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木叶:从解开笼中鸟开始! > 第一百四十五章 起风了

第一百四十五章 起风了


  “在我很小的时候,总能听到一种声音。”

  日向结弦的实现平静,只是在叙述着事实。

  “有人说,宇智波一族的人高傲、孤僻、偏激,从不认为自己是木叶的一份子。”

  “有人说,宇智波一族傲慢、自大,从不愿放下身段,和村子里的普通人打作一团。”

  “还有人说,宇智波一族的人,将会是木叶最大的隐患,不除不快...”

  日向结弦笑了起来:“可事实,真的是这样的吗?”

  “我只看见,宇智波一族的人为木叶流的血从不比任何一个家族要少,宇智波人为木叶做出的贡献,也是每一个奋斗在前线的忍者都亲眼目睹,无可否认的。”

  “我童年的好友,宇智波鼬,如今已经成为了根部的领袖,他沉默寡言,不善言辞,但却有着一颗绝不逊于任何木叶人的爱心与忠诚,在这些年,我甚至会因为他对村子不求回报的无私付出而感到愧疚。

  鼬,谢谢。”

  日向结弦的双眼看向远处,阴影中的宇智波鼬只是略显僵硬的点了点头——他不习惯像这样站在台前被这么多双眼睛盯着看,可当日向结弦如此真诚的对他表达感谢的时候,心底,却陡然升起一股暖流。

  他嘴唇翁动着,却什么话都没说出来,只是表情平静的露出了平和的浅浅笑意。

  “宇智波一族的现任族长,我暗部时期的小队长,宇智波止水,如今的木叶暗部部长,更是一位承袭了宇智波一族先烈宇智波镜的优秀忍者,秉承心中的火之意志,自始至终未曾动摇过。

  他是我在暗部时的标杆,也是直到现在,我依旧十分尊重的前辈。”

  宇智波止水显然未曾想过日向结弦会提起他的名字。

  而日向结弦对着他笑着点头,宇智波止水便露出了有些憨憨的笑容,摘下面具挠着头,对着四周微微鞠躬,算是对此刻响起的掌声做出回应。

  “而之所以,要在此时此刻,说出他们的名字,谈起宇智波一族,亦是希望能借此机会,让木叶的诸位认清一点。

  从今日起,我希望所有的木叶人,能够团结起来。

  无论是大大小小的家族,还是平民、甚至于最近加入的移民,都能忘掉过去的隔阂,在这个崭新的木叶,全新的世界里,平等、幸福的生活在木叶村内。”

  日向结弦只是浅谈几句,并未过度延伸,但大小家族,或是心思透彻的平民们,却都因此打起了精神来。

  在这样一个日子里,如此认真隆重的指出这个问题,绝不可能是空穴来风。

  很有可能,这就是在提前打预防针了。

  不少聪明人甚至若有所思着,猜测起了这可能是之后木叶工作的重点,心中一肃,决定回家之后,就规范身旁的人注意言行。

  日向结弦点到为止,话头一转,便准备给这一次的对话收收尾。

  他先是认真的感谢了一些在临时火影时期做出突出贡献的忍者们,包括迈特凯、卡卡西,自来也与纲手这两位老牌三忍,木叶学校的优秀老师等等。

  而后,才说着。

  “未来的木叶,是更好的木叶,但在这个过程里,我们一定会遇到挑战。”

  “有些问题,有些挑战,可能来自于我们内部,这一部分,我们要顺应潮流,做出改变。

  但我相信,更多的问题,还是存在于木叶之外。

  但无论如何,无论是个人、组织、还是忍村、国家,都绝不可能阻止木叶进步的脚步!

  只要我还是木叶五代目的一天,木叶的未来,就绝不会有失败存在,我所渴望的未来,我所渴望的和平,将必然成为木叶的现实!

  但这一切,所需的,绝非是我一个人的努力便足够,而是需要木叶上下的所有人共同努力,才能收获的美好胜利果实。

  我愿在此做出承诺!

  只要诸位与我同样向往着那样和平、美好的未来,并愿意与我共同向前迈步!

  吾等前方!

  绝无敌手!”

  随着话音落下,身后火影岩上的幕布也缓缓落下,在四代波风水门的人像旁,日向结弦的头像被雕刻的栩栩如生,面带温和笑容,眉眼却颇为锐利,看起来既有着初代的温柔,又有着二代的威严。

  也就在此时,无论是忍者还是平民,也都尽力的回应着他的话语,山呼海啸着回应他最后的话语,而也就在这欢呼声中,日向结弦举起手臂,震声的最后说着。

  “准备好吧!新的时代已经来临了!”

