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木叶:从解开笼中鸟开始! > 第一百零八章 兄与弟(1W)

第一百零八章 兄与弟(1W)


  “只要我们这么做,只要我们联合起来,一定能...”

  止水的话尚未说完。

  鼬冷漠的表情与视线,便让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把后面的话说完了。

  他身上的黑色风衣在此刻随着风而猎猎作响着,背后的宇智波一族的族徽在随着风衣的摆动轻轻摇曳。

  “说完了吗?”

  鼬用淡漠的话语,询问着止水。

  宇智波止水难以置信的看着他,双拳不自觉的攥紧:“你...”

  “抱歉,止水,你幼稚的想法,已经让我...有点厌倦了。”鼬的话宛若一枚钉刺,直入宇智波止水的心脏,他在此刻心中升腾出一股无源怒火,却又很快化作了萧瑟入骨的凉意。

  宇智波止水的表情逐渐冷漠。

  两人站在偏僻的街道上,相对而站着。

  宇智波鼬如今比起止水,甚至还要高大一些的身体,只是安静的屹立不动,双手插在口袋里,逆光站着,脸在光线中变得有些模糊,泪痕之上的眼睛里,只有让止水心寒的漠然平静。

  宇智波止水穿着暗部的战斗服,背负长刀,此时垂下眼帘,一只手攥紧却又放松,最后,同样插进了裤兜。

  “你,已经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家伙了。”宇智波止水同样声音平静了起来,听不出什么情绪波动,脸上再也没有往日温和且憨实的笑容。

  宇智波鼬只是静静地注视着他的眼镜,声音平和,却又清晰的传到了宇智波止水的耳中。

  “我一直都没变过...反倒是你,一直和以前一样。”

  宇智波鼬在此时此刻,和止水的心情,十分相似。

  鼬垂下视线,望着地面,心里却出乎意料的没有太多波澜——他早就想到了现在的这一幕。

  你太幼稚了,止水。

  联合、改革?

  不,宇智波,不需要这种东西。

  这种东西,也没有办法改变宇智波。

  他再次抬起视线,眼神依旧毫无波动,无法言明的话语,在心中轻轻响着:拯救宇智波,帮助结弦建立我们理想中的木叶的方法,只有一个......

  这件事,鼬无需止水的帮助。

  恶人,只要一个就够了。

  止水啊...像你这样天真的家伙...就好好的生活在结弦将要建立的那美好的世界里吧。

  鼬转过身去,不再去看止水的表情。

  止水沉默不语,心中却同样反复回想着,思考着鼬的话语。

  转身离去,迈开的脚步,逐渐坚定。

  也罢!

  如果鼬不愿和自己一起,制止这一切的话。

  那就让我来...

  我来亲手改变这一切!

  ......

  此刻的宇智波一族中。

  宇智波富岳坐在书房里,身旁的宇智波上忍压低了声音,忍无可忍的再次低声发问道:“富岳族长,我们该怎么办?距离那些宇智波人失踪已经快一个月了,我们是不是,还是向木叶高层汇报一下,比较好?”

  宇智波富岳只是平静的拿着手中封皮陈旧的古书,逐字逐句的品读着,心不在焉的回答道:“最近还有人失踪吗?”

  “没有了,只有前些日子,我们损失了一批下忍和中忍....他们可都是觉醒了写轮眼的族人啊!尽管大多数都只是两勾玉的水准,可这已经不是小事了!”

  宇智波一族和日向一族可不同,其中,能够开眼的宇智波一族,只是一小部分。

  诺大的宇智波一家里,如今开启写轮眼的人数,也不过寥寥数十。

  十几人神秘失踪,连眼睛都不知去向,这对于宇智波而言,已经是无论如何都难以接受的重大损失了。

  听着身旁的上忍说出的话语,宇智波富岳放下了手中的书籍,平静的凝视着他:“你是要我们,向火影求援吗?”

