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木叶:从解开笼中鸟开始!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后宫起火,焉知非福

第一百四十二章 后宫起火,焉知非福


  今天晚上的风儿,甚是喧嚣。

  日向结弦坐在长廊上,穿着浴袍,乘着凉风,孤独赏月。

  隐约间,还能听到身后浴室内温泉里时而响起的哗啦水声,他目不斜视,约束着白眼的视野,心静如水。

  不敢看,也不敢听。

  只因为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温泉内的对话,他还是最好什么都不知道会比较好。

  而事实也正如他想着的,此刻还在温泉中的日向熏和宇智波泉,两人之间唯一能产生对话的对象,也就只有日向结弦而已。

  黑发扎在脑后形成丸子头,额边只留两束长发自然垂落的日向熏自然的单手撑在温泉边的石台上,白皙的皮肤因为温泉水而带着一股粉红的色泽,水波艳艳,堪堪平齐锁骨,纤细的手指如白玉般精致,轻轻撩着水波。

  “说起来,已经好久没有和小泉你一起独处了呢。”

  日向熏声音温和,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水面下隐约可以看到的,便是她懒散翘起的腿,交错叠着,在波动的水面上看去,像是两截白玉参差叠着,与黑石铺设的温泉底部形成鲜明的对比。

  在她对面的宇智波泉短发扎成小小马尾,有些孩子气的头顶着叠成方块的白色浴巾,规规矩矩的靠坐在温泉边上,一向清冷、简单的不施粉黛的白净面庞上,亦有两团粉霞染在面颊,凤眼舒适的微微眯起,但眼眶中的黑色瞳孔,却倒映着幽幽月光。

  “是呢。”她简单的回答着,看着日向熏的皮肤,眼神微微一滞,随后不自觉的看了看自己的双手。

  多年的暗部生涯与刻苦训练,再加上成长期多少有些‘封心锁爱’的中二想法,让她对自己的管理略显疏忽,此刻对比起来,自己的肌肤便稍显粗糙。

  虎口上因为经常练习刀术而生出的茧痕,肌肤上几道淡淡的,却不能忽视的疤印,让宇智波泉默默的向下坐了坐,将身体埋入温泉里。

  “阿拉~好像昨天的小泉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今天的泉,就已经是个漂亮的大美人了呢~

  也难怪结弦大人会答应和你出去约会了,我也好想和泉你一起出去玩啊~”

  日向熏对于她简单的回答,也半点也不见怪,只是笑吟吟的说着,语带慵懒。

  宇智波泉表情平静:“只要结弦大人下班,我就也可以休息了,小薰姐要是想一起出去玩的话,下班的时候都可以。

  只不过,我不大会说话,也没什么意思,和我出去,大概不会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就是了。”

  “是吗?可是我看结弦大人和你约会之后,好像也蛮开心的呢~”日向熏看起来完全没有吃醋,或是其他的意思,只是一副单纯好奇的样子,偏偏头:“那天,你们都干了些什么呀?”

  宇智波泉用汇报任务似的语气简单的说着:“去烤肉店吃了烤肉,买了衣服,吃了很多小吃,然后逛了逛街,在公园坐着聊了一会,回家。”

  日向熏却听得满脸都是羡慕:“真的吗?结弦大人好像还没和我一起逛过街呢,每次想要买衣服,都不知道他喜不喜欢。”

  “小薰姐穿什么都好看的。”宇智波泉说着,真诚的说道:“在暗部呆久了,我已经不知道现在的木叶女孩子,该穿什么样的衣服了。”

  日向熏笑吟吟:“怎么会呀,上次泉用的口红,就是木叶卖的最好的那一款呢。”

  口红?

