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木叶:从解开笼中鸟开始! > 第一百五十二章 新年

第一百五十二章 新年


  “放屁,分明是木叶的烤鸡肉串最好吃!”

  “胡说,陇隐村的烤鸡肉串最好吃!”

  “你放屁!”

  “你放屁!”

  当大蛇丸站在门口,听着里头传来的聊天声时,一时愕然的迈不开脚步。

  日向结弦却表情淡定的推开了门。

  出现在大蛇丸脸前的,便是让人脊背发凉的惊悚一幕。

  干净整洁的狭窄单间内,除去此刻被灯光打亮的白色墙壁和天花板外,只有相对挂在两边墙上的两个脑袋。

  团藏和飞段听到开门声,齐刷刷扭头看向打头而来的日向结弦,随后,团藏才看见了日向结弦身后的大蛇丸,表情一喜:“大蛇丸,你也来了?”

  大蛇丸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头一回认真的开始思考起了自己对长生不死的思考——如果是像团藏这样活着的话...好像长生也没什么意义了。

  团藏表情看起来却很亢奋,哈哈大笑着:“正好还有一面墙空着,来,大蛇丸,你说说看,到底是木叶的烤鸡肉串好吃,还是陇隐村的烤鸡肉串好吃?”

  大蛇丸一时无言,没想明白,曾经那个阴沉、老谋深算的团藏,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德行?

  看他那癫狂的样子...

  大抵是,已经疯了?

  日向结弦双手抱在身前,靠在门边,懒洋洋道:“现在肯定是木叶的更好吃一点,毕竟现在的调味料比以前复杂多出了几十几百个以上。

  嘛,不过你们大概也体会不到就是了。”

  “以前的呢?以前的肯定是陇隐村的好吃!算了,你肯定会说木叶的好吃...不公平!不公平!!”

  飞段哇哇大叫着,而团藏则一脸狂喜哈哈大笑着:“我赢喽!学狗叫,快点,轮到你了!”

  信息量有点大。

  谁也不知道这俩人被关在一起,到底聊了多少,用了多少方法来排解无聊,团藏又遭受了何等的精神攻击。

  飞段毫无疑问是个精神病,而团藏本身也就不大正常,俩人负负得负,可谓是折磨到一块去了。

  “怎么样?某种意义上,这俩人可都是你长生不死路上的‘伙伴’呢。”日向结弦似笑非笑的扭头看着大蛇丸。

  大蛇丸懂了。

  他低头,看了看手上的镣铐,笑了笑,伸出舌头,轻舔嘴唇:“我渴求的可不仅仅是长生不死而已...我只是觉得,倘若不能永生,那生命便毫无意义...唯有得到了真正的永生,或许,我才会知道,我的人生到底有什么意义吧。”

  日向结弦却满不在乎道:“是吗?”

  “那么,你所追求的,到底是接近于永生的长寿,还是不死?”

  日向结弦的问题让大蛇丸沉默片刻,而日向结弦却继续说着:“只是长寿的话,我觉得,你现在也差不多快要达成目标了——就像你身上这具白绝的身体,比兜培育出的生命力还要旺盛几分,只要定时更换身体,你活个几千岁说不准都能做到。

  只要别再对自己的灵魂动手段,把自己玩废了就行。

  而如果想要的是不死...”

  日向结弦瞥了一眼房间内的两人:“那就必须要有绝对强大到凌驾于所有人的力量,成为神一般的存在,直至无人能对你的永生造成半点阻拦为止。”

  他扭头看向大蛇丸,语气平静:“如果你想要的是前者,很好,你现在就可以去寻找人生的方向了。”

  “如果你想要的是后者...”

