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木叶:从解开笼中鸟开始! > 第一百一十九章 风起云涌(1.1W)

第一百一十九章 风起云涌(1.1W)


  木叶六二年末。

  “纲手婆婆!快点走啦!”

  以往被鸣人口无遮拦的叫着婆婆,纲手的额头依旧时而会因此绷出青筋来,但此刻,当她站在木叶村前,距离回家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却已然不会在乎这个小鬼头在说些什么了。

  近乡情怯,直到此刻亲眼看着那座熟悉又陌生的村子出现在了眼前,纲手的脚步,竟不自觉地有些迟疑了起来。

  鸣人不知道为何身旁的人走得越来越慢,此刻,他恨不得撒欢似赶紧跑进去,见见那些许久未曾见到的人,比如他的结弦哥,又或者是臭屁的佐助宁次。

  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让他们看看自己修行的成果。

  什么佐助啦,宁次啦,到时候,肯定会被自己的多重影分身和螺旋丸狠狠吓到,谁也没法叫自己吊车尾了!

  但当他扭头看见了纲手脸上略显复杂的情绪之后,却人小鬼大的,竟察觉到了她心底的些许心绪,大大咧咧道:“纲手婆婆,快点走啦!我请你吃拉面!”

  “小鬼,你哪来的钱?”纲手翻了个白眼,而鸣人则嘿嘿笑着:“这几个月我可是没去找结弦哥领过零花钱的,算下来,应该已经存在他那里好多钱了,吃拉面肯定没问题的啦!

  也不知道一乐拉面有没有新的口味啊!”

  一想到一乐拉面,鸣人的口水都要留下来了,一边在纲手身后推着她的腰往前走,一边迫不及待的催促着。

  纲手无奈的叹了口气,随手捏着他的脑壳把他提溜到一边:“知道了!就不能稳重一点吗?”

  鸣人直管呵呵傻笑,但纲手终归是迈开了脚步,自来也在最后露出了慈父般的笑容,却被纲手狠狠一瞪,化作了尴尬的哈哈大笑:“临走的时候,五代目大人话说要在木叶建电影院呢,也不知道现在建好了没有。”

  “电影啊...那玩意有什么好看的。”纲手想到了自己曾在外边看过的一场电影,不由摇头——一群中忍下忍,甚至是普通人用各种特质道具弄得花里胡哨的的画面,无聊到让人打瞌睡的剧情。

  只有小孩子和普通人会喜欢这种东西吧?

  而且画面也一般般,有时候抖得她都头晕。

  自来也却摇头嘿嘿笑着:“按照五代目的说法,电影可是有很多不同类型的,他曾说,就连我的亲热...咳,就是我的坚强毅力忍传,都是可以翻拍成电影的。”

  纲手冷飕飕的看他,你刚才说的是亲热对吧?

  鸣人直管欢呼:“真的吗?”

  看着俩人没有正形的讨论起了电影,鸣人还大言不惭的想要担任坚强毅力忍传的男主角,要让自己‘鸣人’的名字变成家喻户晓的超级巨星。

  纲手便不由摇头。

  真是上梁不正。

  五代目也不怕自来也把孩子带坏了。

  就这样插科打诨着,等到纲手打起精神来,一行人就已经穿过了木叶外部的防御结界,抵达了木叶内部。

  毫无疑问的。

  如同照美冥第一次进入木叶时,被惊得走不动道一般,饶是见多识广的纲手,此刻也不得不为木叶的变化感到震惊与惊叹。

  “这是什么!?”

  “这个呢?”

  “哈?这种材料是可以批量生产的吗?我还以为是独特的遁术....”

  “好高...木叶现在建这么多高楼做什么?”

  “怎么觉得,木叶的人现在变得...这么多了!?”