  他放下麦克,轻轻压好火影的斗笠脸庞隐入面纱之后,对着人们挥了挥手,在狂热的呼喊声中,走下了台。

  他的活便算忙完了,但今晚的盛典,却并未就此结束。

  离开了广场的人们兴奋地讨论着五代目火影在这次仪式上所发表的事情。

  木叶迎来了一场盛典。

  人们不愿回家,在街道上欢呼着、享受着久违的激动地氛围,而日向结弦也及时的批准了这一次的庆典活动,只有今晚,直至凌晨,木叶都是灯红通明的,到处都是人们的欢声笑语。

  而今晚的事,日向结弦所表达的话语与想法观点,也都宛若长了翅膀似的,顷刻传遍了忍界。

  日向结弦深知舆论的重要性,他不仅将今晚的全过程用摄像机录制了下来,还将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制作出了木叶,或者说整个忍界历史上的第一个纪录片。

  以几乎白送的价格,低价铺货,大量向外运输售卖,短短几日,甚至连身处海上孤岛的雾隐村内,都有这纪录片的录像带开始流传了起来。

  如今的忍界,电视唯一的作用就是播放电影,而好看到能风靡整个忍界的电影却每年都没有一两部,大部分还是各家看各家的,传播程度有限。

  日向结弦此举即开创了一个新的摄录题材‘纪录片’,还用极其低廉的价格,亏本的向外疯狂出货,按照日向结弦的说法便是,只要是家里能有电视的,只要是能卖出去的地方,都要有这部影片在。

  日向结弦更是要求,要在每一个和木叶有关的店铺里,都挂一部木叶开发出的新型廉价电视,免费对街上的民众无限循环免费播放纪录片。

  纪录片内记载的,不仅有日向结弦的讲话,还有人们蜂拥而至到木叶的景象,演讲结束后庆典一般的氛围...

  他更是极其鸡贼的,连自己制作的宣传片和木叶的许多广告都巧妙地融合剪辑到了纪录片内,只要看完了全篇,就不可能注意不到这些东西。

  而这一切造成的影响力自然不言而喻。

  对于雨之国、茶之国这样的小国来说,依旧有人会吃不饱、穿不暖、无家可归,风餐露宿。

  当他们在街道上,看着和木叶有关的商铺内贩卖着的电视上,那繁华且现代的木叶‘城市风貌’,人们华丽的穿着,庆典上各式各样的美食,宣传片里让人不可思议的各种高新产物...

  可想而知,会对这些人造成多大的影响。

  火之国边境线一再出现移民潮,或者说,用难民潮来说更为合适。

  大量在原本的家乡艰苦度日的人们,憧憬着木叶,向火之国内进发。

  他们坚信,那本风靡忍界的《回信》小说中的主角,纪录片《五代目火影·开端》中的火影大人,会让他们过上更好的日子。

  一时间,木叶几乎被人们视作了理想中的乌托邦,冰冷现实中的幻想乡。

  木叶的工作有条不紊,一边在大名的默许下,接手了上炎以南的部分地界,势力范围陡然扩张,从原本一个大城市级别的存在,陡然化身为一个行省量级的存在,甚至犹有过之。

  在日向结弦的安排下,近些年被培养出的大量基层骨干人员开始接手周边的区域实施改造,自上而下的从根源上让那些城市变成木叶的样子。

  原本还有人对于他的大举扩展保持怀疑观望的态度,认为以木叶原本的体系,完全无法控制好这么多的城镇,或者说,进展会极其缓慢,但日向结弦却早有准备,用自己在木叶多年实行、并且得到了验证的体系照搬挪用,将一座座城市变成了小木叶一般的存在。

  而让人担忧的掌控力问题,也随着木叶通讯飞速扩建的一座座基站而消失不见。

  如今木叶推行的第一部手机‘枫叶1’,价格对于平民来说稍显昂贵,可能要一两个月的工资才能购置一部,还不含使用费用。

  但对于大部分忍者群体来说,却是在第一时间就进行了购买。

  尽管如今的手机仅能用于短信和电话、还有长长的天线,偶尔还有信号不良的问题存在,但也在推广之下,逐渐成为常态。

  和手机同时推出的,还有价格更低廉些的座机电话。

  座机电话的信号较为稳定,价格也比之手机几乎腰斩,再加上优惠和低廉的使用费,迅速在木叶推广了开来。

  毕竟,实在不行,还可以申请分期付款嘛。

  如今的木叶只要你有稳定的工作,就可以去银行申请个人信用卡,日向结弦对于信用卡的使用习惯培养较为谨慎,但他对于木叶之后的经济情况极为乐观,多重考虑之下,还是要多多鼓励消费,来刺激一下经济比较好。

  如今的木叶每天大把大把的票子用出去,也有大把大把的钱收入囊中。

  直到八月初,木叶又发布了一个更加震撼人心的消息。

  发行属于木叶的钱币‘木叶币’。

  日向结弦对于钱币的发行极为谨慎,他深知货币战争也是一场重要的战争,而他对于这方面的知识远算不得渊博,一步一个脚印,只是一再强调他所理解的货币的意义所在,交给自己的幕僚团进行分析、模拟、规划。

