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木叶:从解开笼中鸟开始! > 第一百三十一章 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第一百三十一章 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陪我去约会。”

  她语气轻松和简单的像是在聊着今晚的月色很美。

  日向结弦不得不正式的看着她,试图看清楚她真实的想法,但宇智波泉却只是淡定的站在原地,脸上被他盯着久了,才露出一丝浅笑。

  你玩真的啊?

  是啊。

  两人眼神交汇,明明谁也没说话,却仿佛已经聊了好几句,日向结弦沉吟片刻,点点头:“可以。”

  见他答应,宇智波泉勾起一侧的嘴角,侧脸看着他,竟有着些许妩媚,她撩起短发:“那就...说定了。”

  话音落下的同时,她的一头短发便突兀的燃起了小火苗,顺着发丝,顷刻间将她整个人都燃烧了起来,妩媚动人的面颊化作冰冷骇人的骸骨像,瞳孔中的写轮眼徐徐转动着,有些无奈的看着他。

  她看起来是真不怎么喜欢自己的这个样子。

  日向结弦却看的双眼放光——是字面意义上的放光,他的眼睛绽放着蓝色的光彩,眼中蓝白交错着的眸子宛若星河,静静地看着面前的女孩,时不时还偏偏头侧过身子细细打量。

  宇智波泉颇为不适的僵硬在原地,脑袋里突兀的想着:如今的自己,算不算全裸呢?

  呃...

  应该算吧,连皮肉都没了,应该没有人能比自己更暴露了。

  看着日向结弦越看越是入迷的样子,她不由轻轻摇了摇头:“很好看吗?”

  她摇头时,便有火星漱漱落下,一头短发宛若火焰凝成的绸带,不断燃烧着,却又依稀保持着形态,在日向结弦眼里,那真是酷极了。

  “嗯,很好看。”

  他真情实意的说着,宇智波泉便大大方方的双手叉腰,有些纳闷的低头看了看自己那一排燃烧着的,仿佛用血肉为燃料驱动着的排骨,属实没能理解他到底觉得哪里好看。

  只是,尽管如此,她还是不由微微翘起了嘴角,只可惜在火焰中,这笑容便显得有些邪恶。

  日向结弦被她‘邪恶’的笑容惊到回过神来,眼中蓝茫退去,啧啧称奇道:“已经足够了...真是难以想象啊,你的写轮眼竟然罕见的带有一定的阳遁属性,或者说,这也许就是所谓的阴属性性质变化?

  这已经暂时超出了我的知识范围,真是神妙啊。”

  泉解除了变身,火焰依旧是自发端开始消退,黑发、血肉、白色的肌肤、随着火焰的褪去便重新复原成原样,连衣服都未曾变化过,就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幻术一般。

  “厉害。”日向结弦赞叹着。

  就如同鞍马八云的幻术血迹一般,在这个神奇的忍界,总有一些能力会超出他的理解范围之内,比如轮回眼能支配的引力与斥力,简直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搞不清这玩意到底是怎么弄的。

  或许,连这些忍者自己都不一定会清楚自己施术的原理吧。

  日向结弦眯了眯眼,若有所思的想着——但比起其他能力,自己的眼睛能凝聚出的战铠,似乎某种意义上和泉的万花筒能力还是有些相似的,或许比起其他人的能力来说,泉的这种变身能力,对自己的研究意义会更大些。

  见他若有所思,泉便不由眉头轻挑:方才看着骷髅样子的我目不转睛,现在却眼神呆滞的不知想着什么,这个家伙...

  她竟不由笑了两声,笑声轻盈,看其阿里心情却格外愉悦,她迈开脚步,说道:“我大概还能坚持三分钟,结弦大人应当也是有话要对旗木前辈说的吧,走吧。”

  日向结弦嗯了一声,和她并肩随便向前行走着,正如泉所说的那样,只是漫无目的的往前走着,幽暗的世界远处,便出现了一座篝火。

  曾经还停留在此的野原琳已经不知去向,不知是和带土见过一面后心灰意冷的归于净土,还是去了什么其他的地方。

  远远的看着,日向结弦停下了脚步,泉跟着停下,没有提问,只是也瞪大眼向远处看着,但只能看到两个银发的男人背对着他们,面朝着篝火而坐。

  日向结弦的眼神温和:“再给他们一点时间。”

