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木叶:从解开笼中鸟开始! > 第一百一十三章 火影大人,拒绝加班。(1W2)

第一百一十三章 火影大人,拒绝加班。(1W2)


  湛蓝色的回天光波,激荡着耀耀金光,将三位秽土转生而出的强者,猛地击飞而去。

  大地在皲裂,千手柱间召唤出的巨树被连根拔起,恐怖的回天高速回转着,巨大的吸引力甚至让此处凭升一阵龙卷,鸣人脚步踉跄,若非有纲手抓着他的衣服,他竟然要被回天这股旋转造成的吸力,硬生生吸卷过去了!

  无论是坚硬的石头,还是地面厚实的土块,亦或是遮天蔽日的巨木,都被回天无情的撕裂成了碎片,倒飞而去。

  千手扉间的身体在其中一闪而逝。

  他的身影竟然穿透了高速扩张而出的回天,抓住了回天张开的瞬间,用飞雷神捕捉到了极小的空隙,直接飞入了回天内围。

  只是出乎千手扉间意料的,是在回天笼罩之下,与他四目相对的日向结弦,于此刻微笑着,伸出了一只手。

  使用飞雷神进入其中的千手扉间近乎于在空间移动后,直接撞在了他的手掌上一样,被捏碎了脖颈的同时,发出疑惑:“那双眼睛...”

  千手扉间经验极其丰富,在交手的一瞬间,他便判断出日向结弦此刻绝不是什么单纯的战术预判或反应,而是真的仿佛在他动手之前,就已经知道了他战斗的方式了。

  能看穿未来吗?

  他的眼中有了更深的欣赏之意,即便此刻日向结弦的手在捏断了自己的脖子之后,还顺势踹烂了自己的半身,把自己击飞而去。

  感受着他的手在自己脖颈之后留下的飞雷神印记,千手扉间残缺不全的下巴上,隐约露出笑容。

  回天消失之后,被击飞而去的千手柱间才姗姗来迟的骑乘在一条可怕的木龙之上,在地面掀起阵阵土浪,乘风破浪而来。

  “砂铁乃翼!”三代风影此刻背后生出一双砂铁翅膀,凌空腾跃而起,于空中傲然双手抱臂,语气深寒:“磁遁·砂铁界法!”

  日向结弦的身影刹那间被砂铁所笼罩,无数针线般的砂铁自天空射下,宛若凌空编织了整套蛛网,将日向结弦笼罩其内。

  然而,日向结弦只是微微勾起嘴角,只因着蛛网般的杀阵还未发挥功效,便被大笑着而来的初代火影千手柱间撞个粉碎,即便他去势不减的继续踩在木龙之上朝着日向结弦冲锋而去,却在这一瞬间,看着三代风影露出莞尔一笑。

  三代风影郁闷的漂浮于空中,撇撇嘴——真是讨厌啊,这群火影。

  但动作却半点不慢,身旁砂铁汇聚,宛若形成一个陀螺,自空中钻向日向结弦,正是他的绝技之一,砂铁陀螺。

  二代目此刻也结印成功,滔天海浪扑面而来,如同截留了大海中的一截般,喷涌而至的浪潮刹那便占据了陆地,乃至奔涌的浪花升上高空,无数水花逆天而起,仿佛要把这里变成一片海域。

  “水遁·波乘击!”

  二代目在水中光速闪动着,与无视了海浪的木龙一起,向日向结弦夹去。

  此刻,三位影级强者在无限查克拉的秽土状态里,即便仍不能发挥出全胜的杀伤力,却依然以查克拉的数量酝酿了一场不谋而合的夹击。

  正面的初代木龙锁死了前方的空间,飞速闪动着的千手扉间则在水浪中封住了后路,天空中的砂铁螺旋而降,站在原地的日向结弦,只是仰起头来。

  下一刻,巨大的蓝色羽翼从背后延展开来,只是一挥,这席卷而来的海浪便被巨大的力量停滞了片刻,而也因为这股巨力,日向结弦直冲砂铁而去,手中雷光撕裂着,雷切混杂着金光,直直顶向砂铁钻头。

  三代风影脸色微变,他的砂铁硬度他自己清楚,即便此刻环境不大适合他的发挥,秽土出的身体也不那么趁手,可他酝酿如此之久的砂铁,也绝对有了他死前砂铁常态的防御力。

  但在此刻,面对雷切,却宛若热刀切过黄油,唰的一下,便被日向结弦直接穿透而过,暴露了其中的三代风影本体,再次将其秽土之躯打成半身不遂。

  “放任诸位施展忍术,还是太麻烦了。”