  如今木叶的幕僚团,或者准确地说行政部,也逐渐人手充盈了起来。

  每年新毕业的学生们、再加上一些外勤忍者申请调职得到通过的人数,几乎能为木叶的各类部门补填近千人的空缺。

  木叶村内自然是不可能完全消化下去的,但木叶如今正处于疯狂扩展的事态,除去木叶村内之外,还有一些火之国内接手来的城池、自行开发建造的城镇需要人手。

  如今木叶膨胀的程度,简直让人震惊——原本的木叶,大小便已经足够惊人,但目前,单单木叶一村的大小,就足以称得上是忍界第一大‘村’。

  建造规划已经到了木叶六环开外不说,人口密度竟然还在诡异的不断上涨着。

  得益于木叶多开辟的诸多赛道,诞生了诸多的工厂与公司,只要是经过培训教育后的普通人,都能获得一份工作,木叶接收移民的人数也开始逐步上升。

  火之国作为一条缓冲带,被动消化着大量木叶暂时吃不下的人口,急的大名都要哭出声来了,但却又不得不从国库掏钱替他把流民安置在自家国境内。

  要是这些人老老实实都是当他火之国的子民也就算了——可谁不知道,这群人分明就是木叶的潜在人口,只要木叶愿意打开大门,这群人分分钟从火之国人变成木叶人。

  尽管名义上木叶人也是火之国人,但实际上...

  而木叶这样大肆基建、收纳难民、发行货币等等的财政压力,又是怎么消化的?

  自然是要让其他国家和忍村去帮忙消化的嘛。

  风之国连续数月贸易逆差屡屡创下历史新高,但却又不敢闭门造车,有砂隐村的贸易条件在,他们必须要忍受木叶商品对自家经济的降维打击。

  低廉的价格、更好的品质、更多的就业、可风之国的人是在给木叶打工,为木叶赚钱,拿着木叶的钱再去买木叶的商品,他风之国能收的税却低的不行...

  穷,太穷了!

  风之国大名眼中含着泪,却又不得不花钱请木叶通讯社来建基站...但凡是个有脑子的人,都知道电话的重要性。

  电视的重要性风之国大名没看出来,但日向结弦组建的木叶电视台却已经开始在火之国逐步发挥起了作用。

  木叶特摄班已经成立,大量充斥着‘火之意志’的粗制电视短剧开始通过信号传播、每天都能在新闻里看到近期忍界的新闻...

  日向结弦还十分鼓励个人、或小家族们也参与到这种经济腾飞的过程里,雨后春笋般,各类品牌也开始出现了。

  尽管木叶的官企还具有很多领先,但这世界上总是不缺少聪明人的,各类商品在经济的促进下不断涌现,各行各业同样进入了井喷般的超高速发展期。

  但不得不说,日向结弦还是小看了某些人搞钱的热情。

  在木叶各类商品的层层围剿之下,砂隐村竟然也有样学样的创建了砂隐冶金公司,在冶金行业杀出重围,头一回在市场上开始收割起了财富。

  罗砂这不是东西的家伙,还真是有点东西。

  由于千代老太太的存在,砂隐村还在药品等细分领域内也出现了诸多能和木叶抗衡的产业,维持着砂隐村的经济...当然,风之国还是血亏就是了,他们压根跟不上如今忍村科技竞赛的速度,被遥遥甩在身后。

  雾隐村比较可怜,地理位置的封闭让他们只能不断向海洋领域寻求发展前景,能不能找到一条出路尚且不知,但在木叶的帮助下,大量工厂还是开始建设了起来,雾隐村只能含着泪,看着木叶开始收割财富。

  但也并非全都是坏处——起码,木叶在赚钱的同时,也确确实实提升了各个忍村的人民的生活质量,给木叶的工厂打工,那不也能赚到钱吗?这些钱多少还是会回流一些到雾隐村的本土市场内的,再加上雾隐村多年积病,大部分人对未来预期较低,导致倾向于储蓄的人比较多。

  照美冥灵机一动,照搬开银行,竟然开始寻思着,借着银行的储蓄,学学木叶搞投资了。

  赚不到木叶的钱,难不成还赚不到其他小国家的钱吗?

  赚水之国的也行啊!

  嗯,日向结弦开了个好头——大家都开始不把自家大名当‘自己人’了。

  但比起雾隐村,砂隐村来说。

  在这种情况下,最着急的,却是本该稳坐钓鱼台,优势很大的云隐与岩隐。

  八月中旬,土影与雷影会面,终于,在八月末,发布了一则震撼忍界的消息。

  双方决定着眼眼前,共创美好未来!

  云岩联盟,成立了!

  整个忍界,似乎刮起了一阵看不清的微风。

  在短短两个月后,十月中旬,不断吹拂在忍界的微风,却陡然凝聚成了一股巨大的风暴。


  (https://www.bxwxbar.com/book/16076352/36027907.html)


1秒记住笔下文学:www.bxwxbar.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xwxb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