  难得看到卡卡西流泪的样子呢。

  似乎注意到了来者,卡卡西伸出手去,轻轻搭在自己父亲的肩上,与他低语着,说了几句,而木叶白牙便扭头看了一眼日向结弦,露出温和笑意,同样对着卡卡西也说了些什么,卡卡西面罩下的嘴角便微微上扬。

  日向结弦这才迈开脚步,走到近前去。

  “五代目火影大人。”旗木朔茂丝毫没有大前辈的架子,也没有因为自己已经死去而放下对火影的尊重,即便如今的火影,比之自己的孩子还要年轻许多。

  或许,也正是因为他如此注重这些对他而言,与信念无异的‘规矩’,才最终让他走上了以死明志的道路吧。

  日向结弦摘下头上的火之斗笠,对他微笑着:“白牙前辈,久仰大名。”

  “是吗?没想到,现在的木叶还会有人记得我...”旗木朔茂并不戳穿,只是爽朗的笑着,他站起身来,看着一旁甚至比自己好隐约高了那么一点的卡卡西,笑容愈发灿烂温和。

  他扭头看着日向结弦,轻声道:“多谢五代目大人这些年对卡卡西的照顾。”

  “嗯,他的确是个很不让人省心的家伙。”日向结弦开着玩笑,卡卡西便翻了个白眼,只是嘴角也翘着,却不言语。

  旗木朔茂看着两人的互动,笑容更甚,垂下眼帘,等到笑容渐消,才低声喃喃着:“这么多年来,我未能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五代目大人,卡卡西还能有着你这样的朋友在...我也就放心了。”

  他释然的抬起头,轻轻拍了拍卡卡西的后背:“等到下次见面的时候...可别这么年轻了啊。”

  卡卡西眼神直到此刻才浮现出些许落寞,但已经见过了分别的他,也只是无言的点点头,明明父亲只是一具虚影,但或许是在宇智波泉的瞳术的作用下,依然能让卡卡西感受到了彼此清晰的触碰。

  “旗木前辈。”

  日向结弦开口,便看到了父子二人都齐刷刷看向自己,不由笑着,又补充道:“我是说,朔茂前辈...不管别人怎么说,但在我的眼里,你,才是真正继承了火之意志的忍者。

  我希望能将木叶白牙的故事记录下来,放在校材中,让未来的孩子们看看。

  不知道,朔茂前辈,同意吗?”

  旗木朔茂有点手足无措:“我?”

  “嗯。”

  日向结弦认真的点头,而后,却又不自觉的,问着:“尽管在这种时候,问出这件事,或许不大合适,但我想要将朔茂前辈真正的想法记在书本之上,所以,请原谅我的冒昧——当年名震忍界的白牙前辈,到底是因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一条道路呢?”

  旗木朔茂沉默着,卡卡西却也因为这个提问,而扭头不着痕迹的打量着自己的父亲。

  他之前没问,是觉得已经没有必要去纠结那些已经过去的事了,在他的内心,已经隐约明白了当年父亲为何会做出那样的选择。

  可...

  他也想听听,父亲当年会选择自杀的,真正的原因。

  旗木朔茂徐徐闭上了眼,许久后,似乎才回想起了当时自己真正的想法。

  旗木朔茂有些尴尬,却又坦诚的轻声道:“或许只是因为我...太笨了吧。”

  他低声的说着,黯然道:“作为忍者,既然是因为我的选择导致了任务失败,那就该有人承担责任...与其让我的同伴们夹在中间备受煎熬。

  与其让我看着心目中的火之意志染上尘埃。

  不如就让我带着我心中的火之意志...

  抱歉。”

  他的话便停在了这里,扭头看着卡卡西,真情实意的说着:“真的很抱歉,卡卡西。”

  卡卡西什么都没说,只是摇摇头,轻轻的抓住了按在自己肩头的,父亲的手。

  日向结弦严肃道:“过去的黑暗,是无法遮掩住真正的火苗的。旗木朔茂前辈,受教了。”

  旗木朔茂有些惭愧的说着:“不...我...”