  上忍张开嘴,而后合上,猛然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他下意识的摇摇头,而后低下脑袋:“对不起,是我太着急了...富岳族长,您说的对,不能让木叶知道我们宇智波一族遇到了什么。”

  十几双眼睛的意外流失,还是在家里丢的——这只能充分说明宇智波一族的无能与孱弱。

  对于如今的宇智波而言,绝不能暴露出一丝一毫的软弱。

  宇智波富岳重新拿起书来,继续问道:“调查的结果你看了吗?”

  “看了...敌人的能力十分诡异,不但可以无视防御结界,还可以自由穿梭于建筑之中,曾有宇智波人目睹了有黑影闪过,我们通过形象对比,怀疑其幕后真凶,可能是曾与日向结弦交手过的神秘面具人。”

  上忍老老实实的说完,富岳点点头,而后道:“还有什么别的发现吗?”

  “我们怀疑,敌人拥有和飞雷神之术一样的空间系能力,能够瞬间将人转移走,否则,很难将这么多宇智波人悄无声息的带走——甚至来不及反抗。”

  “现在我们已经加强了警戒,族人也有了戒备,新的警戒结界也在研发布置当中了。”

  富岳嗯了一声,轻声道:“那就这样吧。”

  上忍犹豫了一下,还是什么都没说,对他恭敬的行礼后,撤出了书房。

  宇智波富岳盯着手中的书本,久久未能翻页。

  先是族人意外失踪,而后是团藏突然出现,给了他这样一本用来扳倒三代的‘认罪书’后从自家地牢里离奇失踪,然后是日向结弦突然出任火影.....

  一桩桩一件件事,让宇智波富岳隐约察觉到了阴谋的味道。

  他能感觉得到,在宇智波一族的背后,有着一只潜藏在黑暗中的大手,在暗地里推波助澜着,让宇智波一族走到了如今这般地步。

  只是...

  宇智波富岳放下了书籍,随手将它丢到桌上,已经没有了再看下去的闲情雅致。

  他思绪复杂,竟一时脑海中犹如乱麻般的混乱,疲惫的闭着眼,靠坐在书房的椅子上。

  久久,叹息一声,竟没忍住,低声咬牙切齿般的念出两个名字:“日向结弦...止水...”

  但很快,他猛然睁眼,双眼凝实看向窗外,气势陡然拔升的同时,呵斥道:“谁!?”

  窗户边传来了响动。

  “...是我。”

  佐助的声音微弱的传到耳中。

  宇智波富岳张了张嘴,最后却只是冷冰冰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宇智波佐助现在的个子还矮,此时站直在窗户边,只能露出半张脸,眼神不安的晃动着。

  “没什么...只是,好久没有见到你...”

  佐助话音落下,只迎来宇智波富岳更严厉的叱责声道:“胡说!难道你在晚饭时见不到我?”

  “不是...是,是想和你,说说话。”

  佐助低垂着脸,说出的话隐隐带着哭腔,他话音落下后,竟不等宇智波富岳回复,窗外便响起了佐助跑动的声响,逐渐远去了。

  宇智波富岳先是恼火,怒其不争:真是没有用的家伙!像他这么大的时候,不说是日向结弦,单是鼬,就已经...

  而后,却是一愣。

  他沉默着,深呼吸后,伸手扶着自己的额头,有些不知所措的坐在书桌前。

  我真的已经很久没有和佐助说过话了吗?

  他细细想来,最近的日子,即便是晚上和家人一起吃晚饭时,似乎也满脑子都是这些麻烦的事,别说是佐助,即便是他的妻子,似乎也只能听到他在睡前的一声晚安。

  平日里,不是在根部想尽一切办法接手团藏留下来的破烂摊子,思考着怎么把这根部‘变废为宝’,就是在书房里思考宇智波之后的走势,木叶的形式.....

  愕然回首,竟惊觉,真的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和佐助说过什么话了。

  即便他在吃饭时说起学校的事,也只有佐助的母亲和鼬会回应,自己只是闷头吃饭,吃完就离开。

  他的瞳孔微微的颤抖着。

  宇智波富岳粗糙的大手,用力的搓了搓自己的脸颊。

  他沉下心来,深呼吸。

  ‘没关系,他只是年纪还小...不,只是美琴和鼬把他宠的太过了!’

