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木叶:从解开笼中鸟开始! > 第一百六十一章 神只有一个

第一百六十一章 神只有一个


  三代雷影出现的第一时间,双眼便捕捉到了在远处那带给他极大威胁感的日向结弦,而后,眼睛看到的,便是在他身旁不远处的巨大凹坑之中四代雷影艾的尸体。

  即便是秽土转生出的身躯,此刻,三代雷影的眼中的瞳孔仍自在剧烈的颤抖着,他双拳逐渐握紧,声音低沉而饱含着无尽的杀意:“艾...”

  倒在那里的,既是云隐村的第四代雷影,亦是他的儿子啊!

  尽管尚且不知前因后果,但当雷影看到那具尸体的时刻,他便已经明白了自己要做的事。

  而另一个同样被秽土出的存在,宇智波斑,则只是眉头微皱,打量着四周的同时,陷入了沉思,沉默着没有开口说话,而是在思考着哪里出现了问题。

  毫无疑问,此刻的情况,是在一场即便是宇智波斑都未曾经历过的巨大战场正中,五个隐村的人齐聚于此,但不出意外的话,胜负大抵已经分出了。

  宇智波斑看着远处半山腰处完整的木叶部队,又看了看身后残缺的、伤兵遍野、气势濒临崩溃的联合部队,再结合不远处那有着独特瞳术,陌生的木叶新任火影。

  最后,得到了一个让他都有些意外的结论。

  难道是那位火影,独自一人就战胜了这么多忍者的联合部队?

  从战场痕迹来看,其破坏力...

  甚至有可能不亚于自己的天碍震星。

  “有趣。”

  宇智波斑双手抱在身前,瞳孔中的写轮眼徐徐转动着,却也在同时心中一紧,意识到了情况可能和自己原本所预想的不同。

  计划失败了?

  是哪里出了问题?

  既没有看到带土,也没有看到任何和自己计划有关的存在...自己到底是怎么被秽土出来的?

  宇智波斑百思不得其解,但就在他思考的时刻,三代雷影却已经冲了出去。

  同样的最强雷遁查克拉模式,但却有着远比四代雷影更可怕的速度与威力,这位曾经被誉为最强之矛、最强之盾的天才雷影,被一万岩隐围攻,也只是因为力竭而死。

  如今在秽土状态的无限查克拉的加持下,在痛失爱子,悲痛欲绝的情况下,暴发出了比之生前,甚至更胜一筹的可怕爆发力。

  日向结弦站在原地,只是先看了一眼宇智波斑,而后,看着已经冲到了面前的三代雷影,表情平静的伸出了手。

  “回天!”

  信手拈来的回天在面前形成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回旋气罩,来势汹汹三代雷影愤怒的一击命中了回天,僵持片刻,毫不意外的被弹飞出去,但却只是毫发无伤的落地,而后,再次如同一个愤怒的公牛般朝着日向结弦冲来。

  “我能理解你心中的愤怒...

  只是,这种力量,还远不足以支撑你对我的复仇。

  退下吧,回到你该去的地方。”

  日向结弦表情淡漠的看着再度冲来的三代雷影,伸出手指,对准了他急速奔来的身影,轻轻一点。

  金色的激光爆射而出,完整的覆盖了他整个身躯,三代雷影的身体竟短暂的在光束中抗衡着向前继续冲锋着,但却遗憾的止步在日向结弦的身前,伸出的手臂,紧握的拳头,停在日向结弦的手指前一寸,而后,湮灭灰飞。

  这恐怖的金色光束,竟然连秽土转生出的不死之躯,也能全部汽化后使其湮灭,其中蕴含的巨大能量,让一直还在思索情况的宇智波斑都不由为之侧目,表情一肃。

  “仙人模式?不,不一样...这种质量的仙术查克拉...”

  宇智波斑专注了起来,他微微扬起下巴,看着不远处的日向结弦,声音平静:“喂,那位年轻的木叶火影,你是?”

  “宇智波斑吗...我是木叶的五代目日向结弦。”

  日向结弦甩了甩手,手指处传来微微的石化感觉,他捏了捏手指,石屑飞溅落下,身体中传出的感觉在告诉他,他体内的仙术查克拉虽然仍在源源不断的合成补充着,几乎用之不竭,但,随着仙术查克拉越用越多,他的身体便以更快的速度汲取着身旁的自然能量。

  一方面是在为他做恢复,另一方面,却是在加速他身体异变的过程,实不相瞒,如今在他的身体中,所合成的仙术查克拉的比例,已经达到了惊人的七比三,不,到了现在,已经是八比二了。

  自然能量占据了八成的情况下合成出的仙术查克拉,换做旁人,恐怕已经早早变成了石雕,也唯有他的身体,此刻能适应着自然能量的同时,还能用这种不可思议的比例合成出仙术查克拉来。