  宇智波泉一时没反应过来她怎么知道自己那天用的是什么口红,一直眯着的眼微微瞪大,嘴巴也微微开启,若有所思的看着日向熏,过了几秒,才换上了淡淡的笑意。

  她的浅笑看起来幸福极了,竟让日向熏温泉下的那只手,不自觉的攥成了拳状,而后松开。

  “是...吗。”宇智波泉并没有对此多说些什么的意思。

  日向熏却慵懒的看着她,白色的眼眸在半睁的杏眼里,幽幽的映着水波:“下次要注意喔,结弦大人平时要见很多人,若是被人看到沾着口红,影响可不大好呢。”

  “我推荐用村子北边那家美妆店的口红,既好看,味道也棒,而且不容易染上,即便染上,一舔也就没痕迹啦。”日向熏脸上的笑容没有变化,而宇智波泉的脸上,浅笑消退,又恢复了平静的样子。

  她双手撑在池边,靠坐在石台上,偏着头,凤眼静静的凝视着身前对坐着的日向熏,架势看起来颇有一种霸气凌然的势头,只是头上依旧顶着浴巾,看起来不伦不类,反倒显得有些可爱,但偏偏她一脸成熟的平静之色,看起来十分自然。

  “原来所谓的亲吻,是这样的啊...

  下次,我会记得的,只不过,我一般都是让店员推荐给我...如果小薰很明白这些的话,可以陪我一起去买,也许能买到结弦喜欢的那一款。”宇智波泉看起来十分认真的说着,称呼却从结弦大人,变成了结弦。

  这种微弱的变化,日向熏却听得出来,她放下撑着侧脸的洗白手臂,放入水中,蜷缩在温泉里,水压到下巴的位置,粉色的嘴角微微勾着,轻声道:“好啊。”

  宇智波泉点点头,对话便就此结束,两人温泉两侧对视着,谁也看不到彼此有失态的迹象。

  等了一会,日向熏才笑眯眯道:“毕竟,我那么了解结弦大人嘛。”

  宇智波泉眉头一挑,少见用一种严肃的表情看着日向熏,仰着头,看了一会星空,才垂下眼帘:“是啊...你的确很了解结弦呢。”

  日向熏微微一笑。

  “那你说...结弦,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呢?”宇智波泉平静的说着,日向熏却突然有些沉默。

  我要是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孩,我不早变成那样了吗!?

  “不知道诶,他好像...只要是漂亮的女孩子,都很喜欢呢。”日向熏说着,俏皮的吐吐舌头:“这句话,可别和结弦大人说喔。”

  “嗯。”宇智波泉点点头,竟颇为认同她的观点,过了一会,才笑笑道:“那就好。”

  两人又陷入了沉默。

  过了一会,宇智波泉坐起身来,哗啦啦水声响动,她拿起浴巾,披在身上,轻轻舒一口气:“我洗好了。”

  “是吗?我还想要再泡一会呢,这可是难得的温泉水呀。”日向熏笑着说,泉便点点头:“嗯,那我先去换衣服。”

  日向熏点头,便看见了她高挑的身影被浴巾包裹着,走向换衣间。

  过了一会,便只剩一人的温泉里,日向熏面无表情的抬起头望着夜空,久久,发出轻轻一声略显躁意的叹息,身子缩入温泉,水在唇边,含糊不清的,轻轻念着。

  “明明...是...我...啊...”

  讨厌的家伙。

  明明这些年里一直陪在少爷身边,矢志不渝的追随着他的人只有我一个。

  她哼了一声,在水里闷闷挥出两拳,便像是出尽了恶气一般,站起身来,水珠蔓延着身体滴滴落下,她随手捋过,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些许笑意。

  但没关系,只要结弦少爷还接受自己,还有自己的立足之地在...她就永远都赶不走自己。

  比起耐心、执着,日向熏可不觉得自己会输给宇智波一族的死心眼。

  更何况,尽管对方不露声色...

  哼哼,我可是做了好多年心理准备的,你怎么可能比得过我的心跳嘛!