  ‘像鼬在他这个年纪,已经成为了一名合格的宇智波忍者了!’

  ‘我现在的努力,也是为了他...像他这样没有才能的家伙,如果没有了宇智波一族的庇护,未来又怎么可能过得好?’

  ‘只要成为火影,就可以让他作为火影之子而生活在木叶,即便没有鼬优秀,也可以安全的,度过一生。’

  ‘不必像现在的宇智波一样,被人忌惮,遭人白眼,付出了那么多却永远得不到信任与回报。’

  ‘我是为了家族,也是为了家人!’

  “原谅我,佐助。”

  他低声念着,声音,却在这幽暗的书房中,被吞没不见。

  而被父亲毫无理由的训斥,伤心至极的佐助一路狂奔着,漫无目的的离开了宇智波族地,强忍着眼泪才没有掉下来,生怕会被人看到自己这副模样。

  “佐助?”

  但不幸的是,没能跑多远,便被人叫出了名字。

  佐助下意识的扭过头去,试图遮掩自己的表情,但叫出他名字的男人,却对他实在太过了解了。

  沉稳的脚步由远及近,宇智波鼬高大的身影,逐渐走近。

  “怎么了?一副...要哭了的样子。”宇智波鼬的声音在佐助耳边响起,便让他辛苦忍了好久的眼泪漱漱落下。

  “是练习火遁的时候...熏到了眼睛。”宇智波佐助说完后,便听到了宇智波鼬略带笑意的回话;“是吗?豪火球之术,还能烧到眼睛的吗?”

  “热到了!”佐助仍在嘴硬,背对着他,擦了擦眼睛。

  宇智波鼬的手轻轻搭在了他的头上。

  怎么办呢...

  哄小孩子这种事...好难。

  不知为何,他突然想到了很久很久以前,日向结弦和他与泉一起在公园时的场景。

  尽管已经忘记了泉为何哭泣,也忘了自己到底是怎么试着去哄她别哭的,但唯独记得清楚的,是结弦之后靠近时,那张嫌弃的脸,和揶揄的话。

  ‘哄孩子都不会,还想什么人生大事。’

  啊,是啊,那时候的自己,整天思考着生命与死亡的事情...结弦是对的,那些事情,对于那个年纪的孩子来说,实在是太早了。

  鼬意识到自己思路有点发散,急忙收束——所以,当时结弦是怎么把泉哄好的来着?

  他沉默片刻,突兀的低声道:“需要我陪你玩会忍者游戏吗?”

  “哈!?”佐助眼泪都忘了流,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哥哥。

  那种四五岁小孩子才要玩的游戏...我现在,都已经在忍校读书了啊!

  只是...尽管有点丢人,但是,和哥哥玩忍者游戏的话...

  佐助竟隐隐有点心动。

  不过很快,他抿抿嘴唇:“哥,你还以为,我是四五岁的小鬼头吗...那种幼稚的游戏,我不需要。”

  佐助像个刺头,被自己脆弱的自尊包裹着,继续向外走去。

  但话里,显然听得出,他更伤心了。

  忍者游戏...

  原来在哥哥眼里。

  我也还是几年前的那个小鬼。

  他也并不关心我!

  听着佐助更加伤心的话,宇智波鼬突然又心生了几分感悟——当年的结弦面对自己时,或许也经常有这种感觉吧...这种傲娇的小鬼,可真是麻烦。

  而结弦是怎么做的来着?

  他不由勾起了嘴角。

  只是稍微加快脚步,小胳膊小腿的佐助便被他追上。

  宇智波鼬扭头,盯着他还是失落的哭脸。

  模仿着日向结弦的样子。

  露出了揶揄的笑。

  “真是...可爱呢...佐助。”

  佐助霎时间精神了起来,哭也不想哭了,只是咬着牙,鼓着脸:“你在胡说些什么啊!”