  日向结弦看了一眼身下已经完全化作幽深湖泊的地形,还有那狰狞的冲向自己的木龙,想好了怎么来拖过这几分钟的时间的好方法。

  远处的鸣人早就看呆了。

  莫说是鸣人,即便是静音,此刻也张大了嘴巴。

  如此声势浩大的战斗,哪怕是在战场上,也极其少见,寻常的忍者,即便是上忍,若置身其中,恐怕仍然随时有可能会因为战斗的余波而惨死当场。

  可偏偏,无论是二代目的水遁,初代目的木遁,还是三代风影的砂铁。

  却都在看起来游刃有余的日向结弦身前,被他用精妙的忍体术一一化解。

  四个人的战斗力,除了三代风影的速度较慢,千手柱间控制着木遁太过显眼以外,千手扉间和日向结弦的交手过程,唯有在双方凌空碰上一招的瞬间,才能被静音看清踪迹。

  如此速度,甚至让静音有些怀疑人生。

  连纲手,此刻都只是微微张开嘴,双眼稍稍瞪大的盯紧了战场,她实力最强,能看得清这些人交手的细节,可正因为看得清,才愈发能感受到这些人交手的瞬间,那些可怕的细节到底有多么骇人。

  在纲手的视线里,日向结弦简直宛若行走在刀刃之上的舞者一般,无数可怕的攻击仅仅差之毫厘的被他躲过,他的脸上却没有丝毫波动,无数不在的砂铁之矛、千手扉间飞舞着铺天盖地的水刃,千手柱间大巧不工的覆盖式饱和重击,都被他轻描淡写的躲避开来。

  这副优雅的,游刃有余的姿态,甚至让人觉得他还没有拼尽全力!

  “小心!”

  二代火影突然高声提醒。

  如今战斗已经达到了白热化,几位影越大越是酣畅淋漓,秽土而出的身体不怕受伤,即便被打烂,也可以很快便复原如初,这种不死之身的加持下,他们完全可以放开手脚,打个痛快。

  日向结弦此刻翅膀被一股突如其来的砂铁截断,整个人被水流裹杂着冲向千手扉间制造出的湖泊之中,但整个人看起来依旧无比淡定,甚至于,他身形在这一刻宛若游鱼般灵活的穿行着,竟然和二代一样,能够在水里行动自如。

  连我的水遁都学会了!?

  这个家伙,今年到底多大年纪?

  千手扉间面露惊异之色,却发觉,更让他心里感慨不已的,竟然还在后头。

  进入水中的日向结弦看似被迫,事实上,却仿佛未卜先知般,借此机会,在水中双手结印。

  汹涌的瀑布借助水势倒射而起,直接把飞在半空的三代风影也拉入了水中,千手柱间双手一拍,要啥来啥,制造一堵巨木形成陆地,却被一道狂暴的水刃直接拦腰将木桩切断,立足不稳的瞬间,被一只手直接拽入水中。

  千手扉间的战斗本能提醒着他,敌人试图将三位影的位置靠拢,想要先撤出范围,化解敌人的战术决策,但却又在此刻,感受到了自己之前被日向结弦按在脖子上的飞雷神印记传来了熟悉的波动。

  他勾起嘴角,即便身体正竭尽全力的试图扭转这一切,但千手扉间的理智,却已经帮助他分析出了结果。

  这具身体,是躲不开的。

  果不其然,一股沛然巨力从身后出现,此时几人都在水中,这一击的余威,几乎直接将水流都冲出水面,化作一个大大的喷泉,水流喷洒而出,完全看不到水下战斗场面的鸣人,下意识的发出一声低呼:“彩虹...”

  纲手嘴角微微抽搐,真不知道该说这小鬼是大心脏,还是神经大条了。

  她凝视着水下的场面,终于感慨出声:“五代目火影...真是个厉害的家伙啊!”

  静音同样看不大清楚,低声发问:“这是怎么回事!?”