  纲手一路上少见的话变得多了起来。

  而自来也则不厌其烦的给她解释着,遇到些许自己也不清楚的,只能推给日向结弦,让纲手去问他。

  由于路上耽搁了一定时间,于情于理,都该尽快去找火影汇报一下,自来也便拉着有些抗拒的纲手,一同去火影大楼报告。

  纲手郁闷的双手抱在身前,却也意识到了躲大概是躲不了的,反正已经回到木叶了,不如就听听日向结弦对自己的安排好了。

  四人便一齐直直去了火影大楼。

  进入火影大楼前,纲手抬起头,看了一眼远处的火影岩。

  此时的火影岩上,依旧只有四个火影的头像,她沉默片刻,迈开脚步,走了进去。

  到了大楼里,纲手才感受到了久违的熟悉感,这里的格局、走道、陈旧的装修,仍保留着很早以前的风格没有变过,似乎整个全新的木叶,就只有火影大楼原封不动的留了下来。

  暗部对于这几位外形十分显眼的大人物自然是十分熟悉的,若是连木叶三忍是谁的情报都不知道,这暗部大概也就干到头了吧。

  没有阻拦,一路畅通无阻的,抵达了日向结弦的办公室前。

  纲手在门口,还没想好是要先敲门还是让暗部通告一声,鸣人便大大咧咧的伸出拳头在门上拍了几下:“结弦哥!我回来了!!”

  他兴奋地声音整个走廊都能听得见。

  门里响起了日向结弦的笑声:“进来吧。”

  鸣人便直接推开了门,三两步冲了进去:“结弦哥!!”

  日向结弦嘴角含笑的看着他,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外出历练,即便看起来还是个小鬼头的样子,但从神色、表情,眼神等细节上,却依然能一眼看出,他整个人的气质已经大有不同。

  一个人的成熟与否,果然还是与年龄无关。

  唯有更多的经历,才能让人成长起来呢。

  “好像长高了一点呢?”日向结弦没有起身,只是笑着打量了一下他,看着鸣人张狂的叉着腰哈哈大笑的对他邀功。

  无非便是成功完成了将纲手带回来的任务,还成功修炼会了螺旋丸与多重影分身术。

  呃,还有一些繁琐的,比如路上顺手和自来也收拾了一群流浪忍者啦,帮助一些可怜的人们做了什么好事啦之类的事。

  日向结弦一只手托在侧脸上,笑吟吟的看他讲述自己一年的经历,期间,只是对着他身后面露苦笑的自来也,表情仍有些傲娇的不去看他的纲手,还有一脸歉意的静音眨了眨眼,示意他们稍等片刻。

  等到鸣人说了好久,他才意犹未尽的停了下来,竟出乎意料的,在这时候突然道:“但是...结弦哥,那个...”

  日向结弦眉头一挑:“怎么了?”

  “说好的奖励,能不能换一个?”鸣人犹豫地说着。

  日向结弦都已经有点忘了曾经给鸣人许诺了什么奖励了。

  “你想要什么?”他好奇的问。

  鸣人瞥了一眼身侧的纲手,凑到他身边,低声耳语:“纲手婆婆如果真的不想成为忍者的话...能不能...”

  他话没说,就被日向结弦弹了一下脑袋,把头缩了回去。

  日向结弦没好气的伸手揉了揉耳朵,被他刚才说话时的热气吹得直痒痒:“我知道...哪里用的到你这家伙来提醒我。”

  鸣人只是嘿嘿傻笑,纲手听到了只言片语,沉默的瞥了一眼他。

  “在外舟车劳顿,难得回到木叶,有什么事,不如等好好休息好了再说吧。

  自来也前辈,你也可以带着纲手前辈好好转转,这个拿着。”

  他伸手从办公桌下边找出一个小册子。

  自来也接过一看,下意识的念出了名字:“木叶观光手册?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以后木叶要完全开放吗?”

  “差不多吧。”

  日向结弦笑笑,说道:“只靠村子内的人,商业是无法形成良好发展的,只有彻底开放,才能让村子的经济更上一层楼,当然,这个时刻,不是指现在。

  这个小册子最主要的目的,还是给刚来木叶的朋友做一个引导用的。

  之前雾隐村派来使者,便让我想到了这茬。

  这小册子也算是先行版,介绍了木叶的美食、美景、有趣的玩乐之处,还有些正在建设中的区域的简单说明。

  也是为之后的招商引资做准备。”

  日向结弦没有多说,但寥寥几句,却已经让自来也意识到了他将要对木叶做出的大刀阔斧的改革。

  面对之后可能会飞速壮大的木叶,自来也即觉得好,却又觉得有些不好,他说不上原因来,只是下意识的眉头微微皱起,静静的翻阅着小册子。

  “未来十年后的木叶,是注定会让所有人都感到陌生的地方。

  但,时代终归还是要向前迈步的。

  我们不能停留在这一刻。”