  宇智波鼬笑容更甚:“难道,你是觉得自己刚才的举动,很成熟吗?”

  佐助沉默了起来。

  过了一小会,他低着头:“对不起,我不该,不该对你发火的。”

  “嗯。”鼬温柔的笑着。

  他思索片刻,想了想,牵起了佐助的手来。

  “愿意讲的话,就讲,不愿意的话,就自己憋着吧。”

  “要不要吃丸子?”

  佐助被他这两句上下跨越颇大的话弄得一愣,但还是任由他牵着手,别扭的偏过脸去,把脸好好擦干净的同时,低声道:“不吃,那种小孩子和女孩子才爱吃的甜食...”

  “是吗?那我就自己吃了。”鼬只是笑着。

  “......”

  直到鼬买下了两串丸子,递了一串给他,佐助才偏着脸:“真是的...要是被我的同学看到的话,很丢脸啦!”

  话虽如此,但还是拿下了丸子,和鼬小时候一样,做贼似的东看西看,生怕有同学会看见‘酷炫的佐助’在吃这种‘可爱的’的东西。

  颜色鲜艳的丸子甜滋滋的,让佐助吃了一口,便忍不住眯起了眼。

  好吃。

  “和以前的味道相比,更好吃了呢。”鼬大大方方的吃着,却视线一瞥。

  看到了远处双手插袋,漫无目的闲逛着的鸣人。

  而对方,也恰巧在此时看了过来。

  “鼬哥,下午好。”鸣人大大咧咧的打着招呼,声音响亮,一旁的村民便因此有些嫌弃的瞥了他一眼,他却浑然不觉的露出灿烂笑容。

  佐助下意识的想把丸子藏起来,但却意识到为时已晚,只能绷着一张冷脸——如果他问的话,就说是哥哥非要给自己的。

  但鸣人却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他俩牵手一起吃丸子的样子,流露出了有些羡慕的眼神,却又不显痕迹的重新抬起视线,看着宇智波鼬。

  宇智波鼬表情温和,因为日向结弦,他多少也和鸣人聊过几句,关系还算不错,尽管他不是什么善于交流的人,可耐不住鸣人相当主动,只要不看起来不讨厌他,就会被他喜欢。

  “下午好,鸣人。”

  鸣人咧嘴一笑,瞥了一眼佐助,见他一副酷酷的样子,只是不屑的哼了一声,却没找茬,而是犹豫了一下,问道:“结弦哥最近很忙吗?”

  “嗯,毕竟是火影嘛。”鼬轻笑着回他。

  鸣人也有些难为情的偏开脸,双手抱着后脑勺,一副十分别扭的样子说道:“啊,那,那我要是去火影大楼找他的话,会不会打扰到他?”

  “应该不会,他再忙,和你说说话的时间也是有的,如果你想去见他的话,直接去就好了。”

  鼬微笑着鼓励道:“他很忙,或许没时间主动去见你,但如果你主动去见他的话,他一定会很开心的。”

  “是吗?”鸣人不大自信,但还是咧嘴嘿嘿笑着:“我知道了,谢谢,鼬哥。”

  “哼,吊车尾。”佐助不爽的低声碎碎念,和宁次性格相似,面对这种对自家哥哥格外亲近的家伙,总是有点莫名奇妙的不爽。

  鸣人这可不惯着他:“吼哦,等我练会结弦哥教我的超级必杀,到时候再看看谁是吊车尾!”

  他说话时信心满满的样子,让佐助有些狐疑,他不怎么相信鸣人这个吊车尾的天赋,但却很相信日向结弦的本事——那可是连哥哥都十分认可的男人啊。

  鸣人却昂着脖子:“要不是结弦哥说替我找的老师还没到,没人盯着我,怕我练出事来,一直不肯教我超级禁术,以我的天赋,早就超过你啦!”

  超级禁术!?佐助脸色一凝,下意识的看向自家哥哥。

  鼬无奈的叹气,摇摇头。

  以结弦的性格...九成是在糊弄人。

  自己小时候到底是怎么想的,会觉得这样的家伙,十分值得信任呢?