  “看!”纲手只是一个字落下,水面中便再次炸出一团水花。

  映入眼帘的,便是在三具秽土之身的围攻下,以极快的速度,用体术摧毁着敌人的日向结弦。

  即便是秽土之躯,想要复原,也是要时间的。

  没有双手,身躯残缺,有的术式便无法发挥,只能靠着残缺的身体与日向结弦对拼着体术。

  而这种场面之下,固然日向结弦需要面临以一敌三的体术对决,却对于日向结弦而言,近距离的战斗,才是他的看家本领。

  三位影一次次的被打烂身躯,即便试图先撤离近身的范围,想要重新组织进攻,但日向结弦的高速移动却完全不给他们机会,一次次拳脚相加的过程中,三人恢复身体的速度便越来越慢,而残缺状态下,能组织起的进攻便更难对他造成威胁。

  拳、脚、膝、肘、指,日向结弦身体的每一个部分仿佛都宛若钢铁一般,只要打到对方,就能将对方的秽土之躯打个粉碎。

  时间被拖延而去,直到二代火影千手扉间突然停下动作为止,日向结弦才一个瞬身脱离战场,踩在脚下的湖泊之上,潇洒落地。

  身上的衣袍、头发,只是有极少的部分被水打湿,剩下的衣服,竟然即便在水下缠斗了许久,也保持着干爽。

  日向结弦撩起长发,擦了擦发尾部分的水迹,微笑道:“不愧是二代目大人,只用了两分钟,就解脱了秽土的束缚。”

  “不,是你把我们的身体打烂了太多次,让秽土束缚的力量变低了...”

  二代火影瞥了一眼身旁还要冲向日向结弦的三代风影,随手结印,便让对方身体一滞,随后一脸郁闷的散落成沙尘。

  “每一次的秽土转生都有其独特的查克拉流动形式,和其解法,只要掌握了施术者的施术方式,便能解开秽土的束缚。”

  “当然了,这个过程,会因为施术者施术时的熟练度与能力有所不同。”

  千手扉间解释了几句,甚至有心教导,随后,那张一向傲然严肃的脸上,才浮现出了笑意:“木叶,现在还好吗?”

  千手扉间觉得,以面前这位火影的能力,怎么说,木叶应该一片欣欣向荣,比他在任时,要强得多吧。

  就是不知道第四代火影是谁,三代现在又是个什么情况。

  签收件也在千手扉间的帮助下挣脱了束缚,长舒一口气,露出了老好人般的憨厚笑容,走到自己兄弟身边,看着日向结弦,上下打量着,满意的连连点头,但过了一会,却表情有些复杂的看向了远处的纲手。

  他想要说些什么,但却只看到了远处的纲手低着头,丝毫没有靠近的意思,叹了口气,苦恼的挠着头。

  “不容乐观。”日向结弦并未向自己的前辈们隐藏什么,他将木叶的现状全盘托出。

  尤其是把三代和团藏做的事情、间接导致了如今宇智波一族在木叶里如同定时炸弹一般的事说的格外详细。

  之后,日向结弦还说起了晓组织的些许信息,听得两位火影眉头紧皱,尤其是二代目千手扉间,他的脸色,简直是怒不可抑。

  “糊涂!”

  “早知道猿飞把火影当成这样...”

  他话没说完,千手柱间便把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宽容道:“他也尽了自己的最大努力...只是,可能,能力不够嘛,起码,他能让日向结弦成为五代目,就已经说明,他还是有眼光的。”

  能力不够才最是气人的啊!有眼光,有眼光能让团藏留到现在!

  千手扉间郁闷的双手抱在身前,真想现在就找到三代训斥一顿,团藏的所作所为简直让他震惊之际,若有机会,他连自己手刃团藏的心思都有了。

  和初代不同,对于千手扉间而言,情感固然重要,但身为影,要为大局考虑,要为村子里的每一个忍者负责,团藏所做之事,残害同僚、刺杀火影、无论哪一件,都已经不是所谓的情感就能宽恕的了。

  更别提,千手扉间原以为,宇智波一族会如同自己生前的预想一般,可以出现许多类似于宇智波镜一样的人物,即便身为宇智波,却能领略真正的火之意志,成为木叶真正的一份子。

  长久而去,宇智波一族便会分裂开来,到那时,打压一批,扶持一批,宇智波自己就会将顽固、激进派赶尽杀绝,即便没有这样,那些对木叶没有归属感的宇智波们,也会丧失在村子内滋生壮大的土壤。

  只要能扶持一个心向木叶的宇智波成为火影,好好教育,改革,不出百年,以忍者更新换代的速度,或者只需三十年,宇智波就能和其他忍族一般,彻底融入木叶。

  可却没想到,团藏这王八犊子学会了自己的强硬,却半点也学不会其中的策略,只懂得极限施压,疯狂压迫,乃至迫害,最终让宇智波一族彻底离心背德。

  遭受损失的,还不就是木叶吗!?