  日向结弦伸手,轻轻搭在大蛇丸的肩头,大蛇丸竟诡异的感受到了一刹那的战栗感——这是一种往日里,只有别人因为他而感受到的恐惧感,是来自于生物本能反应,这让大蛇丸多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他扭过头去,冰冷的蛇瞳里,竟闪过一丝惊叹之余的贪婪,日向结弦只是微微一笑,下一刻,黑色的咒印纹路便宛若腐骨之毒般自他身上凝聚而起。

  最后,在大蛇丸的额头,化作了黑色的痕迹。

  “改良版笼中鸟。”

  大蛇丸只一瞬,便感受到了情况不对,脸色一变,便想要挣脱手中的镣铐,但却为时已晚。

  巨大的压迫感自灵魂深处传来,大蛇丸竟然觉得自己的身体隐约的,竟有些失去掌控的意味。

  “狡兔三窟,将灵魂分散,作为复活的手段,倒是个不错的思路,但是你本身的灵魂强度也只是略强于人,再分割分割,灵魂便显得孱弱不堪。

  不必挣扎了。”

  大蛇丸双手一软,愕然的看着日向结弦:“这是...和灵魂有关的术式?”

  “牛刀小试,也只是拿你练练手,看来,对于像你这样灵魂特别虚弱的家伙,这类术式有特殊加成呢。”

  日向结弦松开手,随手一挥,淡淡金光闪过,大蛇丸手上的镣铐便解了开来。

  “大蛇丸,要有自知之明。”

  他微笑着,看着大蛇丸:“如果下一次被我看到你对我,或是对其他人出现那样的眼神。”

  “你的有期徒刑,很有可能变成死刑喔。”

  日向结弦的话下意识的让大蛇丸微微眯起了眼,开始思考起了自己这次主动自首到底是不是个好主意了。

  但最后,他也只是无所谓的笑着点点头,他语气幽幽道:“只要我刑满释放...”

  “在你再犯错之前,就可以以正常的木叶人的身份生活了。”

  日向结弦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大蛇丸便满足的点点头。

  数百年的刑期看似漫长,但只要在木叶做出突出贡献,就能缩短刑期。

  哪怕这一切都只是画出的大饼,几十几百年的时间,如今的大蛇丸倒也不是特别在乎。

  “我带来的那些小家伙们,就当做是我送给五代目的就任礼物了...音隐村也是如此。”

  大蛇丸低沉的笑着,脸上漠然的说着:“什么时候开始工作?”

  “今天。”日向结弦摆摆手,过了一会,远处走来的药师兜让大蛇丸分外眼熟,他有些遗憾的看着对方,过了一会,笑了笑:“药师兜,我知道你。”

  “久仰大名。”药师兜只是平静的打了声招呼,手上拿着的,便是电子脚铐:“从今天起,这枚脚铐即便是洗澡睡觉也不能脱离身体,内置的仪器会随时监控你的情况,只要被你脱离,就会发出预警。

  每个月的今天,必须要在研究部内更换脚铐。

  只要能做到这一点,你就可以在研究部的单身公寓里正常生活了。

  但由于你的身份,薪资待遇只有同级的三分之一,没有补贴,休假同样也只有三分之一,能接受吗?”

  “当然...”大蛇丸满不在乎的答应了下来。

  日向结弦微微一笑:“我期待你们两个人合作,能尽快将外道魔像解析完毕。”

  “了解。”

  药师兜说完,便催促道:“大蛇丸,请尽快。”

  大蛇丸没话说,立刻戴上了脚铐。

  而此刻,房间内还是吵架的飞段和团藏,才似乎迟了好几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别说是团藏,就连飞段都大声嗷嗷叫着。

  “我也能戴罪立功啊!五代目!我能替你杀人!”

  “结弦...大人!五代目大人!我也能戴罪立功!”

  团藏眼中难得清明了起来,他急切到破声道:“我也能为木叶立功啊!”

  “你们已经在为木叶做出贡献了。

  再次感谢你们二位对木叶奉献出的血肉身躯,对我们的医疗系统做出了巨大的突出贡献。

  你们的死刑因此转为无期,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日向结弦双手轻轻鼓掌,而后,莞尔一笑:“先这样。”

  团藏和飞段齐齐傻了一瞬,而后,飞段破口大骂:“我就知道你特娘的不是好人!畜生!有种杀了我!整天让我和这个狗日的老头在一块聊天,有什么意思!我要死我要死我要死....”