  日向结弦轻轻的话语,让自来也明白了自己内心深处方才浮现出的些许意兴阑珊来自何处,他勾起嘴角,笑容即感叹,竟也有些落寞在。

  “是啊,人不能永远停在过去。”

  他说完后,还瞥了一眼纲手。

  惹得她攥紧了拳头,吓得他急忙一脸正色:“既然五代目大人这么说,那我就带着纲手好好在木叶逛逛吧。”

  谁要你带啊!

  纲手郁闷,却没法表露出来,尽管她不愿承认,但那天日向结弦与初代、二代、三代风影的秽土之战,还是让她感受到了深深地震撼,心底对于如今这位年轻的火影,比之自来也,还要多上一份敬畏。

  或许这敬畏的心理,还有一部分来自于心虚——无论如何,自己的一些所作所为都有些背弃了忍者的身份,即便是对方因此怪罪于她,她大抵也是只能乖乖认错的。

  当然,如果把面前的五代目换成三代,她大概就是白眼一翻,爱咋咋地了。

  “纲手前辈的住所没有变动,我这里暂时也没有什么工作非得要纲手前辈去做不可。只是,如果有兴趣的话,我仍然希望纲手前辈能抽出时间来,了解一下现在的木叶许多新的工作类型。

  即便不愿意成为忍者,也是可以在其他部门为木叶做贡献的嘛。

  不过,如果纲手前辈是打定了主意想要退休的话,还是得走走正当的流程的。”

  日向结弦说完后,拿出一张早已准备了许久的表格。

  递给了纲手。

  纲手拿起看看,表情莫名了起来。

  “这是木叶新的退休的流程,填完了表格后,便会根据退休前对木叶做出的贡献,予以符合贡献等级的退休福利。

  包括每个月的退休金、医疗保险等等。

  以纲手前辈对木叶的贡献,足以享受九级退休待遇。”

  纲手沉默不语。

  而日向结弦却依旧道:“当然,到那时,也会被取消忍者编制,恢复木叶公民的身份,这些的目的,是为了让退休的忍者们能更好的享受退休的生活,不需要在战时因为还在编制内,被临时征召。”

  “五代目...”自来也表情略有不安的说着。

  日向结弦却只是看着纲手,表情平静的说着:“纲手前辈,坦白说,你所掌握的知识、能力,对于现在的木叶来说,十分重要。

  但我不想违背前辈你个人的意愿,逼着你去做些什么。

  所以,前辈完全不必着急,大可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好好想想,好好看看。

  即便不成为忍者,不踏上战场,也是可以为木叶做出贡献的。

  更何况...”

  他笑笑,对着纲手说道:“在我眼里的纲手前辈,可不是个会永远一蹶不振下去的强大女人呢。”

  纲手叹了口气,把申请退休的表格放到桌上,没有要拿走的意思,只是道:“我会好好想想的,但是,我不确定我的恐血症是否已经痊愈,或者说,能不能痊愈。

  见到鲜血就会浑身无力、头脑一片空白的我,已经无法胜任某些关键的工作了。”

  “可是我所见到的,是在几位前任火影的围攻下,仍然能站在鸣人身前,保护着他战斗的纲手前辈啊。”日向结弦笑容温和:“或许,所谓的恐血症,已经在那一刻就已经痊愈了也说不准呢。

  当然,选择什么样的工作,或是放弃忍者的身份,这是前辈的自由,还是那句话,我绝不会强人所难。”

  纲手沉默着点点头,不予回应,而自来也则适时出来插科打诨。

  一阵欢声笑语后,他便带着纲手和鸣人离开了办公室。

  鸣人迫不及待的说着:“自来也老师,我能去找朋友玩吗?”

  自来也心里清楚,他哪里是想找朋友玩,分明是想去显摆自己的螺旋丸和影分身,让那群小伙伴们大吃一惊。

  尤其是那个经常被他念叨在嘴边的,叫做宇智波佐助的小家伙——希望他别被鸣人打击到吧。

  纲手却哼哼一笑:“不是说要请我吃拉面吗?”