  现在更是直接叛逃...

  我怎么就留下这么个叛逆的玩意呢?

  千手扉间暗道一声晦气,昂着头道:“看你会的忍术...大概,已经看过封印之书了吧。如果有需要,可以随时召唤我出来——或者,可以改进一下,看看有没有办法让我们不为敌人所用。”

  千手扉间满脸不爽的道:“当然,仅限于你用于在保卫木叶的战斗上,特别是收拾团藏的时候。”

  他看起来真的是很想亲手清理门户。

  千手柱间摇摇头,道:“这种打扰死者安宁的术,还是少用为妙。”

  他叹了口气,看了看远处的纲手,低声道:“五代目,小纲手...怎么回事?”

  日向结弦看了一眼在远处没有靠近的纲手,微微一笑:“可能是受了委屈,或是还没有从过去的事里走出来吧。不过,她是个强大的忍者,只是需要一点时间而已。”

  “是吗...”千手柱间表情复杂的凝视着面前的年轻人,看了一会,咧嘴一笑:“木叶就交给你了,五代目。”

  “且慢。”

  日向结弦却手一抬,制止了千手柱间想要拉着扉间直接回归冥土的打算,他轻声道:“如果两位前辈不急着回去的话,能否给我稍微指点一下我呢?在阳遁、阴遁和禁术上,我有许多疑惑想要请教。”

  千手柱间看了一眼扉间,而千手扉间或许是出于愧疚,点头答应了下来:他的弟子给木叶弄得一团糟,还给面前的年轻人留下了一团烂摊子,即便只是单纯出于提携后辈的想法,他也愿意给日向结弦指点一二。

  而自来也,直到此刻,才姗姗来迟的从远处折返回来,看到日向结弦和纲手等人平安无事,初代与二代也心平气和的站着聊天,这才松了口气。

  他面露愧疚之色,身上的衣衫带着血迹,走到日向结弦面前,低声道:“抱歉,让他跑了——我以为我已经杀了他,但是...”

  日向结弦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宽慰道:“即便是我,也不敢保证能直接杀掉大蛇丸,忍界之中,或许只有这个家伙把天赋全都用在了保命上。”

  以大蛇丸的天赋,能力,若是真的想要变成强者,只靠科研,都能走出一条邪路来。

  但他满心思的唯有永生,对于力量,只是够用便可,还有八岐之术作为底牌,死了也可以从咒印的灵魂上复活。

  想杀他,还真不是一次两次就行的,这也是为何日向结弦半点不急着处理他的原因,事实上,大蛇丸对木叶的危害,相比于其他人来说,极其有限。

  即便是在原著中袭击木叶,他的亲口说出的目的也很单纯——讨厌静止的东西,想要让静止的东西,动起来。

  尽管不知道这是不是借口,但,事实上,他也的确达成了他的目的。

  在付出了双手的代价下,解决了三代猿飞日斩,一手拉开了疾风传的序幕,让忍界重新变得波涛汹涌,而在那之后,大蛇丸除了为了写轮眼拐走过佐助想要作为容器以外,基本就没有再针对木叶搞什么阴谋诡计了。

  也许是怂了,但,这也充分说明了大蛇丸的‘无害’。

  为了活下去,他是不会刻意的作死的。

  自来也在听到日向结弦的话语后,表情便更加惭愧,他低着头,沉声道:“这次事件中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失误,险些导致人柱力出现问题...”

  “那就加倍努力地在下一次做好。”

  日向结弦轻笑着,看起来毫不在意他的过失,只是道:“若这件事非要找一个罪魁祸首,那也该是放人柱力离开村子的我。

  即便是现在,我也如此认为:倘若要在现在的忍界,找一个人来保护人柱力,我依然相信,自来也前辈会是最值得信赖的那个人。”

  他的话语温暖且充满了力量,一旁的千手柱间听着听着,便忍不住露出了同样温和的笑意,即便是千手扉间,也不由轻轻颔首。

  真是个了不起的家伙啊。

  但从实力上看,他诡异的身体已经超出了常人的范畴,闻所未闻的古怪瞳术可以捕捉未来,查克拉的性质也颇为古怪,还能掌握各属性的查克拉,甚至能通过穴位释放查克拉形成羽翼、手臂、发动进攻.....