  只是嘴角,却因为那些美好的回忆,不自觉的勾了起来。

  “可恶...”

  看着鸣人直接跑掉,压根不给他回话的机会,佐助气恼的咬紧了竹签,狠狠吃了一个丸子:“哥哥,我也要学超级禁术。”

  “...我想想。”宇智波鼬昂起头来,寻思了一会,露出微笑:“好。”

  佐助登时来了兴趣,把丸子囫囵吃掉:“现在!?”

  “现在。”

  宇智波鼬微微一笑。

  别的他不清楚。

  但有一门日向结弦曾经在切磋时用过的禁术级体术,他却记忆犹新。

  至今想起,仍觉得浑身发冷,头皮发麻,不可思议。

  好像是叫...千年杀吧。

  ......

  “叩叩!”

  “结弦大哥!”

  门口响起的鸣人的声音,让日向结弦忍不住笑着抬起头来:“进来吧。”

  他此刻,忙里偷闲,正在琢磨着一门秘术。

  桌上摆放着的水晶球里浮现出的景象让他至今嘴角都未曾放下过,笑的十分快乐。

  三代老头留下的这个水晶球乃是特殊忍具,可以和覆盖了整个木叶的超级结界联动,只要知晓对象的查克拉性质,就可以用水晶球监视、观察任何一个在木叶村的目标。

  这门名为‘望远镜之术’的秘术难度不高,但却用处极大,可以让火影足不出户的对木叶了如指掌,是一门十分强大的侦察忍术,尽管这门秘术,需要建立在木叶的结界和特制水晶球的基础上,但却仍然妙用无穷。

  比如说,日向结弦近来闲着没事就用这望远镜之术搜搜带土的查克拉。

  带土的神威着实无赖,只要潜入异空间,就可以完全无视任何障碍来去自如,甚至还能用神威空间带着人来。

  他最近的活跃让日向结弦有点不爽,早已做好了决定——再见到这家伙,即便杀不掉他,也要让他好好长个教训才行。

  有了飞雷神之术,再加上自己的白眼,日向结弦已经有了最少八成的把握,能让带土吃不了兜着走。

  “结弦哥...好帅!”漩涡鸣人看着脸上笑意仍未消去的日向结弦,注意力却全在他的衣服打扮上。

  此刻的日向结弦穿着小薰做好的一套新衣服,头戴着斗笠的样子,属实让鸣人即羡慕,又震惊。

  直到此刻,他才终于有了日向结弦成为火影的实质感受。

  日向结弦放下水晶球。

  抬头看他,鸣人还是一副精神头十足的样子,此刻夸张的摆出一副震惊的样子,不由让人莞尔。

  “是吗?这是小薰给我做的衣服,很不错吧?等你忍校毕业,就让她抽空也给你做上一套衣服好了。”

  日向结弦温和的笑着,还站起身来,给他好好看清楚,而后,才悠然坐下:“不过,你突然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漩涡鸣人尴尬的笑着挠头:“倒也不是啦...就是听说结弦哥你当上了火影,有点...突然。”

  他说完后,又赶忙补充道:“我当然觉得结弦哥当火影是没问题的啦!就是觉得,呃,好像,有点,怎么说呢...”

  看着鸣人抓耳挠腮的样子,日向结弦忍俊不禁道:“毫无预兆,不太真实,是吧?”

  “嗯嗯!”他用力点头。

  日向结弦一只手托着下巴,仰着脸:“我也这么觉得呢。不过,无论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只要坐在这里,就得好好干才行,即便早了些,那也不全是坏处嘛。”

  “好厉害!”鸣人眼里冒着星星:“那,结弦哥现在,岂不是成为了史上最年轻的火影?”

  “哎~”日向结弦却做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轻松道:“这种事情又没什么意义。”

  “呜哇!”鸣人一脸憧憬,七嘴八舌的问着,成为火影有什么好处。

  日向结弦却对他诉着苦,用通俗易懂的方式,把火影的辛苦之处给他说的明明白白,让鸣人一愣一愣的,眼睛都快变成了蚊香状。

  “原来,当火影,这么难的吗...”