  而当日向熏踏出浴室门后,脸色却发生了变化。

  月光下,长廊边,宇智波泉俏脸粉红,浴袍稍稍滑落肩侧,靠在日向结弦身侧,嘴唇微启着,正缓缓的,从日向结弦脸侧抬起头来。

  “...谢谢,熏,像你说的那样,轻轻一舔,这一次,没有口红的印记了呢。”

  你刚洗完澡根本就没抹口红吧?

  日向熏的第一反应出奇的是找到她话里的漏洞所在,而后,便是手指用力的紧紧扣紧了浴袍的裙摆,脸上的笑容稍显僵硬。

  “结弦...少爷?”

  日向结弦却双眼微微瞪大:“不是你让她...”

  他扭头,看向宇智波泉,对方此刻却只是拆开头上的小马尾,甩了甩短发,一脸平静的看着日向熏:“我只是说,你告诉了我正确的亲吻方法...看来,是表达的不大清楚,让结弦误会了呢。”

  日向熏何等聪明,只一句话,就懂了为什么这个女人能偷袭得手了——去骗,去偷袭单纯好色的结弦少爷,这样好吗?这样很不好!

  我哪教了你正确的亲吻方式了?我只是告诉你口红...该死...

  日向熏也不动气,反倒笑了起来,笑声清脆,过了好一会,才点点头道:“嗯。”

  她迈开脚步,走到此刻一脸无辜,但她门清心里满肚子坏水的狗男人身边,呵呵一笑,伸手揽住他的腰侧:“没有看到你是怎么亲的呢,不过,没关系,好好看喔,这可是结弦少爷,嗯,结弦大人慢慢教给我的呢。”

  她不容分说的把脸凑了过去,没有办法厚此薄彼的日向结弦便充当了示范工具,在宇智波泉屏住呼吸的死亡凝视下,和她四片唇瓣贴着。

  月光下,长廊边,宇智波泉以极近的距离,沉默无言的注视着面前发生的一切,三观大受震撼。

  喂!?

  我都避着人呢!?

  过了好一会,声音消失,日向结弦脸色平静的一抹嘴:“好了,休息吧,明天还要回木叶。”

  他在两个女孩诡异的凝视中,一副淡定模样,麻溜的打开了主卧房门,推门而入,刷的关上,过了一会,窗户也嗖嗖关紧。

  两个女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里竟诡异的有些同仇敌忾了起来。

  不是...

  你真就什么都不拒绝啊?

  那有种你别关门啊!?倒要看看你能充傻装楞当木桩到什么地步!

  宇智波泉双手抱在身前,眉头逐渐皱起,而日向熏则抿了抿嘴唇,竟有些开心:“晚安。”

  “他...?”宇智波泉一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中了幻术,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会是这种展开,方才还温和接受了自己的吻的日向结弦,怎么能毫不避讳的在自己面前...

  太过分了吧?

  日向熏却脚步一顿,扭头看她,神色餍足的说着:“结弦大人曾经对我承诺过...是不会丢下我的。

  我也不会放弃。

  我甚至不在乎能不能和结弦大人结婚。

  只要能这样一直和他在一起就好了。

  泉...

  其实,早点放弃会比较好喔。”

  她微微一笑,去了自己房间,只留下大受震撼的宇智波泉呆呆站在原地。

  过了好一会,宇智波泉才长舒一口气,面色逐渐凝重了起来。

  坏了。

  争夺对象和争夺目标都不是正常人...

  放弃!?

  怎么可能啊...

  随着最初的震惊和心里的难过消退,她却逐渐寻思明白了,日向结弦为什么会这么做。

  她的脸色逐渐冰冷,许久,郁闷的轻轻一拳敲在长廊边的木质支柱上,走到主卧窗边。

  伸手,轻轻敲了敲窗户。

  里头,日向结弦的声音传来:“怎么了?”

