也要整个须佐能乎玩玩。

  哪个男人不喜欢开高达呢?

  日向熏只是轻轻笑着:“那样也好,我很喜欢少爷的眼睛,又危险,又漂亮,让人着迷。”

  “你也是。”日向结弦浅笑着回看她。

  日向熏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一时愣神当场,回过神来,他就已经慢悠悠踩着放在门口的木屐,悠悠然向着家里走去了。

  真是的...

  她脸颊粉红一片,突出一个高攻低防,难掩脸上的喜悦,小跑着跟到他身边,低声的确认着:“真的吗?”

  日向结弦扭头看她。

  由于一直修炼着他所传授过的查克拉提炼术,再加上比他大了三岁的年纪,此刻已经完全是女孩子最美的模样了。

  先看到的,是她的眉毛,按着他的喜好描成远山眉的样子,精致且柔顺,画的一丝不苟,此刻那双似乎在闪闪发亮的白眼,是桃花眼的形状,此刻用一种撒娇似的眼神看着他。

  小巧的鼻梁无需浓妆淡抹,即便以这种角度看去,也恰到好处,带着女孩子的柔美,却又不失挺拔,粉嫩的嘴唇轻抿着,此刻还在期待的等着他的回答。

  眉如远山含黛,肤若桃花含笑。

  此刻日向结弦头一回居高临下的看她,还能看到她纤细的脖颈与锁骨,白色的和服里,竟有着让人一时恍神的骇人弧度。

  你是什么时候长大的?

  日向结弦收回视线,可日向熏却笑的更开心了,主动地凑过去,抱着他的胳膊,软乎乎的身子贴紧,便像是挨着一朵温温热热的棉花糖。

  “是真的。”

  日向结弦认真的加重了语气。

  “又危险,又漂亮,让人着迷。”

  “我可不危险。”日向熏底气十足的反驳道:“对于少爷来说,我应该是最最最最安全的人才对。”

  “不,太危险了。”日向结弦抽出胳膊,心有余悸的说着。

  两人一路欢声笑语的聊着,绕着小路回了家,家里,母亲早已等候多时。

  见到日向结弦,她刚要开口,便被他的新造型吓得呆在当场,眨了好几下眼,才提高了声音道:“日差!日差!”

  屋里传来日向日差懒洋洋的声音:“怎么了?”

  “你儿子变异了!”

  母亲的话惹得日向结弦不由笑了起来,她这才埋怨的气哼哼的走到他身前,竟发觉连自己也得抬起头来:“你是用了变身术吗!?”

  “不,就是长高了...可能,长得有点快。”

  日向结弦通过母亲作为坐标,大概估算出了自己现在的高度——大概,一米八左右!?

  几个月,窜了十几厘米?

  母亲来回打量,脸上仍有些难以置信。

  我儿子呢?

  上次见还是个从一米六出头的俊俏、温润的少年,几个月独自宅在后院,再次见面,成白毛的青年了。

  再一看旁边的日向熏,竟有一种十分般配的感觉。

  现在结婚,是不是太早了点?

  即便是男孩子,怎么也得十四五岁吧?

  倒是听说水之国那边的水影好像就是十几岁就生了孩子。

  只是...

  儿啊,妈妈还没做好准备...

  看着母亲一时恍恍惚惚的样子,日向结弦只是温和的笑着:“怎么啦?变得很丑吗?”

  “不是,就是...”母亲话没说完。

  日向日差便在家里的走廊上发出一声倒吸冷气的嘶声。

  你谁啊!?

  他震惊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一时也有点接受不能,差点就问出声来。

  日向结弦银发披落肩头,轮廓分明的脸上,锐利的眉眼只是看着他,便让他突然有些如芒在背的感觉,这种似曾相识的气质和感觉,他只在几年前的那一场雨夜中见过,结弦蓝色的眼眸比之前见过的还要瑰丽奇幻,耀耀生辉,整个人站在那里,就像是一柄寒光闪闪的利剑。

  “哥...哥?”

  宁次也从房里跑出来,却也被自家哥哥如今的样子镇住,总觉得面前这个即便微笑起来,也给人一种气势凌然感的男人,和自己印象里温和的哥哥相差甚远。

  “果然,还是得想想办法,熏,帮我去买个眼镜吧...顺便,再剪一次头发。”日向结弦幽幽叹气,日向熏便在一旁捂嘴偷笑着点头,飞也似的帮他去买东西去了。

  等到熏回来,看到的,便是日向结弦生无可恋的正在被自己的母亲摸来摸去。

  一会对着他的银发即感叹又嫌弃,一会又盯着他的眼睛好奇的打量个不停,还时不时捏捏他的脸,似乎在通过手感确认他的身份。

  日向日差已经淡定了下来,端着茶水看戏,对他来说,即便自己的儿子某一天突然坦白自己不是人,他缓上一会,应该也能接受。

  宁次则陷入了沉思,时不时看一眼他的银发,竟隐约看着有点心动——有点帅。

  日向结弦接过日向熏买来的黑框平光眼镜,戴在脸上,母亲才终于接受了现实,看着他的脸,竟有点如释重负的感觉:“还是这样吧,除了蓝色的眼睛有点不习惯,其他的感觉,倒是和以前一样了。”