  漩涡鸣人有些难以置信的说着,又有些泄气:“我好像,完全做不来啊。”

  “所以,现在的你才需要加倍努力嘛。”日向结弦却在用事实打击他之后,反而鼓励了起来。

  他认真道:“我可是还想着,等你成长好了,来接我的班呢。”

  “我!?”漩涡鸣人难以置信的指了指自己。

  他先是幻想了一下,而后又苦着脸:“不行的啦,我...”

  但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鸣人低着头,心脏怦怦跳着,从小便陪伴在身边的梦想,在无声的提醒着他。

  “我会加油的!”他昂起头,变得斗志满满,一脸的坚毅:“我!漩涡鸣人!可是要成为第五...啊,第六代火影的男人啊!我会加倍努力的!结弦哥,你看好吧!”

  “吓了我一跳呢,还以为你是要把我赶下去...”日向结弦调侃他几句,看着鸣人又手忙脚乱的解释,勾起嘴角看了一会。

  “对了,既然来了,我刚好也有问题要问问你。”

  日向结弦话音落下,鸣人便紧张的绷直了身体:“是!”

  一想到日向结弦对自己的期待是下一任火影,鸣人就又是激动,又是压力满满。

  他想着:现在,或许也只有结弦哥会认可我这个不切实际的梦想了吧?

  “忍校里的孩子,对于新任火影,有没有什么看法呢?”

  日向结弦表情依旧在微笑,但眼神却分明认真了起来。

  鸣人没有察觉到不同,想了想,才说道:“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同的啦,就是都在好奇,结弦哥是个什么样的人而已啦。

  毕竟,即便我知道结弦哥很厉害,但其他同学毕竟没怎么见过结弦哥嘛,会觉得很陌生。

  喔,倒是也有些讨厌的家伙,会怀疑结弦哥的本事,不过,我都有告诉他们!”

  鸣人灿烂的笑着,竖起大拇指:“结弦哥是最强的!”

  “嗯,这倒没错。”日向结弦轻笑两声,撑着下巴的一只手,手指轻轻敲了敲自己的侧脸,才继续道:“明白了。”

  还是需要一场硬战...或者说,一个展示能力的机会才行呢。

  发展个人声望的路,还真是漫长呢。

  总觉得自己之前已经足够努力了,可现在一看,只是去暗部呆了两年,又在家挂机了一段时间,曾经的‘日向天才’,对于木叶的新生代而言,就已经成为相当陌生的存在了呢。

  日向结弦沉思片刻,暂且将这件事放在脑后,对着鸣人道:“对了,鸣人,有没有考虑过,提前毕业?或者说,暂时休学?”

  “毕毕毕毕业!?休学!?”鸣人一脸震惊,伸出食指指着自己:“我!?”

  日向结弦嗯了一声,平静道:“不出意外的话,你的老师很快就到了。我不敢确定,他是否会一直留在木叶,所以,或许,你得做好随时休学,跟着他离开木叶修行的打算。”

  鸣人犹豫了起来。

  自从上次日向结弦对他说过了一些事情之后,他便开始试着在班级里交朋友。

  事实证明,结弦哥一向是对的。

  只要诚恳的,用心去交朋友的话,真的是可以收获友谊的。

  就像丁次,鸣人只是用结弦给他的零花钱买了袋薯片,就成功的和他成为了好友,半点也没有因为自己是‘妖狐’而嫌弃自己。

  如果要休学的话...

  等到自己回来再毕业,那佐助岂不是都要成为中忍了?

  鸣人的脑子里,显现出了画面:小樱和井野眼里满是爱心,看着佐助一脸夸张的说着——不愧是佐助呢,这么早就成为中忍了,不像鸣人,现在还是下忍呢!

  呜,唯独不想输给他啊!

  “我只是随口一提,事情到底如何,还得等你老师到了,看看他的想法,说不准,他不喜欢你,就不收你为徒了呢。”日向结弦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

  “哈?”鸣人一愣,随后傲然道:“哼,他很厉害吗!?结弦哥可是火影啊!”