  而这种查克拉比例发生异变的情况下,也导致他如今的仙术查克拉的质量也有了截然不同的提升,这也是为何,在面对三代雷影那号称最强之盾的雷遁查克拉模式,都能使用仙术查克拉将其泯灭。

  这便是在根本的能量上,质的差异——就宛若六道模式下,求道玉能轻而易举泯灭、吸收、无视普通忍术的原因所在,本质上,查克拉比起这种更高一级的能量来说,无论如何精雕细琢,都只能被一碰就碎。

  尾兽查克拉,亦不过只是量变引起质变的差异而已,在更高层次的力量面前,仍旧显的不值一提。

  唯有极致的阴遁或阳遁,或者阴阳遁,才有可能与目前的日向结弦碰上一碰。

  但极致阳遁的拥有者千手柱间已魂归冥土,阴遁的极致...

  不出意外,面前的这位宇智波斑,或许,便可以称之为目前忍界中,最强的阴遁拥有者了。

  “五代目...”宇智波斑借由这个信息,迅速判断着现在的时间,他眉头微皱,还来不及在说些什么,面前的男人,便已经让他的幻想破灭。

  “如果你是在思考,为什么宇智波带土或长门没有出现...”

  日向结弦的脸上只有淡淡笑意,在宇智波斑的眼里,显得有些嘲弄。

  “很遗憾,你那被轮回天生复活,使用无限月读的美梦,已经没有机会再实现了——顺带一提,这本就是一场骗局,真没想到,一代豪杰宇智波斑,会被一个黑绝骗的团团转。”

  宇智波斑的表情冷漠了下来,他凝视着面前的日向结弦:“什么意思?”

  “你在宇智波家看到的石碑上的文字,是早早被黑绝修改过的。

  哦,忘了先解释黑绝的身份——他可不是你的轮回眼制造出的东西,而是来自于曾被六道仙人封印到月球上的大筒木辉夜,你,只不过是黑绝所挑选的,为了复活大筒木辉夜而使用的棋子而已。

  无限月读和十尾,都是为了复活大筒木辉夜所需要的必要步骤,仅此而已。”

  日向结弦近乎剧透式的将前因后果告诉了宇智波斑,至于对方信不信,信多少,就和他毫无关系了。

  他要做的事,只有一件。

  “之所以要将这些事情告诉你,理由也很简单。

  死人就好好待在冥界。

  别总想着跑回来改变世界。

  我不喜欢。”

  日向结弦的话音落下,宇智波斑便忍不住,发出了低声的冷笑。

  他先是低声的笑着,而后捂着额头,仰天狂笑:“哈哈哈哈哈...”

  “有趣!”

  宇智波斑的写轮眼逐渐变换着形态,从三勾玉到万花筒,再到永恒万花筒为之。

  他用冷漠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日向结弦,轻轻扭了扭脖子:“既然知道我的名字...”

  在第一句话消失的瞬间,宇智波斑的身体便以一种堪比雷遁查克拉模式的速度出现在了日向结弦身旁,一拳径直砸向他的侧脸的瞬间,话语才完整的呈现出来。

  “那就更应该清楚,我的力量...”

  日向结弦的一只手抬起,在这一瞬间,湛蓝色的眸子与他的万花筒平静的对视着:“曾经的忍界之神...不过就现在看来,也只是个更强大一些的忍者而已。”

  他手中沛然闪烁着金色光束激射而出,宇智波斑的身体消失不见,随后出现的一幕,便是宇智波斑的右手自日向结弦的身后洞穿而出,穿过了他的心脏。

  “是吗?”宇智波斑缓缓缩回了手,表情不屑,看着轰然倒地的日向结弦,表情略显无趣:“在我的写轮眼面前,你连基本的幻术也无法抗衡吗?”

  “是什么给了你,我中了幻术的错觉?”

  日向结弦的声音却在他的身后响起,一只手洞穿了宇智波斑的心脏,用如出一辙的方式,作为回敬。

  宇智波斑表情淡漠的扭头回看,白发的日向结弦就在他的身后,与他四目相对。

  宇智波斑的身体骤然化作扭曲的树木缠绕而起,他竟然不知何时,使用木遁分身替换了本体,并且在这一刻,反而利用木遁短暂的束缚着日向结弦的移动。

  “火遁·豪火灭却!”

  巨大且磅礴的火海宛若焚天之势,仅他一人使用出的火遁,便能比得上数百名忍者合力,巨大的火浪甚至扭曲着空气,但就在普通忍者纷纷掉头跑路的时刻,少有的几位强者们,却能依稀看得见,在那滔天火浪中,扭曲的人影闪烁着,碰撞着,发出一声声的骇人闷响。

  “有趣!!!”