  他还想要说些什么,但眼前的三人却不由自主的,脚跟微微漂浮了起来,泉眉头微皱,眼中的万花筒加速转动着,几人这才重新落地,她眯起眼,不动声色,但在场的几人,却都意识到了时间无多。

  旗木朔茂索性也不再推辞,反正也已经是个死人了,木叶的事情如何,他的名声如何,他也不在乎了。

  他只是释然的笑笑,突然问道:“五代目大人,卡卡西结婚了吗?”

  “他连女朋友都没找过呢。”日向结弦轻笑着,扭头看着卡卡西,对方则面不改色的双手抱在身前,但为时已晚。

  作为一个曾经名震忍界的超级忍者,白牙的观察力十分惊人,早在卡卡西进来的时候,便注意到了他战术马甲里露出一角的书籍名称。

  不由得,旗木朔茂担忧道:“只是看这种书是结不了婚的啊...”

  “我知道我知道。”卡卡西不能再像面对旁人那般淡定,无奈的笑着:“我还年轻嘛。”

  “时间可是过得很快的,卡卡西...五代目大人,他的事,就拜托你了。”旗木朔茂看向远处,微微笑着:“那,我先走了。”

  他待日向结弦点头,便终于迈开脚步,跨过面前这团不知燃烧了多久的篝火堆,向远处的黑暗,迈步而去。

  身后的三人徐徐升上高空。

  他扭头回看,只看到了卡卡西对着自己用力的挥着手,他愧疚且欣慰的笑着,同样伸出手去,对着他轻轻一挥。

  ...

  等到三人重新回到办公室时,卡卡西的表情仍然十分复杂,即便脸上大部分都带着面罩,可也能看得出他的心情恐怕绝不平静。

  他仰起头,盯着天花板不知思索着什么,过了一会,才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低声道:“谢谢。”

  日向结弦只是笑,和卡卡西他一向不需要太客气,只是温和道:“鸣人那里还要你多费心——对了,我有件事想要知道,雏田那里,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卡卡西先是点点头,而后无奈地说着:“雏田...她大概是,还没有找到自己的忍道吧。

  我们都有是因为各自不同的理由而成为忍者,但她,却似乎逐渐已经失去了成为一个忍者的动力和目标。”

  日向结弦喔了一声,若有所思,他点点头,道:“我知道了。”

  “辛苦,回去休息吧。”日向结弦决定让卡卡西回去好好消化一下今天的遭遇。

  卡卡西默默点头,而后在离开前停下了脚步,说道:“明天,就帮我把眼取下来吧。”

  “嗯,我亲自来。”日向结弦说完后,卡卡西却摆摆手:“我觉得纲手前辈应该更靠谱点。”

  说完,他的背影便消失在了门口,日向结弦不以为意的笑笑,扭头,此刻的宇智波泉正眯着眼看着地板。

  “消耗很大吗?”

  日向结弦眉头微皱,而宇智波泉只是摇摇头,再次抬起眼来,眼睛已经恢复了平常的黑色瞳孔,她微笑着:“问题不大。”

  谁知道宇智波一族口中的问题不大是多大问题呢,日向结弦不置可否,但却还是叮嘱道:“普通万花筒一旦频繁使用,会出现视力下降的问题,如果过度使用,甚至可能会导致失明。

  平时要多注意。”

  据他所知,宇智波泉一直在族内特立独行,她的父母也不怎么和原本的宇智波一族的人打交道,有些东西,怕是他不说,她就不知道。

  “是。”宇智波泉点点头,笑道:“不出意外的,过段时间,我们就会搬出宇智波一族,我也打算搬出家住了。到时候,你要不要来?”

  ???

  日向结弦很想知道她这话到底有没有别的意思,但她嘴角勾着,眼神里的意思又不像是那么单纯,突然变得这么勇的宇智波泉让他感到一丝不适应,但面对他的邀请,他也只是含糊不清的说着:“如果有必要的话...”

  “搬到新家之后,按照惯例,不都要在自家招待一下朋友的吗?”宇智波泉却做出一副平常的样子,低低道:“我又没有什么别的朋友...”

  “我知道了...”日向结弦唉了一声,哭笑不得:“那约会还去吗?”