  日向结弦捏着下巴:“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很厉害,如果跟着他训练的话,或许你只需要一两年,就能轻松打爆现在的佐助喔。”

  “我学定了!”鸣人斩钉截铁的说着,他双拳紧握:“不管有多艰难,我一定会成为他的弟子的!说到做到!”

  日向结弦勾起嘴角:“嗯。”

  “如果快的话,明天,他就能到了。

  到那时,就一起吃个饭吧。

  顺带,给你讲点有趣的事。”

  日向结弦笑眯眯的看着他,眼里,却闪过一丝复杂。

  漩涡鸣人疑惑的仰起头:“是什么啊!?”

  “比如,你的父母是谁......还有,为什么村子里的人,会叫你妖狐?”

  日向结弦微笑着说。

  鸣人如遭雷击,下意识的张大了嘴:“父...母!?”

  他瞪大了双眼,双拳不自觉的攥紧,脸上再也不见往日的嘻嘻哈哈,只有阴郁的、沉默的、完全不像是往日幼稚样子的表情。

  许久后,漩涡鸣人低着头。

  “有,有必要吗?”

  他竟反问。

  日向结弦微微皱眉,侧着脸看他。

  鸣人依旧低着头,却连身体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那种把我生下来,就不知所踪的人...我,我才一点都不好奇!有结弦哥在,我才不需要什么父母呢!”

  日向结弦沉默片刻,手指对准鸣人的脑袋,轻轻一点。

  明明相隔了一张桌子,鸣人却仿佛脑门上被人用手指重重一敲。

  他吃痛抬起头来,只看到了日向结弦平静的蓝色眸子。

  “嘛,总之,等你老师来了,再给你解释,今天就怀揣着希望和纠结,躺在被窝里辗转反侧吧!”

  “这是作为你不成熟表现的惩罚——要记得,不要对自己并不了解的事情妄作评价,更不准这样说你的父母哦。”

  鸣人却闷闷的低着头:“我知道了...”

  心底却还是有点难受。

  过了一会,又有点猫抓似的心痒难耐。

  就不能先告诉我吗?

  万一那个便宜师傅要等十几天,几个月才来。

  我怎么办啊!

  真是讨厌啊,结弦哥!

  “给你。”

  日向结弦随手丢去一个小钱袋。

  鸣人下意识的接了过来。

  “以后你的零花钱,可都是我来给的喔。”

  他打开一看,里面闪闪发光的硬币和零碎小额纸币,让他呼吸一窒。

  结弦哥!

  我最喜欢了!

  “每月一次。”

  “另外,有什么想要的,也可以和我说。”

  日向结弦看着他,眼神却隐隐有些复杂:“毕竟,我可不像三代老头子那样小家子气。”

  “谢谢!五代目火影大人万岁!”鸣人乐呵呵的笑了起来。

  “这叫做提前投资,毕竟,你可是我最看好的六代目火影嘛~”

  两人笑着又聊了几句。

  鸣人走出了门。

  只是刚刚出门。

  他脸上灿烂的笑容,便开始难以维持了起来。

  沉默着向前迈步,裤兜里,再沉重的钱袋,也沉不过自己的双脚。

  父母...

  我的,父母...

  三代老头子...

  妖狐...

  新的老师...

  即便日向结弦还没有向他解释过什么。

  但鸣人却隐约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尤其是当手里的零花钱突然增加,日向结弦在因此而谈及三代时,隐约间流露出的不满。

  都让看似笨蛋,实则敏感的鸣人,意识到了很多。

  走在路上,鸣人隐隐懂得了,为什么日向结弦要话说一半,却不愿现在把事情全盘托出的原因了。

  因为,只是隐约猜到了一点,便让鸣人感到了无边酸楚与难过,心里酸酸涩涩的,这是在刻意铺垫,让他有所心理准备。

  结弦是他最信任的大哥。

  三代却也是他爷爷一般的存在。

  如果说,自己的某些遭遇,和三代有关的话...