  “啊...是啊...那我们先去!?对了,我还忘了问结弦哥要零花钱。”

  鸣人话没说完,就被自来也一把扯住后脖颈的衣服。

  自来也二话不说,从自己的钱包里,忍痛掏出了几枚硬币:“拿去花,不要总是去麻烦火影大人,吃饭也不用你请,你就去找朋友玩去吧。”

  带着纲手好好转转木叶...这不就相当于是约会吗!?

  有点眼力见啊,鸣人!

  鸣人仿佛读懂了他的心意,先是一愣,随后露出嘿嘿笑容,看了看手上的硬币,摇了摇头,一言不发的看着自来也。

  自来也面无表情的抽出几张纸笔,放在鸣人手上:“足够了吧?鸣人!?”

  鸣人这才勉勉强强的点点头:“嘛,好,我去找朋友玩了!”

  他对着纲手和自来也发出嘿嘿的怪笑,直到自来也尴尬的也笑出声来,眼里像是要刀人,而纲手也少见的不大自然的盯着远处,鸣人才乐呵呵的跑没了影。

  静音捂嘴轻笑,抱着小猪:“纲手大人,许久未回来,我也想去见见朋友,而且,家里恐怕也很久没打扫了,我先去收拾收拾,纲手大人就和自来也大人先在木叶好好逛逛吧。”

  “真是的,随便你们!”纲手迈开脚步自顾自的往外走,自来也对着静音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而后便笑着追了过去。

  望着两人的背影,静音摇摇头。

  其实,自来也大人是个不错的家伙,但是...太怂了啦。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到他鼓起勇气直面自己的心意呢。

  但很快,静音叹了口气——操心他们干什么?

  我自个还没着落呢!

  一想到自己的青春就在不断地陪着纲手打工还钱、讨债、欠债中已经虚度了大半,静音便不由感到了一阵淡淡的辛酸——怎么就没人喜欢我呢?

  她唉了一声,抱着小猪,在木叶闲逛了起来。

  也不知道那些老朋友在不在家。

  话说,木叶变得可真多啊...

  她迷失在了繁华的木叶街道上,很快,便被一众新奇有趣的事务,驱赶走了心头‘剩女’的烦闷,快乐的购物了起来。

  自来也大人承担了纲手大人的债务之后,静音也终于有了自己的那么一点积蓄。

  此时不买,更待何时?

  木叶的财政,今天,依旧欣欣向荣呢。

  .....

  “佐助!佐助!”

  宇智波族外,响起了鸣人大大咧咧的喊声。

  但却诡异的,许久之后,才来人应声。

  一个宇智波的忍者表情冷漠的从族内的大门里探出头来,看着鸣人,下意识的眼神一凌,而后,若有所思的看着他:“有什么事?”

  “我想找佐助!”

  鸣人下意识的浑身有些绷紧了起来,这种奇特的感觉,他曾在村子外感受过...有危险!?

  他眉头微皱,但很快舒展开来——是错觉啦。

  宇智波族人淡淡的应了一声,让他稍等。

  他穿过族内的长廊,找到了在家里修炼的宇智波佐助,告知了他漩涡鸣人的到来。

  此刻正是寒假的时候,木叶的寒假是十二月末到一月末,基本上就是新年的时间会空出来给孩子们休息。

  宇智波佐助有些意外,完全没想到漩涡鸣人会突然出现,还会来找自己。

  两人在班里可一直都是有点互相不对付的——哼,主要是这个吊车尾,一直不服气自己的优秀就是了。

  佐助走出家里的训练场,下意识的打量周围,一向还算热闹的宇智波一族,最近却似乎越来越安静了。

  他扭头左右看着,却不知道问题出现在何处,想要找父亲和鼬哥说上一声,但却没找到人。

  “奇怪,今天不是说好了,都在家休息吗?”

  佐助搞不清楚他们忽然消失在家里是去了哪,但也没有多想,此刻,他只在乎鸣人。

  这家伙之前说是外出修行,肯定是学到了什么厉害的东西,想来找我显摆吧。

  哼,那他就想的太美好了!

  我可是也从未懈怠过!

  他脚步轻快的走出了家族。

  见到鸣人,便摆出了一副张狂的冷傲表情:“有什么事,非得找我不可?”