  “当然,这只是我随口一提的邀请而已...总之,谢谢,结弦大人。”

  她笑着,扭身离开:“我等你下班。”

  说得好像你不也得等我下班才能下班一样。

  日向结弦摇头拿起文件准备批改,但宇智波泉打开门的一瞬间,便不由停下了脚步,两双眼睛四目相对,日向熏幽幽的视线掠过她的身侧看向里面的日向结弦,又折返而来看了看宇智波泉。

  宇智波泉只是礼貌且平静的对她笑笑,便扭头进了火影办公室门前的保安室。

  日向熏下意识的眯起眼,盯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回头,又看向此刻低着头正在处理文件的日向结弦,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安静的进了屋子,把门关上,去了自己的办公桌把文件整理妥当,什么事都没有似的,和以往一样帮他处理事务。

  直到快下班时,她才轻声问道:“今晚的结弦大人想吃什么?”

  “抱歉,今晚有个约会...”他也没隐瞒,而日向熏喔了一声,微笑着的同时,什么别的话语都没说,只是安静的把东西收拾好:“那明天早上呢?”

  “嗯...随便吃点就好。”

  日向结弦一向不怎么挑剔,主要是合他口味的东西也就那么些,日向熏都很清楚。

  听到他的话,日向熏的脸上笑容便开心了些,嗯了一声,安静的去给工作收尾。

  日向结弦这才想明白,她是通过自己吃不吃早餐来侧面看看自己晚上会不会回家...

  他笑笑,低头看着文件,一只手撑着侧脸,眼神却有些飘忽不定。

  当工作时间结束,到了下班的时间,一向卡点下班的日向结弦却少见的没有吭声,还在思索着什么,日向熏却也罕见的,在下班时间一到,便和日向结弦打了声招呼,直接离开了。

  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夕阳的余晖落在身上,暖洋洋的,日向结弦扭头看向村外,伸了个懒腰。

  整理了一番心情,走出了办公室。

  门口的泉显然已经等候多时,等他出来,便也卡点下班。

  “先去换身衣服吧。”

  日向结弦提议着,泉点点头,却只是坦然地说着:“我没什么要换的...家里合身的衣服,大概就是剩下这样的近身作战服了。”

  “那就稍等片刻。”他一个飞雷神回到家里,不多时,变换了一副寻常的打扮,白色的长袖上连日向一族的族徽都没有,戴着的普通棒球帽把长发遮掩了大半,除了眼睛还有些摄人之外,乍一看,还真和他平时的气质相差甚远。

  “走吧,有幻术在,普通人是很难认出我的。”

  日向结弦微微一笑,宇智波泉这才察觉到,他身边若有若无散发着的瞳力和查克拉波动,暗自惊讶他的幻术造诣何时到了如此之高,但却也仅仅如此,她同样还以浅笑:“先吃饭吗?”

  “好。”

  日向结弦没有拒绝,反倒兴致勃勃的说起了要去哪:“前段时间,有个火之国内名气不小的大厨来了木叶,开了一家烤肉店,也不知道现在装修好了没有。”

  “嗯。”她对于去哪吃饭毫不在乎,自然而然的站在他身边,和他并肩而行着,两人漫步在木叶的街道上,身旁穿着常服的日向结弦只是用幻术对自己稍作掩饰,那些看到自己的村民便觉得日向结弦既熟悉又陌生,完全认不出他便是那位五代目火影了。

  而宇智波泉身上的战术马甲,和此刻平静起来,便显得有些冷淡的高冷面容也自带劝退属性,寻常村民看上一眼便不再多看,日向结弦也罕见的,像个普通人一样,享受着在木叶的平静日常。

  街道两边的高楼愈来愈多,日向结弦时不时仰起头来,看着那闪烁着的彩色招牌露出微笑,这种和他印象中的,穿越前的世界越来越像的景象,总是让他由心而发的感到惬意和舒适。

  远处突然响起的,是摩托车轰隆隆的引擎声,在木叶如今宽阔的街道上,村民只是稍作避让,摩托车便麻溜的穿梭其中,日向结弦望向远处,便看到了纲手一脸意气风发的骑在摩托车上,轰轰的扭着油门。