  “在体术的领域上...我宇智波斑...”

  宇智波斑话音未落,裹杂着金色查克拉的手臂便一拳将他击飞至高空,日向结弦仰起头来,伸手扇了扇面前的火焰,吹了口气:“抱歉,在所有的领域上,我,都是最强的。”

  “仙术·千手!”

  日向结弦第一次双手结成手印,身后,无数查克拉手臂蔓延而出,金色的手臂在他的背后层层叠叠升起,竟不断摇曳着,竟成千手大佛的姿态,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此时此刻,那些手臂齐齐开始两两相碰着。

  “仙术·忍术确尽!”

  宇智波斑第一回脸色发生了变化,他什么话都没说,瞳孔中的万花筒却化作了轮回眼的模样,在秽土转生的状态下,他不仅能使用死前才掌握的木遁,还能使用轮回眼——尽管现实世界他的轮回眼正在长门的眼眶里,但秽土状态下的他,却逃脱了这一限制,复生出了自己最强的姿态。

  而之所以让他如此如临大敌,只是因为,如今日向结弦所做之事,堪称匪夷所思。

  在所有的人不可思议的凝视下,他身后的数千条手臂竟有条不紊的开始了结印,一时间,天空、大地、空气、逸散着的仙术查克拉在一瞬间凝聚成了无数的形态。

  大地在咆哮,形成石浪冲向天空,无数狂风涌动着,火花凌空升起化作巨龙,凭借着风势,扶摇直上,无形水花自脚边涌动而出,形成沛然巨浪,被泥土与狂风裹扎自四面八方朝着宇智波斑挤压而去,电弧闪动着,天空中的云朵被莫名巨力信手拈来。

  乌云遮盖了太阳,电弧暴动着落下狂雷,与一条水龙融合飞升...

  “豪火球...凤仙火...豪火灭却...火龙之术...大瀑布之术...水龙之术...

  他竟然还有闲情逸致,在土流壁上雕刻狗头...”

  宇智波斑喃喃着,他的双眼只在一瞬间,便看清了日向结弦身后千手的半数以上的结印,也正因此,才愈发震撼。

  他竟然掌握了如此之多的忍术,并且,能在这一瞬间丝毫不紊乱的使用出来,还能形成如此多的复合忍术...

  所有的查克拉属性都能使用吗?

  这个家伙...

  说不准,比柱间还要难缠...

  宇智波斑双眼一凛——怎么可能呢?

  在这个忍界,只有柱间和我,不,只有现在的我!

  才是...最强的!

  忍界之神!

  “须佐能乎!”

  “天碍震星!”

  宇智波斑的体外,一道巨大的紫色人像人立而起,高大的身影将他围护其中的同时,双手飞速结印着。

  十几个影分身随之出现,宇智波斑无愧他那骄傲的本性,直到此刻,他的选择,竟然亦是正面硬攻!

  “封术吸收!”

  数个影分身双手结印,使用出了这轮回眼的BUG一般的能力,开始吸收起此刻无数不在的恐怖忍术攻势,于此同时,另外几个影分身,竟然也尽数使用出了三阶段的须佐能乎。

  “八坂之勾玉!”

  这些须佐能乎齐刷刷的挥舞着手臂,一只只勾玉状的查克拉炮向下轰去。

  直到此刻,天空中巨大的陨石才姗姗来迟,突破布满雷电的乌云,向下碾压而去。

  “...逃!”

  那些早就看傻了眼的忍者们,直到此刻,才猛然惊醒。

  齐齐向外跑去。

  大野木本能的后退一步,仰起头来,不可思议的喃喃着:“这些家伙...都是些什么怪物啊?”

  “土影!快走!”黑土高声提醒着,大野木这才猛地双手结印:“撤退!这里已经不是普通忍者能企及的战场了...全部撤退!”

  看着身旁呆立的奇拉比,大野木踩着身下猛然流动的泥土,怒斥道:“还不走,是打算雷之国就此灭国吗!?”

  奇拉比紧咬着牙关,这个平日里嘻嘻哈哈的男人,竟在此刻流下了眼泪来——不仅仅是因为视若亲人的四代雷影之死,而是直到此刻,他才终于不得不承认了,自己和日向结弦的差距。

  就像是人类与神的差距一样!