  这家伙的实力,甚至让扉间觉得,假以时日,他完全有能力成长到全盛时期的柱间之上。

  不,如果完全掌握了自己留下的禁术...这家伙综合的能力,甚至还在只会用木遁打来打去的柱间之上。

  自来也低着头,双拳逐渐紧握,深呼吸:“我明白了,五代目!”

  即便这一次没有在五代目之后加上大人二字,但当自来也抬起头后,日向结弦便能看得出,面前的这个男人,直至此刻,才打心底里,认同了自己。

  而非只是单纯的尊重。

  日向结弦看了一眼远处的纲手和鸣人,对他们微微一笑,算是打过招呼,而后对着自来也道:“前辈,你先带着他们回去休息吧,一会我和前代火影大人们聊过之后,再去找你们汇合。”

  自来也答应了下来。

  纲手看起来欲言又止的想要对日向结弦说什么,但最后还是只是化作了轻轻地点头,算是问好,便跟着自来也先行离去,把对话的时间留给了三位火影。

  千手柱间随手一挥,被千手扉间硬生生弄出的湖泊中,便有树木腾起,形成一个平台,三人站在其上,他还随手用木头做了三个小凳子。

  三人坐在其上,日向结弦便笑着说道:“若是有机会回到木叶,还得请两位前辈们喝喝我改制过的炒茶。”

  千手柱间还以笑容:“若有机会的话...我也想看看,如今的木叶,变成什么样子了呢。”

  “现在便不想着什么秽土转生是在‘打扰死人的宁静’了?”千手扉间揶揄一声,却不想多聊废话,直入主题道:“说说你的问题吧,也不知道,我的理论知识,还跟不跟得上现在的时代。”

  日向结弦却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二代目或许高估了后人们的水准,事实上,除了召唤你们出来的叛忍大蛇丸以外,木叶唯一还拿得出手的科研忍者,就是如今也叛逃在外的团藏了。”

  千手柱间瞥了一眼千手扉间,仿佛说了什么,又仿佛什么都没说。

  千手扉间眯起眼来,瞪了自己的哥哥一下,完全懂了他的意思:“在忍术的研究上懂得越多,便越容易迷失在其中,可惜了,不过好在,现在的木叶还有你。”

  日向结弦也不多说废话,开始讲述起了自己在学习过程中疑惑的点来,二代目听了一会,便眼里流露出饶有趣味的光彩来,比起说是指导,两人此刻不如说是在平等的交流着心得。

  奥妙、高深的禁术知识,开头还让千手柱间还算认真的听着,但过了一会,他便两眼望天,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了。

  强如千手柱间——一向是不搞什么高深的科研理论的。

  忍术理论?施术心得?开发新术?

  那玩意不是双手一拍,就完事了吗?

  一只手打不过,就用一千只手一起砸,一千只手砸不赢,就砸一万下。

  哪需要像扉间和结弦这样,搞得这么复杂嘛。

  二代和日向结弦却越聊越是起劲,到了后面,竟然隐隐有了知己之感,俩人笑着聊着,时不时还结印、或无印使用一些术式供给对方观看,解释,一起探讨着某些可能性。

  到了后来,千手扉间都有点被触动了灵感,跃跃欲试了起来——但过了一会,却又有些疲乏的揉了揉太阳穴。

  “这具秽土之躯的水准太低了,到现在,已经成为了我灵魂的拖累。”

  扉间叹了口气,遗憾道:“恐怕是时候得回到冥界了。”

  “我倒是有一些思路,或许可以让灵魂永远的归于现世...”日向结弦话音刚落,千手扉间还没发话,便被千手柱间连连拒绝。

  他苦恼的挠头道:“我觉得吧,人,该死就死了,没必要活那么久...若是强者可以肆无忌惮的重回阳间,那这世界指不定要乱成什么样子。”

  而且,他也有些厌倦了在忍界的杀伐,亲人朋友也差不多该死的都死完了,活着干啥呢?