  “当然是让你看看本大爷的修行成果了!”鸣人咧嘴笑着,伸手往自己胸脯一指:“佐助!我...”

  他刚想说现在就来打一架,可是随后又想到了什么,露出古怪的嘿嘿笑声,改口道:“开学,一定要让你被我狠狠揍上一顿!”

  不行,现在就是打赢了佐助,岂不是也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万一打伤了,也容易出问题。

  得留到开学!

  在全班同学的注视下,狠狠揍他一顿,让他看看,我才不是什么吊车尾。

  我!可是五代目火影亲自认可的下一任火影种子,漩涡鸣人是也!

  一想到小樱啦、井野、雏田这些女孩子满脸通红的一脸崇拜的看着自己,鸣人便忍不住露出让佐助打寒颤的笑容。

  “有病。”佐助翻了个白眼:“没事的话,我就回去了。”

  他原以为鸣人还有别的话说。

  但却没想到,鸣人竟然一点头,大大咧咧的转身抱着后脑勺就走了:“那就开学见嗷。”

  有病吧你!?

  佐助完全没想到他真的就这样就走了,气的牙痒痒,我还以为你是打算找我玩...呸,比试的呢,结果就是来说这么一句废话,耽误的时间?

  吊车尾就是吊车尾!晦气!

  开学一定要狠狠揍他一顿!

  佐助冷着脸转身回屋。

  但是,走在家族之中,他却不由眉头逐渐皱起。

  人好少。

  明明早上的时候,家里的人还很多的...而且,应当还都是在调休中的人才对。

  难道是突然有什么紧急任务要出动?

  佐助迟疑着,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下意识的迈开脚步,想要去某处查看,但沉默片刻,却什么都没做,而是眼神复杂的望向远处,收回视线后,便独自一人前往训练场。

  而此刻的宇智波族内。

  幽暗的地下会议室中,十几名宇智波的族人们坐落有序,其脸上,都带着难以掩盖的,跃跃欲试的狂热表情。

  宇智波富岳坐在首座,表情平静的坐在首位,在他身旁,则是一位看起来年岁已高的老者,须发皆白,身穿着古朴到有些陈旧的和服,唯有宇智波的族徽看起来十分干净。

  “富岳族长,是时候了。”

  长老只用一声低沉的话语,便将会议室中本就高涨的气氛,宛若火上浇油般,再提一截。

  宇智波富岳沉默着用视线巡视周围,最后,在面无表情的只是坐在角落的鼬身上,停格片刻,扭头。

  “诸位...心意已决?”

  他发出了最后的疑问。

  宇智波长老只是冷冷一笑:“富岳族长,这种时候,何必再优柔寡断。”

  是啊...

  宇智波富岳轻轻闭上了眼。

  是从什么时候有了这个野心的呢?

  是从宇智波一族被木叶赶到了这偏僻的角落开始?

  还是从自己收到了团藏的认罪书开始?

  还是说...在这一切发生之前?

  他已经无法分辨,他到底是从何时起,变成现在这样了。

  每每到了这种时刻,他便不由自主的,自内心深处感到一些犹豫,这份犹豫又是来自于何处呢?

  宇智波富岳难以分清。

  但,当他睁开眼后,看着会议室中,眼神期待的宇智波族人后,便有一种力量自心头浮现,把他的不安与茫然驱散,只剩下了勃勃的雄心壮志。

  成为火影...

  可是连那位宇智波斑也未曾做到过的事啊!

  如果能够成功...

  他张开嘴,意外的发现,声音竟有些沙哑:“团藏发来的消息,你们都清楚了么?”

  “当然,富岳族长。”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宇智波富岳看着手下的人说出的话语,缓缓点头:“那就,按计划实施吧。”

  看着宇智波富岳终于下了决定,会议室中的宇智波精英们,纷纷露出笑容,坐在他身旁的长老,宇智波炎只是微微颔首:“开弓没有回头箭,这件事,我们必须做的足够隐蔽,等到团藏那边的信号出现...便是我们动手的时机。

  如果团藏那边办事不力,我们便终止行动,再寻良机,所以,切勿走露风声,也绝不准血气上头,误了大事!”

  “是!”