  这样可怕到让人遥不可及,心生绝望的实力碾压。

  才是最令人绝望与伤心之处。

  奇拉比沉默着扭头便跑,进入了半尾兽化的状态,掩护着自己人撤退。

  如今的战场,飞沙走石,水龙与火花四射,狂暴的雷声几乎让人听不清话语,大地在颤抖,天空在变形,连风都像是在哭泣一般,传来了无孔不入的呜呜声响。

  远处的木叶忍者们,早已没了声音,彼此之间,只能听到愈发沉重的呼吸声,在这样的距离下,普通的忍者根本看不到交手的细节,但如今这天地为之色变,陨石降落,宛若世界末日一般的画面,却完全不需要靠近,便足矣能感受到那种让人绝望的力量感。

  数个巨大的人身挥舞着查克拉勾玉向下砸击着,天空中巨大的陨石开始接二连三的向下陨落,而地面上,日向结弦看似微小的身躯,却引发出了与身躯截然不同的巨大攻势。

  无数金色手臂挥舞着,各类忍术信手拈来以仙术的姿态改变着地形,乌云被陨石砸散又凝聚,化作一道道狂雷劈砍着陨石,无数陨石还未成型,便被金光劈散,化作碎石,又被更多忍术击成碎屑。

  日向结弦身旁一股又一股巨大的自然能量开始汇聚进入身体,他的脸上也早已戴上了自己瞳术所凝聚出的面甲,可即便如此,面甲之上仍然显现出点点石斑,他深呼吸,再又一次狂轰滥炸之后,扭了扭脖子。

  咔嚓咔嚓。

  石屑碎裂。

  “秽土之躯的无限能量,还真是不讲道理呢...”日向结弦甚至感觉,对方连瞳术的消耗都微乎其微,这个禁术的能力着实恐怖绝伦,真难为二代火影能研究出这么厉害的东西来。

  “怎么?累了吗?”

  天空中,踩在须佐能乎的头部的宇智波斑发出傲然笑声:“来!我才刚热身呢!”

  “是吗?”

  日向结弦微微躬下身去。

  身后的数千手臂开始转换着形态。

  “我的身体,也热起来了呢。”

  他说的,是字面意思上的热起来。

  随着恐怖的自然能量被他鲸吸般吸入体内。

  他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凝聚出的仙术查克拉,同样抵达了某种临界点。

  再进一步,便是完完全全的自然能量。

  再少一些,便是质量极高的仙术查克拉。

  而唯有在这个临界点,日向结弦才终于感受到,自己进化的终点,那真正的力量所饱含的意义。

  浑身滚烫着,仿佛连骨骼都在逐渐融化。

  日向结弦清楚,倘若在激烈战斗下去,时间并不会站在他这一边。

  他需要尽快让人体在这种状况下稳定下来,直到最终的进化完毕。

  “很遗憾,我还有事要做,所以...宇智波斑,你的最后一舞,该结束了。”

  日向结弦仰起头来,天空中,宇智波斑也意识到了一股巨大的危机感,他眉头微皱,影分身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身体外的须佐能乎再度发生变化。

  铠甲着身,体型变大,宛若一个神明般的武士浮现于这世间,正是传说中,宇智波一族写轮眼最强的力量——完全体须佐能乎。

  宇智波斑站在须佐能乎之中,发出狂笑:“是吗?

  来!

  就让我来看看,你的自信到底来自于何处!

  在忍界之神的绝对力量之下,在这双写轮眼面前...

  我将亲自见证,你的结局!”

  日向结弦的身影却突然消失。

  宇智波斑的写轮眼急速转动着,最终,在天空之上,锁定了对方的身影。

  无形风浪吹散了天空中的乌云。

  日向结弦的身影屹立于太阳之前。

  与此刻已近至黄昏的烈日相比。

  他的身影显得有些渺小。

  但随后,宇智波斑却不由得,眯起了眼来。

  “这个家伙...”

  空气中的一切似乎都在发生着宇智波斑难以理解的变化。

  日向结弦湛蓝的眸子逆着光,在宇智波斑的双眼中清晰可见。

  “宇智波斑...

  在这个全新的时代。

  神只有一个。”

  巨大的金色光斑不断被吸收着,宇智波斑能够清晰的判断出,一股远比之前还要强横到让人心悸的仙术查克拉,正在不断汇合,凝聚着。

  这恐怖的金色查克拉,甚至逐渐酝酿成了一个巨大的半身人像。

  悬浮在太阳之前,凝聚成了日向结弦的姿态,仿佛金色的巨神,与太阳前静静凝视着一切。

  两道蓝色的幽光在其中轻轻闪烁着。

  宇智波斑的狂笑声愈来愈大。

  须佐能乎的双手手持两把巨剑,朝着天空中的神像,拼尽全力,奋力挥砍。

  对神舞剑者。

  应予神罚。

  一缕又一缕淡淡的金色光彩滑过空气,宛若清晨的朝阳穿过斑驳树梢。

  下一刻,天空中,无数光线向下奔涌。

  如太阳照亮万物。

  万物...

  终结其中。


  (https://www.bxwxbar.com/book/16076352/36016464.html)


1秒记住笔下文学:www.bxwxbar.com。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xwxbar.com