  尘归尘土归土,在冥界中,宁静的安息,就已经是很好的归宿了。

  千手扉间也颇为认同的说着:“永生不死,后患无穷。”

  只不过,千手扉间还是摇头道:“只不过,我总觉得,现在的忍界,即便是我们想要平静的呆在地下,也很难了。”

  秽土转生已经流出了木叶,敌人绝不可能放弃再次召唤他们。

  千手扉间暗自沉思,认真道:“你回到木叶后,可以从尸鬼封印开始着手,若是能把我们的灵魂丢进死神的肚子里,或许就可以避免我们被敌人所用。

  又或者,直接将我们的灵魂直接封引到其他的地方。”

  千手扉间脑中飞速转动着,灵光一闪,想到了个好主意:“柱间,不如你我一起分出一部分灵魂,交给五代目火影保管——封印在他的身上,如此一来,只要五代目不死,我们的灵魂便不完整,敌人也无法将我们秽土而出。

  若是五代目需要我们帮助,也可以通过解除封印,让灵魂回归完整,再将我们秽土而出。”

  千手柱间听得直挠头,但出于不给后代惹麻烦的心理,他还是点点头:“若你觉得有必要,那就做吧。”

  千手柱间一向十分善于听取扉间的建议。

  日向结弦若有所思,捏着下巴,也点了点头。

  别的不说,白绝的尸体,自己可是有的。

  白绝的尸体,便是最完美的秽土材料,若使用它们来复活千手柱间和扉间,绝对能让对方发挥出全胜期的力量。

  尽管这些年用来试验时,稍微取了不少零碎,但整体还是符合秽土的标准的。

  封印一些灵魂在身上,也不是什么难事。

  千手扉间说到做到,他此刻直接双手结印,竟然将千手柱间的灵魂都给从秽土里拉了出来,豪横的扯了一部分出来,再一结印,就按在了配合着的日向结弦身上。

  固然有千手柱间全力配合的原因在,但即便如此,只此一手,便体现出了千手扉间对于灵魂、封印术的强横造诣。

  不愧是亲手开发出了诸多灵魂禁术的超级天才,这种灵机一动,便能将想法实现的忍术造诣,即便是日向结弦,也不由为之惊叹。

  初代的秽土之躯化作碎片散落一地,剩下的灵魂则回归了净土。

  千手扉间看着日向结弦,先把大哥送走,就是为了避免自己在大哥面前丢了面子,也是为了不让柱间这个天真的理想派,打扰到两人的谈话。

  他在此刻,语气复杂的沉声道:“是我留下的术、弟子、宇智波,让如今的木叶走到了如此境地。

  如今的木叶危机四伏,强敌环绕,若你有需要,不要犹豫,我愿从冥土归来,再为木叶而战。

  对于眼下木叶的局势,未来,你可有解局之法?”

  千手扉间打定主意,若是日向结弦没有好办法解决木叶眼下的危机,他宁愿顶着秽土之躯,再为木叶献上几分力量。

  木叶不能亡!更不能亡于自己人之手!

  木叶如今的局势里,无论是宇智波的威胁,还是外人掌握着秽土的危险,归根结底,他二代有着一定的责任,即便在日向结弦看来,千手扉间是绝对的功大于过,完全是后面的继任者们拉了胯。

  但对于千手扉间而已,识人不明,在死之前没能留下一份完整的计划,帮助木叶持久的稳定繁荣下去,就是自己的问题。

  他和柱间,联合宇智波亲手创立了这个村子。

  就要肩负起这个村子的责任来!

  日向结弦也不隐瞒,此行之后,初代和二代的秽土转生权就是他的了,有什么需要瞒着一个死人的呢?

  他将自己对宇智波的计划与打算全盘托出,二代听着听着,面露肯定之色,重重点头:“很好,我方才还有些担忧,你会像初代那般太过温柔...你能在关键时刻狠下心来,为木叶的长远考虑,只从这一点上看,你已经比猿飞要好的多。

  哼,他这辈子,或许也就只有及时把火影之位传给你这件事,值得我夸上一句吧。”

  二代火影说完后,又继续问道:“你对于木叶的未来,又有何看法?”

  日向结弦与他对立而坐,毫不隐瞒自己的雄心壮志。

  “我要让木叶成为最强的忍村,之后便是国家——我要亲自终结掉这连绵不绝的战争,以一己之力,换得和平。”

  他说完后,千手扉间不由盯着他的眼睛,意味深长道:“我相信,即便是团藏,在最开始,也只是满心怀揣着对木叶的美好期盼...”

  日向结弦平静的注视着千手扉间,面对他似是警告,似是提醒的话,只是莞尔一笑:“指不定我还没做成,就去冥土长眠了也说不准,起码现在,我只希望木叶能变得更好,木叶人民的生活能变得更好。

  不再有战乱,使得人们流离失所。

  不再需要孩子们踏上战场。

  不再会有从这一切的悲剧中诞生出的野心家们,随时可能会毁灭这个世界。

  至于能不能做到,做到哪里会让我觉得厌烦,想要直接撂挑子不干了,享受人生去...