  团藏则用了另一条路,苦苦哀求道:“我为木叶立过功,我为木叶流过血啊!!!我要见三代!我要见二代目!你让他们来评评理啊!你不能这样...”

  日向结弦动作轻柔的关上了门,关门前,还对团藏摆摆手:“我酌情考虑。”

  团藏嘶吼一般的大叫声随着咔哒一声关门声,变成了微不可闻的响动。

  “这间隔音房做的真不错。”日向结弦赞叹一声。

  药师兜恭敬道:“是您领导有功。”

  “我可什么都没做。”日向结弦笑着摇摇头,看了一眼大蛇丸,而后道:“交给你们了,尽快搞定。这件事关乎着我什么时候能够退休...拜托了!”

  药师兜满脸无奈的笑着:“是,结弦大人,我尽力。”

  大蛇丸则一脸不解的看了看日向结弦,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退休?

  这家伙不是还年轻吗?

  但日向结弦却已经离去。

  大蛇丸带着电子脚铐,颇为不适应的活动了一下,但很快便抛之脑后,反倒兴致勃勃道:“现在就去研究室吗?”

  外道魔像...我很感兴趣!

  “是的,不过在那之前,你得补补课。”

  药师兜平静的看着他,说道:“先从基础的设备使用开始学起吧。”

  大蛇丸眉头一挑,是不是有点小看我了?

  但当大蛇丸看见研究室内的景象后,即便是他,也不由瞳孔伸缩:“...这就是木叶的水准吗?”

  高大的外道魔像上遍布线缆。

  无数计算机和屏幕遍布周围。

  一个个研究人员在各类机械面前操控着。

  一具又一具蕴含着查克拉的巨大肉团被器械碾灭做成营养液送入外道魔像...

  诡异到让人有些不寒而栗的场面,却让大蛇丸兴奋了起来:“从哪开始学?”

  ...

  大蛇丸的事暂且不提。

  日向结弦回到办公室后,比起大蛇丸,更关注的,还是他带来的那一批人。

  包括漩涡香磷、重吾、君麻吕这些特殊血迹拥有者,更是他关注的重点。

  不得不说,大蛇丸的这批手下,很好的满足了日向结弦的收集癖。

  原著中很多夭折的悲剧人物此刻也还活着,更是让他有了点心满意足的成就感。

  细细思索一番后,日向结弦认为,这群人最好还是也都先丢给鸣人比较合适。

  先让他用嘴遁给这群人洗礼一遍,自己再接触,应当会比较省时省力。

  细细一想,日向结弦觉得自己给鸣人的安排还真没错——让这家伙去忍校实习,哪里还需要担心未来一代的思想问题?

  就是里头有敌人的卧底,以鸣人的本事,说不准都能给他嘴叛变了。

  YYDS。

  时间便在木叶一点一点的变化中悄然流逝着。

  木叶六十七年,一月一日。

  雪花飘飘的夜晚,整个木叶却大红灯笼高挂着,鞭炮烟花声不绝于耳。

  在日向家的族地中,日向结弦悠然的坐在翻新过的自宅客厅里,缩在白色的绒毛毯里,慵懒的撑着头侧躺着,望着庭院内的雪景。

  日向熏哼着小曲,穿着漂亮的白色和服,清扫着庭院中的积雪,房间内的电视播放着新年特别综艺节目,木叶新年晚会。

  青春靓丽的少女偶像们在舞台上载歌载舞。

  “结弦大人,别躺着啦,收拾一下,一会要去夫人那里吃饭。”日向熏抬起头来提醒他。

  尽管都是在一个大宅子里呆着,但日向结弦如今还是更习惯自己呆在自己的屋子里——免得唠叨。

  如今的母亲已经陷入了中年焦虑中,迫不及待的想要抱孙子,只要一见面,就催促他赶紧选个姑娘先生个崽给她玩玩再说。

  嗯,日向结弦觉得,母亲之所以想要孙子,就是想找个小孩子陪她玩...年纪大了,孩子也长大成人,难免孤独。

  “知道了。”

  日向结弦懒洋洋的回应着。

  过了一会,门口却传来敲门声。

  “哥!”