  身后的静音时不时发出带着哭腔的哀求声让她慢点,但纲手却哈哈笑着半点也不减速。

  以她三忍级别的能力,就是这摩托车突然原地解体了,都不会有人受伤。

  “看来,交通法和限速的规矩也该早点提上日程了。”

  日向结弦笑着,和泉站在路边,看着纲手顺着马路嗖嗖狂奔而去,村民们有的面露憧憬,有的还大呼小叫的满足了纲手的虚荣感——如今的摩托车还是个稀罕玩意,木叶里有这东西的人可不多,天天骑出来的就更少了,对村民而言,不仅不会对此感到厌烦,反倒觉得新奇无比。

  宇智波泉笑笑,看着宽阔的道路,和早在建设初期就规划好的,人行道与机动车道,感叹道:“也不知道,几年后的木叶的街上,到底会变成什么样的呢。”

  在木叶生活的最直观的感受,就是科技发展的实在是太快了。

  十年前大家还只有少量的人住在公寓楼里,街道上还都只是普通的石板路,但现在到处都是高楼,霓虹灯,街道也都用上了新的材质,每年都有大量的新鲜事物投入市场,最后被人民们运用到生活中。

  包括如今已经开始大规模量产的小型音乐播放器、电视虽然价格昂贵,但对于大部分忍者来说却也唾手可得。

  “前段时间宇智波一族内也有人买了一辆摩托车,结果因为在训练场飙车打扰了训练,被止水前辈罚了不少钱...”宇智波泉和他说着生活中遇到的趣事,也算是简介帮他了解着如今木叶大众的生活。

  日向结弦不厌其烦,反倒兴致勃勃的与她聊着,对什么都很感兴趣。

  两人一边蔓延着木叶的街道行走一边放松的聊着天,但比起小时候,或许现在的交流方式,才更让日向结弦放松许多。

  “结弦,这个...”她下意识的叫出了日向结弦的名字,指着不远处透明橱柜里的蛋糕,但话音刚落,她便意识到了自己省掉了敬语,扭头看向日向结弦,却见他笑吟吟的:“就这样称呼吧,下班的时候。”

  “嗯。”她嘴角微微勾起,指着远处的蛋糕:“我还没有吃过...能陪我去买一个吗?”

  日向结弦想了想,点点头:“走。”

  木叶的蛋糕店一般不会开的太晚,吃过饭再买,指不定便关门了。

  两人走到蛋糕店前,店内的女孩便提高音调:“欢迎光临!”

  宇智波泉苦恼的看着橱柜中琳琅满目的各种口味的蛋糕,望着上面不同的款式发着呆,过了一会,才求助似的抬起头来,店内的人便善解人意道。

  “新出的黑巧克力蛋糕卖的很好喔。”

  她指了指橱柜中的巧克力色蛋糕,而泉也不再纠结,伸手道:“请给我拿一个...”

  “两个,都先打包起来吧。”

  他看着泉,轻声道:“给熏也带一个回去好了。”

  宇智波泉面色不变,喔了一声:“好啊,不过,还是让我来结算吧。”

  她掏出钱夹,抢在日向结弦之前结了账,看着他无奈的笑容,清秀的脸上收敛了些许笑意,但还是能看得出,她的心情不错。

  两人提着小蛋糕继续走着,一家两层楼高的烤肉店便出现在眼前,日向结弦细细打量,门口写着的价位表还真不便宜,比起木叶寻常的烤肉店,价格高上一倍不止。

  《大名府烤肉》。

  店铺下面还写着店铺和厨师的简短介绍。

  ‘本店厨师曾为火之国大名府的御用烤肉师’。

  简简单单的名字让日向结弦忍不住面露笑意,没想到,连火之国大名的厨子,都会跑路到木叶来。

  突兀的,有了一种穿越前,兴致勃勃的去探店的心情。

  一楼只有楼梯和入口,走到二楼,才豁然开朗的出现了一个大平层,经典的日式格局,长长的吧台长桌后,是长长的烤肉用岩板,穿着厨师服的大厨和几个下手正在忙碌着,看到来人,便齐刷刷高声道。

  “欢迎光临!”