  那就只有未来的我才能知道了。”

  千手扉间对他的回答还算满意,他也不想扯那么远的事,只是想看看,面前这位即具备了千手柱间的天赋,又能像自己一样考虑事情,并且能玩得懂木叶这些琐事的后继者,心性到底如何而已。

  野心大有什么不行的呢?

  千手柱间当年不也是想着要平定忍界,希望木叶能永远庇护着人们,让无辜的孩子们远离战场,迎来和平吗?

  他失败了,那就试试日向结弦的路子,谁知道他能走到哪一步呢?

  千手扉间叹了口气,抬起头来:“刚才的聊天中我大概懂了,你学到的知识,大概都是在木叶的图书室里学的。

  有些研究的资料,心得,是我走的仓促,还没来得及交给木叶。

  这些东西应当会和我的遗物一起被收留在千手家的宅子里——如果还在的话,你可以找找看。

  上面还有些未能完成的术式,以你的能力和天赋,说不准,能从中找到些许灵感。

  尽管大胆去做,若是村子里,像猿飞那样的人会跳出来倚老卖老。

  哼,就把我叫出来看看,那群家伙这些年到底对木叶做了多少贡献!”

  千手扉间说话间依旧有点怨气满满的,但见到日向结弦点头,还是表情很快恢复了平静。

  他静静的打量了一下面前的男人,许久后,微微一笑。

  “总之...木叶就交给你了,五代目。”

  “嗯!若有梦想实现的那天...我会请前辈们亲眼看看,我理想中的木叶的模样的!”日向结弦还以微笑,伸出手来,二代愣了愣,随后,伸手一握,笑容爽朗。

  “好,我期待着!”

  千手扉间双手结印,将自己的灵魂分处少许,同样封印在日向结弦的身上。

  而就在他的秽土之躯渐渐崩溃之时,这位看起来大公无私,严肃冷峻的男人,却还是留下了一句话,回荡在空中。

  “就替我不争气的弟子们...对你说声,对不起吧。”

  日向结弦微笑着注视着他的身躯化作尘埃消失不见。

  抬起手拉开衣领看了看,心口位置,除了改良过的飞鸟封印以外,还多出了一个圆形的封印图案。

  能清晰的感知到,在封印空间中,两个强大的灵魂碎片,静静栖息于此。

  四代的灵魂碎片,好像还在鸣人的肚子里吧,要不要...

  日向结弦沉思片刻,觉得没必要干扰人家父子的安排,就当做给鸣人留个惊喜好了。

  扭头,日向结弦看了看周围。

  三代风影留下的砂铁碎屑,木遁被破坏后,依然留下了的大片森林,还有这身下的湖泊。

  他站起身来,摇了摇头。

  传说中的忍者们的的力量,还是过于强大了。

  幸好,我也不弱。

  他身形一动,直接飞到留在了旅馆的那枚飞雷神苦无所在之处。

  此刻的旅馆里依旧空无一人,但日向结弦只是用白眼看过一圈,便锁定了他们的位置,几个瞬身,以常人完全无法察觉到的速度,出现在了一家居酒屋内。

  此刻正是下午的暧昧时间,店里没有其他客人,唯有自来也、鸣人和纲手、静音相对而坐着,双方的表情看起来都挺复杂,像极了带着孩子讨论要不要复合的前任夫妻。

  呃,这是什么神奇的比喻?

  日向结弦迈开脚步,顺手拉了个椅子,坐在了桌子的外侧,望着桌子两旁此刻齐齐看向自己的四双眼睛,只是微微一笑。

  “纲手前辈,想好了吗?”

  他直入主题的话打了纲手一个措手不及。

  纲手双手抱在身前,眉头逐渐皱起,许久后,有些颓然的叹了口气:“尽管不知道你为何会需要我回到木叶...但坦诚地说,现在的我,已经不适合再成为一个忍者了。

  我没有自信能再次踏上战场。

  也没有自信面对鲜血淋漓的病人,能发挥出全部的水准治好对方。

  即便是授课,一个无法直视鲜血的医疗忍者导师,也只能沦为笑柄。

  更重要的是...”

  日向结弦平静的注视着对方:“那纲手前辈就打算一直这样意志消沉下去,流浪在忍界,忘掉过去自己所坚信着、为之付出努力的一切吗?”