  日向结弦无奈的瞥了一眼镜子,确实,看起来比之刚才,的确收敛了些许锋芒。

  好消息,变强了。

  坏消息,看起来就很强。

  等到家里人接受了他的现状,这才能好好坐下来聊聊天。

  “真是的,难得回家,就一个人躲在后院自己的屋里也不出来,几个月都不知道来看看妈妈,你要是以后成家了,妈妈还能看到你吗?”

  母亲一副要哭出来似的样子,日向结弦只是娴熟的哄着她,不多时她便喜笑颜开,又唠唠叨叨的叮嘱他天气冷也不穿厚点之类的话。

  日向结弦耐心的陪着母亲聊天,等到她心满意足的玩够了自个儿,便起身去忙碌。

  每年的新年,她都是如此,将家里的大大小小的事务亲力亲为的去做,无论是家里新年的宴席,还是清洁打扫,仿佛自己不动手,不盯着,就做不好一样。

  这也算是她在家里的乐趣所在了。

  等她走后,宁次和日向日差才有说话的空间。

  “哥,你修炼的是什么...我也可以练吗?”宁次双手放在身前,盯着他的银发看得入神。

  你想练得是忍术吗?是发色!我都懒得戳穿你。

  日向结弦伸手给他脑门上一弹:“练好你的柔拳再说。”

  宁次便郁闷的哼了一声,举起茶杯学着父亲的样子不说话了。

  日向日差则慢悠悠的说着:“也挺好的嘛,看起来,不用几年,就能接我的班了。”

  “这种差事还是留给宁次吧。”日向结弦果断拒绝,反倒笑着说道:“父亲看起来对我现在的样子倒是颇为满意。”

  “这倒是。”日向日差不紧不慢的先是嗤笑了一声,而后才继续悠悠说着:“不会有人觉得现在重新找个眼镜带上,就能像以前一样看起来那么温和无害吧。”

  日向结弦动作一僵,左右两边坐着的宁次和日向熏此刻不约而同的偏头看向远处,身体轻轻发抖——是在憋笑。

  啧。

  算了!

  区区人设,不要也罢!蓝染的名场面,没了眼镜难道就做不到了吗!?

  “是,父亲说的对。”

  日向结弦摘下眼镜,意味深长的看了很久,而后,当着众人的面随手捏掉,一撩长发背在脑后,露出冷傲的脸来。

  “那天之...”

  “记得打扫干净,镜片碎在榻榻米上可是很难清理的,你妈妈才刚收拾完这个屋子喔。”日差发出呵呵的冷笑。

  “才刚买给结弦少爷的礼物...”日向熏故作可怜,眼眶发红。

  “哥哥,让女孩子和妈妈伤心的男人...好差劲。”宁次见缝插针,发挥了和佐助多年斗争积累的战斗经验。

  日向结弦沉默许久。

  叹了口气。

  “是,对不起。”

  房间里响起了隐约的笑声。

  最终以日向日差自己去烧新的茶水,日向熏笑完之后自觉开始打扫房间,而日向宁次被日向结弦提着衣领去给母亲打下手作为结束。

  拜托!

  你以为在这个家里,谁是真正的话事人啊!

  日向结弦离开家门,银色的长发随意散落脑后,蓝色的眸子看起来神秘且危险。

  他高调的漫步在木叶的街头之上,径直先去拜访一下三代老头。

  这一两年的三代对他释放了许多善意,甚至可以说是器重。

  投桃报李,他也得表现出对三代的意思来,要不然多少显得有点不懂事。

  而当他登门之时,却得知。

  三代即便在新年的这一天,也未曾回家。

  日向结弦扭头前去火影大楼。

  暗部的人都没敢直接放他进去,直到他开口说话解释了身份,才面面相觑的放行。

  还未等到他进去,便听到了火影办公室里,传出的争论之声。

  他先是安静的在门口等着,听了一会,眉头微皱,随后,敲了敲门。

  “是谁?”

  “日向结弦。”

  “进来吧。”

  推门而入。

  房间内,木叶F4齐聚一堂。

  三代眉头紧锁的叼着烟斗,抬起头来,便差点没叼住:“结弦?”

  “这些小问题稍后再作解释......很抱歉,方才在门口听到了三代大人和长老们的谈话。”

  日向结弦蓝色的眸子看向团藏,与他惊疑不定的独眼对视着,浅浅一笑。

  “宇智波一族,又出什么问题了?”


  (https://www.bxwxbar.com/book/16076352/36083176.html)


1秒记住笔下文学:www.bxwxbar.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xwxb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