  招呼了一声后,日向结弦看去,此刻的店内人并不多,这里的消费不低,即便是中忍,大概也不能天天都能来消费。

  这里的装潢十分现代,大概是请了木叶的设计师用了很多最新的科技,无论是灯光,还是坐席、柜子、都十分符合日向结弦所喜欢的现代风,但却也和古朴的和式相结合,乍一看,还真和穿越前那现代的店铺没有什么区别了。

  日向结弦和宇智波泉坐在吧台前,一旁的客人日向结弦颇为眼熟,他打量过去,才发现对方竟是熟人,猿飞阿斯玛和夕日红。

  见到一旁出现的宇智波泉,夕日红和阿斯玛先是和她打了声招呼,而后才看向日向结弦,他简单的幻术也就误导一下平民,与其引起什么误会,他干脆在店里解除了幻术掩饰。

  原本还坐在座位上的两人立刻站直了身子:“五代目大人。”

  “是~没有打扰到你们吧。”日向结弦笑着说,而夕日红和阿斯玛则尴尬的笑笑,但很快,夕日红便用一种‘哦吼’的视线打量着二人,面带促狭笑意。

  “没有,只是没有想到,火影大人也会来这里吃饭...”阿斯玛的表情依旧有些不自然,面对如今的五代目,他不知缘由的,总觉得莫名有些抬不起头来。

  但日向结弦却只是竖起手摆了摆,对着一旁手忙脚乱的厨师和服务员说道:“火影下班了,也是普通人...总之,你们吃你们的。”

  夕日红扯了扯阿斯玛的袖子,猿飞阿斯玛这才想过弯来,哦哦两声:“是!”

  两人低声交谈着,但却也没再打扰日向结弦,日向结弦和泉看着菜单,泉还没想好要吃些什么,日向结弦便直接大大咧咧道:“请把菜单上的东西,都来一份吧。”

  夕日红面露轻笑,却碍于身份不能调侃,但心里却不由想着:不愧是能在木叶拉面创下最高五十六碗记录的男人啊...

  泉则放松的笑着,接过厨师下手递来的清水,打趣着:“差点忘了,和结弦你出来,大概是不用从菜单上做选择的。”

  日向结弦耸耸肩,和厨师闲聊了起来。

  厨师一边忙着准备给他烤肉,一边紧张的回答着他的问题。

  “火之国大名平时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有什么爱好?”

  “在那里的平均收入是多少?”

  “火之国首都里的物价现在大概是多少?”

  日向结弦起初还是无意的聊着家常,但聊着聊着,却还是职业病泛滥,直到泉轻轻用手肘碰了碰他,他才反应过来,厨师紧张的都不敢动手烤肉了。

  “抱歉,你认真料理吧。”他抱歉的笑笑,扭头看着泉:“一会吃完了想去哪?”

  泉撩起短发,伸手给他拿起筷子摆好:“去看看电影吗?雪之国的富士风雪绘新电影好像才刚上映两天,听说最近创下了票房记录呢。”

  “什么电影?”他有点兴趣。

  “《雪之恋》,听暗部的同伴聊过,是少有的没有卖弄忍者力量吸引平民,认真讲故事的电影。”

  泉说完,却耸耸肩道:“不过,大概也好看不到哪里去吧。但是听他们说,下个月会有一部很有趣的电影要上映。”

  “什么?”日向结弦疑惑地问着,宇智波泉便笑容莫名的看着他:“《回信》。”

  他一愣,随后一脸讶异的说着:“是我所知道的那个吗?”

  “嗯,就是那个火遍了忍界,但你却连一块钱版权费都没收到的小说《回信》,现在要被翻拍成电影了呢。”

  泉玩笑着,而日向结弦则做出一副气哼哼的样子:“拍的不好,我就找木叶的忍者去让他赔钱。”

  “电影里的火影可是个大英雄呢。”

  宇智波泉说完后,顿了顿,笑容浅了些,却声音轻盈的说着:“现实里的也是。”

  日向结弦扭头看她,女孩在暧昧的昏黄灯光下,侧着脸看他,一向清冷的脸上,浅浅的笑意格外撩人。

  “招牌隔膜肉,请品尝。”