  “别以为用这样的方式,我就会放弃...”宇智波泉说着,一向淡定安静的脸上,隐约浮现出些许怒意:“我是认真的!”

  过了一会,里头传来日向结弦低声且平静的声响:“这很难,也会很累的,泉。”

  “那又怎么样?总比失去了再后悔要强吧?”宇智波泉愤愤的盯着窗户内隐约的人影,直到对方拉开窗户,她才少见的对着日向结弦带着情绪说着:“我不是开玩笑,也不是没想清楚,更不是带着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也知道我想要什么,所以...”

  她伸出手,在日向结弦平静的脸上轻轻摩挲了一会,又重重给他肩头一拳:“别小看我啊,笨蛋结弦!”

  看着面前的女孩即生气,又严肃的样子,日向结弦凝视着她的脸,许久后,点了点头。

  伸手,抓住她锤过肩头后便没挪开的白皙手掌,轻轻摩挲她虎口的老茧:“嗯。”

  宇智波泉这才重重吐出一口恶气,一脸郁闷,语气低沉:“吻我。”

  日向结弦想了想,凑过头去,却被她抓着衣领不放开,恶狠狠的,动作略些粗暴的亲了许久,直到她的手跑到日向结弦后背搂着,日向结弦的手轻轻抚弄着她的短发和脊背。

  看着神情满足的宇智波泉仰起头来,眼里又恢复了往日温和的水波,日向结弦才小心翼翼的开口:“但还是要做好心理准备比较好...”

  这狗男人。

  宇智波泉少见的翻了个白眼,头一次发觉了他还有这样的一面,气笑了:“我知道!!!”

  “总之...”

  “下次不准这样故意气我了...”

  “很...难过。”

  她将脑袋使劲的往日向结弦肩头撞了撞,而后,才松开手,在窗外站直,舒了口气,恢复了平静:“我喜欢你,结弦。”

  日向结弦看着她,缓缓露出微笑:“嗯。”

  见对方一动不动,他认真的思索了许久,最后,肯定的给出了答复。

  “我也是。”

  宇智波泉的脸上这才绽放出了明媚的笑容,温柔的看了他许久,才伸手,抓住窗户:“晚安,花心的火影先生。”

  “晚安,以下犯上的暗部忍者小姐。”

  日向结弦配合她轻轻关上了窗。

  窗关之前,她低声嘀咕着。

  “还不都是跟你学的。”

  呃...

  日向结弦,竟无言以对。

  回到房间,半躺在床上,日向结弦若有所思的撑着侧脸。

  过程出乎意料,结果也出乎意料...

  但总之。

  后宫起火,焉知非福。

  渡过了这艰难的一晚,之后的日子里,大抵便能用一种更轻松的态度去面对两人了。

  这也是为什么日向结弦会特意带上她们两个一起出来的原因。

  尽管用的方式有点差劲...

  但如果不这样,又怎么能让她们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呢?

  与其编制一个美梦蛛网让她们不可自拔之后,再让她们看清身陷囵囫的危险窘境,却只能陷在其中不可自拔饱受折磨。

  作为一个真诚的坏男人,他觉得,不如一开始就就让她们知道,喜欢上一个不够专一的家伙,到底会遇到让自己多难过的事...若能接受,再谈其他,接受不了,也好过耽误别人一辈子。

  只是,当泉和熏都接受了事实,并且面对这一幕堪称‘残忍’的画面时,矢志不渝的坚持了自己的选择之后。

  压力,就来到了日向结弦这边。

  坏了。

  我到底要怎么回应这两份心意才好?

  他辗转反侧着,直至天明,才不得不停下。

  感情的事得稍作搁置。

  只因为,自今日,他便要正式返回木叶,准备就任木叶的五代目火影。

  并且,在今日,他将要亲手,拉开新世界的大幕。


  (https://www.bxwxbar.com/book/16076352/36030467.html)


1秒记住笔下文学:www.bxwxbar.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xwxb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