  宇智波一族的精英们纷纷领命,按照原本的计划开始行动了起来。

  坐在角落的宇智波鼬只是缓缓的起身,看起来表情依旧没有什么变化,仿佛和这个会议的氛围格格不入一般。

  “鼬,你的警卫部是重中之重,最近木叶派了不少人进去,你必须要确保他们不会误事。”

  宇智波富岳严厉的命令着。

  宇智波鼬只是抬起眼来,平静的看着他:“我知道,父亲。”

  “...算了。”

  宇智波富岳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最后只是扭头不去看他,声音低沉:“鼬,要记住你的身份。”

  “我清楚,父亲。”宇智波鼬轻轻点头,语气毫无波动的说着:“我知道我是谁。”

  “那就好。”

  宇智波富岳淡漠道:“不要被情感左右了你的决策...我相信你,鼬。”

  “是。”宇智波鼬垂下眼帘,转身离去。

  宇智波长老面无表情的打量着两人的对话,等到鼬离开,才突然道:“你真的放心他?”

  “他是我的儿子。”宇智波富岳眉头微皱,看向身旁的宇智波长老,声音严肃了起来:“倘若连他都无法信任...我还能信任谁呢?”

  “我总觉得...鼬...算了,没什么。”宇智波炎不在多说,只是撑着拐杖站起身来,驼着背,缓缓往外走去。

  “富岳族长,即便我也无比期待着我们宇智波一族能够登顶木叶的那一天,但,不要小瞧日向结弦,也不要小瞧那个现在蛰居在猿飞一族的老家伙。

  尽管不知道你为何如此有把握,但既然选择顺应了大家的心意,就不要让大家失望。

  我这把老骨头,也不知能不能为你,扫清前路...

  这次,要想清楚,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才好啊...”

  宇智波富岳起身,看着长老离去,一言不发的直到他走远,才伸手,轻轻抚在了自己的眼睛之上。

  把握...

  他仰起头来,表情有些耐人寻味,低声呢喃着:“日向结弦...吗?”

  许久后,宇智波富岳也离开了地下的会议室。

  阴影处,一股青烟飞起,在封闭的地下室内化作人形。

  神色平静的伊布利雪见思索片刻,再次化作一缕烟雾,穿过通风设施消失不见,在宇智波族外化身人形,飞跃着,直奔火影办公室而去。

  而与此同时,地下室外,一只乌鸦在树枝上诡异的很安静,许久后,其中浮现出了写轮眼的痕迹,取消了通灵,化作了烟雾。

  此刻,已经在宇智波一族内,被赶往了偏僻角落居住的宇智波止水,缓缓在房中睁开了双眼。

  他沉默着,坐在自己的房间里。

  茶几上,只有一把太刀平放于此。

  终归,还是什么都没做到吗?

  宇智波止水一言不发,许久后,只是长舒一口气,轻轻拿起太刀,细心的擦拭了许久,才将其归于刀鞘,丢在桌上,没有佩戴。

  他起身,迈步,直往宇智波富岳的宅邸而去。

  路上,却恰好与刚好开完了会议回家的宇智波鼬撞了个正着。

  两人在路上相遇,却彼此只是淡漠的相互一点头,连一句简单的问好,都没有。

  宇智波鼬走回了自家,而宇智波止水则碍于礼数,在门口稍作等候,不多时,宇智波富岳便也回到了家门口,见到了止水,他半点也不意外,只是眼神幽冷。

  “止水,有什么事?”

  宇智波止水静静的看着他:“富岳族长,这段时间,我想要在家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请假的事,你该去找火影。”他看起来态度冷淡。

  而宇智波止水却依旧平静的说着:“火影那边我会亲自去说,但是,据我所知,家族最近有不少忍者被以家族的名义派遣了出去,甚至拖家带口的...据说,是火之国的一部分产业需要更多的人手经营?”

  “你观察的倒是细致,不愧是深受五代目信任的暗部部长呢。”宇智波富岳淡淡一笑,他扭头,看着宇智波止水,只是道:“我可没有让你离开木叶的能力和权限,想在家里休息,就休息吧。”

  他直接进了屋子,半点也没有和他多说的意思。

  宇智波止水站在门口,许久,低下了头,脸色有些难堪。

  宇智波富岳不可能不知道他的能力——事实上,在觉醒了万花筒的时候,他便似有似无的向宇智波富岳说过自己的能力,当时是出于不安和茫然,希望这位族长能够解释一下他眼睛的变化,给他一些方向。

  尽管未能全盘托出,但自己的写轮眼具有强大的幻术能力的事实,宇智波富岳还是清楚地。

  他如此气定神闲...