  没什么好说的。

  干饭就完事了。

  日向结弦收敛话茬,不作回应,专心致志的干饭,等到终于吃饱,天色便已经晚了许多,红和阿斯玛也早就识趣的离开。

  菜单上的价格昂贵,但收费时,厨师却无论如何都要给他打个折扣,坚决只收成本价,好说赖说,打了个八折。

  两人离开饭店,漫步在街道,日向结弦看了看她身上的衣服:“电影就算了,去给你买几身衣服吧。”

  “好喔。”她满不在乎的点点头,两人便直奔商业区而去,木叶此刻没有宵禁,繁华的商业街便至少要开到晚上十点才会关门,对于前些年的木叶来说这是不可思议的事。

  随着大多数村民都有了工作,经济水平高速上涨,人民的需求便日益增加,也让店铺自然而然的顺应起了绝大部分平民的时间。

  晚上下班之后,和亲人朋友在街上走走逛逛,买买吃吃,已然是绝大多数木叶人的生活习惯了。

  日向结弦的幻术帮助他们像普通人一样自然的混入人流中,即便方才吃的已经很饱,但街边的零食小吃摊位,却还是让日向结弦兴致勃勃的挨个都吃了一遍。

  泉是彻底吃不动了,但看着他大快朵颐,也没忍住,蹭了两口。

  两人即像是好友,又像是情侣般的在街上逛着,走到服装店,她便看着琳琅满目的新衣服,踌躇不前。

  日向结弦也没想到,宇智波泉会在服装店前露出这样一副表情,疑惑的看着她,宇智波泉却叹了口气,低下头去:“你...帮我挑吧。”

  她表情稍显落寞,有些无奈的抬起头来,自嘲的笑笑:“我好像跟不上潮流了呢。”

  尽管这些衣服看起来都很新潮和漂亮,但不知为何,她却只觉得手足无措,不知道哪一件适合自己,也不知道哪一个符合现在的潮流。

  对于一个不过十八岁的女孩来说,这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但泉却在今晚,愈发的感到了一些力不从心——大部分女孩子喜欢的电影,她和日向结弦一样感到索然无味。

  女孩子喜欢的饰品,她却往往要先想想这些东西如果带上会不会影响自己行动,而非从美观的角度去看。

  看着这些漂亮的衣服,更是感觉自己与这些衣服格格不入。

  日向结弦沉默片刻,伸手,轻轻摸了摸她的脑袋:“你穿什么都好看...走吧,我给你挑挑看。”

  少见的被他像小时候那样摸了摸头发,泉笑笑,却觉得他的动作十分娴熟,细细想来,大概是从日向熏那里积累的经验吧。

  日向结弦认真的给她挑着衣服,思考着她如今的风格,没有去选一些太过于性感、可爱的衣服,反倒是逛来逛去,尽选了些较为中性的打扮。

  黑色的运动长裤,白色的衬衫,黑色的风衣,方便行动的黑色长靴。

  这几件乍一看不大搭配的衣服,被泉试穿出来,却显得格外的英姿飒爽。

  她看着镜子,转了几圈,不大自信的说着:“这样...好看吗?”

  总觉得,不像是女孩子该有的打扮。

  日向结弦嗯了一声,思索片刻,开始频频挑选不同的风格给她试试看。

  紧身的青色牛仔裤和白色短袖、各色的小衬衫与短裙、白色针织衫搭配黑色中长裙...

  泉就像个人偶似的被他换着不同的衣服,到了最后,忍不住出声道:“应该...差不多了吧?”

  连服务员都有些惊为天人,这还是她头一次见到,男孩子打扮女孩子,比女孩子本人还要用心和投入的。

  日向结弦长舒一口气。

  “都买下来吧。”

  泉眨眨眼,而日向结弦却笑着竖起大拇指:“原本还以为你只适合穿那样偏中性的风格呢,但没想到,你穿什么都很合适。”

  泉罕见的面颊微红,低下头去,此刻自己穿着的黑色短裙让她有些不大适应,下意识的压住了裙摆,上身的白色衬衫搭配着的是休闲的小领带,这种搭配...

  对于已经习惯了穿着作战服的她来说,还真一时有些适应不了。

  但日向结弦却心满意足。

  这种女高中生打扮的泉,完全彰显出了她本身便有的青春靓丽,短发之下的清丽面庞此刻稍显不自然的避开她的视线,紧张的压着裙摆的动作,含羞带怯,但偏偏她紧紧抿着嘴,看着又有些高冷。

  哪怕此刻让她穿越到现代,去演青春恋爱喜剧中的高冷女神学姐,都毫无违和感。

  鼓励服装自由,可真是太好了!