  鸣人用力抿着嘴,忍不住攥紧了拳头。

  三代老爷子.....

  而等到鸣人离开后,房间内的日向结弦却陷入了沉默。

  他双手搭在下巴上,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不多时,门口的突然有人敲响房门。

  “进。”

  门口敲门的暗部快步进入,递出一份文书放到桌上。

  日向结弦拿起后,盯着上面的文字,若有所思的笑了起来:“我知道了,辛苦了。”

  暗部低着头:“为火影大人效劳,不辛苦。”

  他退出办公室。

  日向结弦的眯起眼,看向窗外。

  “陇隐村吗...”

  文件中,暗部拿来的,是来自陇隐村首领涉木的一封可以说是用于示好的公式文书,内容无非就是对新任火影的上任表示祝贺之余,也希望双方能继续保持着和平。

  陇隐村是个有趣的村子。

  实力不强,其首领的实力,以日向结弦的判断,连影都算不上,但却偏偏手握一只尾兽,拥有七尾人柱力。

  其地理位置相当特殊,被风、火、雷、土四国包在中间。

  日向结弦找出地图,摊开。

  他静静的凝视着地图上的大小国家,陷入沉思。

  手指在陇隐村上轻轻点了点,日向结弦关上地图,写下文字。

  他需要正式回一份文书表示友好。

  只是在写完回信之后,日向结弦却不由的又想着。

  该如何才能让陇隐村把七尾交出来呢?

  是的,日向结弦想要回收尾兽。

  像这种小国,面对晓组织毫无招架之力。

  而晓组织想要召唤十尾,可不需要完全的九只尾兽——在原著中,他们没有捕获到九尾,再加上还只捕获了八尾的一只章鱼足,依然通过秽土转生从金角银角身上弄了一点九尾查克拉,就把十尾召唤出来了。

  只是在发动无限月读时,十尾读条变久了些。

  这让日向结弦不由不警惕。

  倘若晓组织另辟蹊径,或许还有办法,能绕过木叶所拥有的九尾,便直接把十尾召唤出来。

  十尾一出,就会间接导致晓组织中极有可能出现十尾的人柱力,并且被人发动无限月读,亦有可能因此导致大辉夜的复活。

  如果能提前把这些风险解决掉,日向结弦又何必等到敌人出手,再反抗呢?

  只要想办法干掉黑绝、埋了带土,说服或者干掉长门、宇智波斑就无法复活,十尾不会出现,辉夜也不会出来。

  整个忍界的最强力量,也不过就是雷影、岩影、佩恩六道的超影级别,顶多再来些秽土出来的历代超影,就是上限了。

  只是...

  想要回收尾兽,谈何容易?

  即便是像晓组织一样偷偷出手,稍有不慎,被人发现,那就将迎来一场忍界大战。

  其他忍村绝不会坐视木叶拿到别的尾兽。

  战争吗...

  日向结弦沉默不语,叹了口气。

  他并不畏惧战争,事实上,眼下的他,还十分需要一场相当有重量的战争来奠定自己的个人声望。

  但这场战争,绝不能由他来主动掀起,最好,还是防御反击。

  “时机未到。”

  日向结弦做好了决定,暂且不去再想,静静等待敌人主动将机会送到手边来。

  旁的不说——眼下那些潜伏在暗处的敌人,又怎么可能坐视他在木叶火影的位置,安逸的呆着呢?

  宇智波一族、幕后小黑手带土、晓组织、其他忍村...

  换做三代来,此刻恐怕愁的头发已经在掉了。

  但日向结弦,却只是感到斗志满满。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倒要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

  次日,下午时分。

  日向结弦依旧在办公室里认真完成着工作。

  门口,轻轻地敲门声,似乎显得有些犹豫。

  他抬起头来,勾起嘴角。

  “自来也大人,请进。”


  (https://www.bxwxbar.com/book/16076352/36076839.html)


1秒记住笔下文学:www.bxwxbar.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xwxb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