  宁次的声音响起。

  日向结弦头也没抬,看着电视里的漂亮小姐姐随着音乐舞动:“怎么了?”

  “妈妈催你快点去!”

  宁次抬高了音量。

  日向结弦疲懒道:“我知道啦,一会就去...”

  “快点吧,泉姐姐也来拜年了。”

  宁次说完,便见怪不怪的扭头离开。

  原本对自家哥哥的崇拜虽从未减少过,但越是亲近,他便越是对自家哥哥在家时愈来愈懒散的样子感到幻灭——你得支棱起来啊!哥!

  日向结弦抱着毯子翻了个身。

  日向熏没忍住,噗嗤一声低笑,放下扫帚,在长廊拖下木屐,踩着白色的长袜,走到近前来,跪坐俯下身去,轻轻把手放在他肩侧:“起来啦!”

  日向结弦哼唧一声。

  她俯下身,近乎于咬着他耳朵:“快点啦,结弦大人...”

  “痒。”日向结弦一扭头,她便低下脑袋,趁机亲他一口:“新年快乐!”

  “真是狡猾...”日向结弦习以为常的笑着,伸手摸了摸她白净的面颊,脑袋挪了挪,躺在她膝盖上。

  “结弦少爷今年第一个亲亲的对象,依旧是我呢!”她一脸幸福,伸手摸着他的脸,轻轻梳理他柔顺的白发。

  日向结弦却见怪不怪道:“泉又不在乎这个...”

  “是吗?”熏嘿嘿笑着,扭头,看向屋外,心里默数几个数,果不其然,很快,传来了泉的脚步声。

  泉穿着一身红色的和服,明艳的不知该如何形容,脸上难得的画着浓妆,却不显妖艳,清冷的脸上画好的妆容,竟让她看起来妩媚之余,还多了几分庄重。

  她撩起和服的裙摆,轻轻踩着木质长廊,小碎步走到门前,看见日向结弦躺在日向熏腿上,发出轻轻一声啧响,日向熏便对她眉头一挑露出坏笑。

  “今天很漂亮呢,泉。”日向结弦坐起身来。

  泉却幽幽说着:“却还是要亲自来找你,你才愿意来看我一眼呢,结弦。”

  私下里,她是和日向结弦最像朋友关系的存在。

  日向结弦讪笑一声,站起身来:“只是想多躺一会嘛...”

  “那就在躺一会好了。”泉自然而然的也跪坐在他身边,纤细的手掌,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膝盖,什么话都没说,凤眼深邃的凝视着他。

  日向结弦瞥了一眼日向熏,对方则只是吐吐舌头:“好啦,给你一点时间...结弦少爷,我先去夫人那啦,记得赶紧去,别让夫人等急啦。”

  她起身,撩起白色的和服,却暗道失策。

  早知道穿另一套艳丽一些的了。

  泉真诚道:“谢谢。”

  无论如何,对她能识趣的让开,泉很满足。

  熏哼哼笑着,离开房间,日向结弦这才又躺了下去。

  扑鼻的香气让他微微眯起了眼,在她结实的大腿上往里缩了缩脑袋,靠着软乎乎的小腹,这才满足的闭着眼:“好香。”

  “是...是吗?”泉面颊微粉,露出笑容,伸手轻轻在他嘴角擦了擦:“真是的...”

  日向结弦抬头看她。

  她低着头,眼神相处,些许暧昧,便无声流淌着。


  (https://www.bxwxbar.com/book/16076352/36022259.html)


1秒记住笔下文学:www.bxwxbar.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xwxb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