  宇智波止水强忍不安,闭上眼,感受着瞳孔中充沛的瞳力,心下一狠。

  无论你的眼睛具有怎样的能力...

  在别天神的力量下,都将化作乌有!

  他沉默着转身离去,决心从今日起,便一步不会离开族地。

  他要亲自监视宇智波一族,如果他们真的做好了决定,要走上那一步。

  就让自己来亲自阻止这一切!

  泉和鼬是对的。

  已经没有办法,再去期待任何人了。

  止水回家的路上,看到了许多和他并不对付的宇智波人,那些宇智波人看他的眼神淡漠,甚至还有着隐约可见的嫌弃与厌恶。

  在他们眼里,大概,我是宇智波一族的叛徒吧。

  他心中无奈、荒谬的冷笑着,但却因此,决心更加坚定。

  鼬...结弦...

  我会证明给你们看到的...

  他回到了房间。

  而与此同时,宇智波鼬在训练场里,也找到了如今似乎还是一脸不爽的弟弟,宇智波佐助。

  鼬看起来一如既往的平静,扑克脸上,即便在此刻见到佐助时,也未曾有过什么变化。

  “要更用力,抱着杀掉对方的心理,投掷苦无。”

  他出声提醒着,宇智波佐助便一脸不快的昂着头:“哥,你刚才去哪了?”

  “开会。”

  他简单的说着。

  宇智波佐助欲言又止,最后,看了看周围,低声道:“家里,到底是怎么了啊?”

  尽管尚且年幼,但佐助却并不是个笨蛋,即便很少会刻意关注其他人,大多数人见到他时,也会因为他的身份洋溢着笑脸,但他却依然能感觉得到,就在最近的一段时间里,族内似乎发生了许多变化。

  大家似乎都很...兴奋。

  而这种兴奋,却让宇智波佐助隐约感到了不安。

  宇智波鼬有些讶异于他能感受到这些细微的变化,欣慰的稍稍勾起了嘴角,笑容却只是一闪而逝。

  他伸出手,轻轻摸了摸佐助的脑袋:“什么事都没有。”

  “烦死了!”佐助气恼的挣开他的手,举起苦无,大声道:“爸爸也是,你也是,都把我当做小孩子。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啊!?”

  他猛地投出了苦无。

  宇智波鼬只是淡定的挪动一步,伸出手指,竟然在空中准确的穿过了苦无之后的铁环里,将它一甩,反握在手中。

  “无能的愤怒是毫无意义的,佐助。”

  “火遁·凤仙火之术!”

  佐助气急了,一言不发的,对着自己的哥哥展开了进攻。

  火球在训练场里飞旋而出,而宇智波鼬则只是双眼中浮现出三勾玉的轮廓,下一刻,宇智波佐助就觉得天旋地转,仿佛有一只擎天巨兽一口将自己吞入腹中,惊恐的发出一声大叫,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就已经躺在了地上。

  幻术!

  宇智波佐助大口喘息着,咬紧了牙关,爬起身来,对着远处的宇智波鼬发起了冲锋。

  拳脚相交,发出实打实的肌肉碰撞声,宇智波鼬淡定的迎接着他的进攻,仍有闲暇,对他的招式进行点评指导。

  而这却让宇智波佐助更加气恼,出招更加凌乱。

  “啪。”

  一根手指,稍稍用力,弹在了他的脑门上,与此同时,鼬用了巧劲,脚下一绊,佐助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佐助紧紧抿着嘴,坐在地上没有起来。

  直到一根手指,轻轻在他额头一点。

  “笨蛋...当个小孩子,有什么不好的呢?”

  鼬温和的声音让他心里的委屈便难以忍受了起来。

  佐助强忍着眼泪:“我...”

  “不要害怕。”

  鼬却仿佛未卜先知般,知晓了他内心最深处的感受。

  佐助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什么,鼬却轻轻抚摸着他的头发:“无论如何,我都会陪在你身边的,佐助...”