  日向结弦看着沉默的纲手,斟酌片刻,道:“我知晓纲手前辈或许还有一些心里过不去的槛在,但我更相信,被自来也前辈所信任的纲手前辈,不会是一个永远消沉下去的人。

  而且,即便是出于保护,也不能让纲手前辈这样珍贵的忍者,随时面临着被敌人捕获、击杀的可能性,随意活动在外了。”

  纲手想要说,自己只是不想打,不是不能打,但却又想到了今天所看到的场面,一时间,也无法说出反驳的话语。

  即便为了保护鸣人,强行提起力气,她能做的,也只有在秽土而出的火影们面前勉强招架。

  而这,只是大蛇丸的一个禁术而已。

  若大蛇丸卷土重来,即便恢复到全胜期,纲手也不敢夸下海口,说自己定能获得胜利。

  “身为五代目火影的我,真诚的希望,纲手前辈能够回到木叶。

  如今的木叶内忧外患,即便是我,也不敢夸下海口,可以保证木叶万无一失。

  我想要保护木叶。

  保护那些信赖着我,追随着我的人们。

  想要让木叶变得更好。

  而这一切,绝非是我一人就能做到的。

  我不知道纲手前辈曾经的报复、愿望、追求的信念到底是什么。

  但若是纲手前辈现在也不知道该往哪去的话...

  不妨先回到木叶,看看我是怎么做的。

  若是觉得,我走的路还不错的话...就振作起来,试着重新走起来吧。”

  日向结弦认真且严肃的,在此刻立下了誓言。

  “我从不会轻易对别人立下誓言,也不会对别人说什么,追随于我之类的话。

  但在此刻,我愿意向纲手前辈承诺。

  除去回到木叶,在木叶生活的这件事以外,我绝不会逼迫纲手前辈去做违反你个人意愿的事。

  而且,或许我还能给纲手大人一个还不错的条件,作为纲手前辈回到木叶的补偿。”

  纲手摇摆不定,隐隐被说服,下意识的问道:“什么?”

  “帮纲手前辈把赌债还了...行吗?”日向结弦隐隐有些牙痛。

  而纲手看着他此刻完全没有遮掩的样子,垂下眼帘,而后,缓缓抬起,看了一眼此刻眼巴巴盯着自己的鸣人,和满怀期待的自来也。

  长叹了口气后,纲手仰起头来:“木叶现在有赌场吗?”

  “如果纲手前辈能掏的出钱,或者说,借款后,能够以我的要求工作及时还债的话,我愿意为纲手前辈单独开一家赌场,并且保证,能让前辈赌的乐在其中,收获到比这些小赌场更丰富,更快乐的赌场体验...当然,我应该也会蛮高兴的就是了。”

  静音闻言,没忍住,噗嗤一笑。

  纲手额头青筋暴露,但却因为对方是火影,也不能发火,只能气狠狠的伸脚猛踩自来也一下,无辜的自来也尴尬的哈哈大笑着,身体绷得笔直:“五代目火影一向...很诚实。”

  “纲手婆婆!”

  鸣人终于找到了开口的机会。

  他仰起头来,极其认真地,帮着日向结弦恳求道:“回来吧!”

  纲手望着面前的人们。

  久违的感受到了被人需要的情绪。

  她长舒一口气。

  不轻不重的一拳敲在桌子上:“来,赌一下吧!

  就赌我的手里,现在攥着几枚硬币!”

  日向结弦眨巴了一下眼睛:“三个。”

  纲手松开拳头,露出三枚被她攥的歪七扭八的硬币,先是难以置信的看了他一眼,而后,便只是哼了一声:“你赢了!”

  日向结弦扭头,看向自来也:“她也知道我是日向一族的人,对吧?”

  自来也无奈的抽了抽脚,没抽出来——好像被纲手踩进地里了呢。

  “五代目大人,有时候,我觉得,男人,还是该,适当的绅士一点吧...”

  他断断续续的说着。

  日向结弦低头浅笑,望着地面不断延伸的皲裂地缝,幽幽道:“能被喜欢的人这么踩着,前辈不是挺开心的嘛。”

  一句话,完成双杀。

  日向结弦咧嘴一笑,无视了突然沉默的两人,伸了个懒腰:“老板桑~菜单呢?这里有没有什么特色菜啊?”

  和初代、二代、三代风影打了一架,还在这么偏远的地方。

  这应该算是出差干活,理应享有休息权。

  总之,今天的火影大人,依然拒绝加班。


  (https://www.bxwxbar.com/book/16076352/36072364.html)


1秒记住笔下文学:www.bxwxbar.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xwxb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