  要不然,以后的忍校,女孩子们也都免费发一套这样的制服算了。

  他笑眯眯的盯着看,直到服务员有些惊疑不定的问着:“真的要都买下来吗?”

  “嗯,试过的衣服,都买下来吧。”

  他笑着说。

  泉连连摇头:“我用不到那么多的衣服的啊...也没有多少穿的机会...”

  她垂下视线,过了一会,勾起嘴角:“不过,要是像今天这样的日子能多一些的话...”

  日向结弦看着她的眼神,只能笑着去结账,宇智波泉却坚持自己付了钱,等到离开,提着的大包小包属实不少,日向结弦便干脆打算到此为止,泉没有拒绝,只是说。

  “把小蛋糕吃了再回去吧...爸爸妈妈大概已经要睡觉了,而我也吃的太饱,放到明天可能就不好吃了...总之,一起吃掉吧。”

  她找着借口,和日向结弦,走到了此刻空无一人的小公园里,两人站在公园门口,望着只有一站昏黄路灯照亮的昏暗小公园,一时心情复杂的,默契的并肩停在原地,看了一会,才迈开脚步走了进去。

  这个承载了两人许多回忆,童年的地方,如今略显破败。

  新的大公园已经建成,这个偏僻又狭窄的小公园,设备也老旧的和如今的木叶格格不入,便渐渐地无人问津。

  她看了看远处的两个小秋千,最后,却还是和日向结弦走向了公园边的石凳,当年的小秋千,如今的二人,大概已经坐不下了。

  她放下了手中的衣服,松了口气似的,拿起手中的小蛋糕,以忍者的水准,即便这小蛋糕的包装并不算多牢固,也没有糊的到处都是。

  “一人一半。”她说着。

  日向结弦坐在石凳上,抬头望着明月,今晚的明月皎洁,明星闪烁着,见不到几朵云彩,温和的月光落在身上,混杂着夏日的晚风,温润中带着些许燥热。

  莎莎作响的树叶声和她拆开蛋糕的外盒声有些相似,直到一个小勺子承接着蛋糕送到他的嘴边,他才将视线从月亮上收回,落到身边的女孩身上。

  “只有一个勺子,一起吃吧。”

  她毫不在意的笑着:“不嫌弃吧?”

  日向结弦嗯了一声,凑前去将蛋糕吃掉:“很好吃喔。”

  软糯的蛋糕巧克力味厚重却不腻人,奶油和蛋糕配比的恰到好处,既能吃到奶油的香气,也能吃到巧克力和蛋糕各自的味道,混合在嘴里,香醇久久不散。

  即便他不爱吃甜品,也不由满意的点点头。

  泉收回小勺子,自己挖了一口,尝了尝。

  “这就是巧克力蛋糕的味道啊...”

  她没吃过。

  或者说,自从十二岁开始,她的人生似乎就已经逐渐走向了另一个风向,没有鸟语花香,唯有鲜血、孤独、冷寂、日复一日的陪在身边。

  日向结弦扭头看她,她只是愣愣的又挖起一勺,送到他嘴边。

  两人什么话都没说,你一口,我一口的吃完,日向结弦伸出手去,指了指她的嘴角。

  “沾上了喔。”

  她毫不在意的伸出舌头舔掉,而后看着他:“你也有呢。”

  然后...

  在他伸手擦掉之前,她便凑到近前来,用一种突兀的,蛮不讲理的姿态,亲了过来。

  该避开吗?

  在脑子里得到答复之前,她温软的嘴唇便已经落在了唇边,巧克力的味道逸散着,比之前更甜。

  过了一会,她面色如常的坐了回去,轻轻擦了擦嘴唇边,站起身来,看着日向结弦,眼神复杂的,低声笑着。

  “结弦...

  你为什么...

  这么熟练呢...”


  (https://www.bxwxbar.com/book/16076352/36046842.html)


1秒记住笔下文学:www.bxwxbar.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xwxb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