  宇智波佐助感受着哥哥手掌的温度,低下头来,一言不发。

  而宇智波鼬则把他拉了起来,耐心的将他身上的尘土拍干净,而后,才低声的说着:“佐助,你的梦想,是什么呢?”

  宇智波佐助一愣,随后,大声道:“我,要成为哥哥一样强大的忍者!”

  宇智波鼬却摇摇头,只是轻笑两声:“可是我...其实,很弱啊。”

  宇智波佐助难以置信。

  但宇智波鼬却只是轻声继续道:“你知道吗,从我第一次见到现在的五代目火影开始,我便一次都没赢过对方...”

  宇智波佐助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怎么可能...”

  在他心里,自家哥哥是最强大的,没有之一,怎么会,一次都没赢过日向结弦呢?

  宇智波鼬却看着他的眼睛,用温和平静的声音,叙述他和日向结弦的往事。

  “最开始,我还能勉强和他打的有来有回,虽然在近身的体术战斗上有所劣势,可用上苦无后,却也能看到胜利的机会,只可惜,那些机会我一次都没把握住,或者说,是结弦做的比我更好。

  再往后,我便几乎看不到胜过他的希望了。

  直到他在我还在忍校的时候,便加入暗部,和止水前辈并肩作战的时候,我便清楚,这一辈子,或许就只能注视着他的背影了。”

  宇智波佐助一脸惊愕的听着宇智波鼬开始细数日向结弦的成就。

  史上最年轻的忍校六年级生,最年轻的暗部中忍,最年轻的上忍,最年轻的上忍...

  最年轻的火影。

  一个个几乎让佐助觉得不可思议的成就被宇智波鼬说出,即便是佐助,在听完了这一切后,也隐约觉得,自己拿哥哥和对方比,似乎有点太为难自家哥哥了。

  “所以,你的梦想,是什么呢?”

  宇智波鼬又问。

  佐助犹豫了片刻,这回却说不出话来了。

  成为像哥哥一样的强者?

  可他都说了,自己并不强。

  那么自己的愿望到底是什么呢?

  强大?

  不如说...

  “想要成为像哥哥一样优秀的忍者。”

  他低声又说着。

  而鼬却追问:“什么是优秀的忍者呢?”

  佐助哑口无言。

  他希望自己能成为像鼬一样冷静、从容不迫、强大的忍者,可现在,却似乎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像哥哥一样了。

  “是这里,佐助。”

  宇智波鼬伸出手指,轻轻点在了他的心脏处。

  “这个世界上,真正强大的忍者只有一种——那就是拥有自己的信念,且对其坚定不移,持之以恒的走在追逐信念的道路上的忍者。

  如果想要和我一样...那么,你需要先找到,你内心深处,最重要的信念是什么。”

  宇智波佐助沉默着,似乎想到了许多,但最后,他仰起头来:“哥,你的信念,是什么呢?”

  宇智波鼬只是看着他,许久,才露出微笑:“我的信念吗?”

  他思索片刻,从怀里拿出一本小册子,凝视了许久,却又暂时收了起来。

  “在这里。”

  他指了指被自己放在胸前兜内的小册子,也不知,指的是这本小册子,还是这册子之后,胸膛之内的心脏。

  宇智波鼬佐助方才只是瞥到了一点,能看见的,只有火之意志的四个字。

  好像是忍校的老师们也会随身携带着的小册子啊。

  火之意志吗?

  佐助不知道为何宇智波鼬会收回手不给他看,但却头一回,对于那本小册子来了兴趣。

  “我知道了...我会去,好好找找的。”

  宇智波佐助说完后,便往屋外走去。

  走了几步,却又折回来,摊开手。

  “哥,给我点钱。”

  宇智波鼬从不吝啬,从钱包里掏出一小叠给他,却好奇道:“是要去买什么吗?”

  “我记得,木叶的书店里也有你的那本册子。

  不给我看,我就自己买就是了。”

  他说完,跑出了训练场。

  宇智波鼬只是凝视着他的背影,许久,轻轻露出微笑。


  (https://www.bxwxbar.com/book/16076352/36067196.html)


1秒记住笔下文学:www.bxwxbar.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xwxb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